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255章 节外生枝

第255章 节外生枝

        书房里又短暂地安静了下来,大家开始翻阅手中的《三字经》,只不过不同的是,有人确实是在认真地看,而有的人却是心不在焉。

        心不在焉的自然是德王爷、阮留之、卢勋这三位。

        因为这本书,他们三人早已经看过了,已没什么好看的了,再看也看不出花来。

        认真看的则是骆斐。

        作为国子监的祭酒,    他的主业是传道受业解惑的,因此他头一回看到这样一本集儒家及历史、百科知识为一体,适合用来给幼童启蒙的书,自然得细细审阅一番,看其中是否有纰漏。

        毕竟张籍给予这本书的评价极其之高。

        其实此时的郑衍也应该细读的,因为他也是第一次读这本完全成型的书,只不过此时的他却是有些难以集中精力。

        因为他正在感慨,自己这位同宗后辈竟然又结识了这么多了不得之人。

        他指的主要是卢勋、张籍和骆斐三人。

        卢勋倒也罢了。

        毕竟他一向跟德王爷交好,现在出现在这里虽然也让他稍感惊讶,但也还算是在情理之中。

        让他觉得极为意外的是张籍和骆斐。

        别看从级别上来说,他比骆斐都还要高上半级,可是论学识和声望,他是不如另外两位的。

        其实从年龄上来说,他跟张籍和骆斐都差不多,三人基本上属于同一时代的人,只不过在年轻时,他是被另外两人不怎么瞧得起的那一个。

        当时,张籍是出了名的大才子,才名远胜于他不说,并且还曾是东宫学士,    若不是前太子被废,    现在的官位绝不会低于他。

        而现在,就算张籍的官位已近乎于可有可无,可其文庙主持的身份,在受尊敬程度方面,却未必比他这样的三品大员差。

        至于骆斐就更不必说了,像卢勋他们这一辈的,但凡是国子监出身的,哪怕官位再高,在见了骆斐之后,也还是得尊其为先生。

        这两位的地位就是如此的尊崇。

        可问题是,现在这两位都联袂出现在了他同宗晚辈的书局之内,从他们的态度上来看,似乎还对他的这位晚辈欣赏有加,根本就不是先生对学生的态度。

        惊讶之余,他自然就有点难以集中精力去看书了。

        同样无心细读的还有张籍。

        只不过他无心细读的原因,并不是心不在焉,而是之前他已经粗略看过一遍了,并且家里还有一本,因此就懒得在这种人多的场合来细读。

        他把关注点放在了在场的其他人身上。

        尤其是郑衍身上。

        要知道,今天下午在文庙,郑经在跟他论起儒家之所以式微的原因时,曾跟他提过一个观点,那就是现在的时弊是,国穷,民穷,世家富,几乎天下所有的财富都集中到了世家和士族手中。

        当时的他还不知道,郑经竟然是荥阳郑氏的人。

        直到郑衍来了之后,郑经称之为族叔祖时,他这才意识到这一点。

        这就让他纳闷了。

        既然郑经是荥阳郑氏族人,那也算得上是世家子,而以郑衍到来之后对待他的态度来看,也似乎对他颇为器重,那他为何又对世家那么大的意见呢?

        百思不得其解之下,他决定拿此事来做做文章。

        “哈哈,非文兄,我没有跟你说假话吧?这浪之的才华绝对是非同一般啊!”

        张籍一边假装翻书,一边先跟骆斐搭起了话。

        但不等骆斐回应,他又转向了郑衍,说道:“郑大人,你們郑氏又出了大才啊,依我看,浪之之才,在你们郑氏先人里,也就康成先生可比,连仲师先生都稍逊一筹。”

        很显然,他真正的目标是在郑衍这边。

        郑衍:“……”

        康成先生,汉末名儒郑玄,郑氏北支著名人物。

        仲师先生,东汉名儒郑众,荥阳郑氏先祖,曾位列大司农。

        现如今,张籍竟然拿郑经来跟郑玄和郑众比,并且还说郑氏先祖郑众还稍逊郑经一筹,这让他一时不知该说啥好了,只能谦虚道:“之言先生过誉了。”

        谷撘

        张籍自然不肯就此善罢甘休,又极为认真地说:“不,一点都不过誉,依我看,浪之之才,当有可能超过康成先生。”

        郑衍:“……”

        我就是以长辈的身份谦虚一下而已,你这老家伙,怎么还是那么较真呢?

        当然,他也只能是腹诽而已,要知道,张籍虽然官职不高,可是在儒家的声望却是极其之大,每次一开课论道,连很多朝中大员都抢着去听的那种。

        因此,他只能故作诚恳地问道:“哦,为何之言先生对浪之评价如此之高?”

        “呵呵,就在今天下午,浪之曾去过我那里一趟,还跟我探讨了一番时弊,依我看啊,他不仅博览群书,学识渊博,还见识非凡,见解独特,连我听了之后都赞叹不已。”

        张籍又故意说道。

        而他评价极高的这一句,瞬间就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给吸引了过来。

        就连正认真看书的张籍都把视线从书本上移了出来。

        要知道,今天下午的那场论道,也就张籍、郑经、阮留之三人在场,其他人对此还一无所知,因此,大家都很想知道,郑经今天又在张籍那边发表了什么高论。

        “之言兄,你就别卖关子了,不如直接跟大家说说,你们今天下午到底聊了啥好了。”

        代表大家出声的是骆斐。

        要知道,自从他今天去文庙找了张籍之后,这一路下来,张籍就一直对郑经赞叹不已,在他面前夸个不停,听得他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但因为时间仓促,他们下午到底聊了啥,他也是一无所知。

        “呵呵,也没啥,就聊了聊时弊,以及现如今儒家为何会式微的原因。”

        张籍以极为平淡的语气说道。

        但紧接着,他却简短地复述起了下午所发生的事。

        从一开始的儒道本是一家,聊到了道家之道的经不起推敲,又聊到了当今的时弊,最后,讲出了郑经对儒家之道之所以式微的原因分析……

        这可是又把大家听得目瞪口呆。

        连德王爷都没想到,就中午过后,他跟郑经才分开了短短一会的功夫,这期间竟然又发生了这么大一件事。

        这家伙,真是能折腾啊!

        上次在涡阳,一场论道,就把道家的诸糅真人聊了个心服口服。

        现如今,无意中去了一趟文庙,又聊得张籍对他赞叹不已,还主动寻上了门来。

        这未免也太能聊了一点吧?

        这天底下到底还有没有能不被他聊服的人?

        他忍不住又暗暗惋惜,自己又错过了一场好戏。

        此时的郑衍也正暗暗感叹不已。

        他早就知道,自己的这位同宗晚辈确实很有才,可他还是没想到,他竟然会有才得连张籍这种名誉都对其赞赏有加,评价竟然会如此之高。

        这竖子,怎么就那么能折腾呢?

        此时的他确实没想到,在荥阳时的郑经还表现只是一般般,平庸得竟然被族人当成了弃子和替罪羊,可他一到会宁,竟然就展现了一飞冲天之势,又是印书,又是办报,大发横财不说,还结识了这么多了不得的人物。

        这让他怎么能想得通?

        可就在他迷惑不已时,张籍却又说得:“郑大人,浪之说,现如今最大的时弊,就在于国穷,民穷,天下财富都集中到了世家和士族手中,关于这一点,你怎么看?”

        图穷匕见的一句来了。

        郑衍:“……”

        这是想故意刁难我?

        此时的郑经听了之后,也是暗暗叫苦不迭。

        他忍不住想:我还等着薅羊毛呢,怎么又来了个节外生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