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258章 世家是如何炼成的

第258章 世家是如何炼成的

        “实不相瞒,现在的我已经相当富有,而且,按照现有的趋势发展下去,我很有可能会变得富可敌国。”

        郑经又笑着开口了。

        一开口便是炫富。

        俗话说,财不外露,正常情况下,    他是不应该来炫富的,可是为了给大家讲清楚强者越强,弱者越弱,或者说富人越富,穷人越穷,结果会导致社会动荡的这一道理,    他不得不拿自己来举例。

        没办法,若是拿别人来举例的话,实在是太有针对性,会把人往死里得罪。

        只不过炫富的结果却是满座皆惊。

        富可敌国?

        这一句,确实把大家都给惊到了。

        哪怕是知道这家伙确实很能赚钱的德王爷,也没想到,竟然会有富可敌国的这样一让人咂舌的目标从这家伙嘴里冒出来。

        他到底想干啥?

        德王爷忍不住思忖道。

        至于其他人,在被惊到了的同时,也弄不清楚郑经为啥要这么说。

        看着大家都难以置信的模样,郑经又笑着说道:“接下来,我会告诉大家,我将如何来一步一步地实现这一目标。”

        啥?

        如何来做到富可敌国?

        这是要传授致富之道吗?

        所有人又被他的这一句给整懵了,大家都弄不明白,他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首先可以肯定一点的是,我的新型印刷术已经让我掌握了独有的财富之道,只要我不将其外泄出去,那接下来我会大量的印书,印各种各样的书,来为我赚取大把大把的银子。

        “还有,《华夏早报》的受欢迎程度大家也已经看到了,    因此,我也有理由相信,只要我将这报纸好好办下去,这也将为我带来大把大把的财富。

        “单靠这两样,就已经能比大部分世家及士族都能赚钱。

        “对于这一点,大家都不会反对吧?”

        他又笑着说道:

        众人:“……”

        确实知道你很能赚钱,可问题是,你有必要这么当着大家的面来炫耀吗?

        几乎所有人都忍不住如此想着。

        但确实没有人能质疑这一点。

        至于大致知晓内情的那些人,比如说德王爷、卢勋、阮留之,顾倾城等一众士子等,就更是不会认为郑经所说有假。

        现在的书局到底有多能赚钱?

        一本《三字经》,现在起码已经为郑经挣来了三四万两银子,而且接下来还有大把大把的挣。

        不仅如此,郑经还将为道家印道藏,以及印各种儒家典籍等,那更是了不得的财富来源。

        而《华夏早报》……

        就现在的趋势看来,一期销量过万很轻松,算下来起码能挣四五千两银子,一个月三期,一个月就起码能挣一万多两。

        加起来,郑经一年挣个几十万两银子完全有可能。

        按照这样的趋势,想做到富可敌国还真不算是口出狂言。

        说实在的,这样的挣钱本事,连德王爷看了都妒忌。

        你到底想干嘛?

        故意气大家,让大家妒忌吗?

        德王爷忍不住瞪向了郑经。

        郑经却是高深莫测地笑了笑,又说道:“但是,太能挣钱的话,是很容易招人嫉恨的,也容易被人惦记,一不小心,就会人财两空。

        “这话我说得也没错对吧?”

        众人:“……”

        你知道就好!

        谷镉

        大家还是没法插嘴或反驳。

        “那么接下来我该怎么做呢?”

        郑经又笑着问道。

        “想要保住我的财富,那我接下来有两步是必须要做的。

        “第一,就是广泛拉同盟,争取跟我所能结识到的有权有势的人去做朋友,将一部分利益分出去,来个雨露均沾,这样一来,我的这些朋友,因为利益关系,就会来主动维护我。”

        郑经又自问自答。

        并且又加了一句:“比如说在座的诸位,只要对我有利用价值,只要能帮到我,那么恭喜,你们即将成为我的朋友,并且也能从中获益。”

        众人:“……”

        要不要把话说得这么直白?

        这未免也……

        大家一时不知该说啥好了。

        “第二,我会择机去参加一下会试,争取能混个一官半职,然后要么凭本事,要么凭人脉,甚至凭我所拥有的财富去贿赂,来拼命往上爬,争取能身居高位。

        “这样一来,我将有了自保的实力。

        “这两者相结合,那我挣再多的银子,应该也不必担心被人惦记了。”

        郑经又接着说道。

        众人:“……”

        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可问题是,你有必要把行贿去当高官这种话都说出来吗?

        大家更是懵了。

        唯有知晓内情的德王爷和卢勋等人,算是听出了一点点门道来。

        要知道,郑经之前可是说过,他暂时无心仕途,可现在却说要拼命往上爬……

        再说,郑经真要想当官的话,以他的才学和能耐,又哪用得着行贿往上爬?

        这可是有宰相之才的家伙好吧!

        因此他们算是听出来了,这家伙绝对是在正话反说,可他们还是没弄明白,郑经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嗯,银子有了,官位也有了,接下来该干嘛呢?”

        郑经又开口了。

        假装在思索。

        很显然,他已经彻底进入了独角戏模式的表演状态。

        “有了!”

        他装出了恍然大悟的模样。

        “首先,自然得娶上个三妻四妾,生下十个八个儿子,来开枝散叶,好让我的一大笔家产能后继有人。

        “其次,我得物色一处富饶之地,去大肆购买田地,最好趁灾荒之前,穷人日子过不下去了时,低价把他们的田地都买下来。

        “这样一来,我那花不完的银子就可以变成世代相传的家产了。

        “再接着,我得书礼传家,让我的儿孙们,一个个都必须得认真读书,然后再去参加科考,我再凭借我的关系,争取让他们一个个都当上大官。

        “然后女儿孙女之类的,就让她们去跟有权有势的世家或士族去联姻,以进一步稳固我郑家的权势。

        “如此一来,我敢保证,用不了三代,我郑家就能变成最有权势和财富的新兴士族,然后继续如此发展下去,就会变成新的世家。”

        他一口气又说了一大堆。

        然后停下来问道:“怎么样,我的这个计划厉害吧?”

        众人:“……”

        厉害是厉害!

        可问题是,你到底在唱什么戏?

        大家已彻底被他给说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