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254章 又来一只大肥羊

第254章 又来一只大肥羊

        对于新出的这份《华夏早报》,最为惊讶的还得数郑衍。

        作为鸿胪寺的大鸿胪,他自然是在第一时间就拿到了报纸,而他一看到报纸名字的那一刻,他就开始在发愣了。

        《华夏早报》!

        一看名字,他就知道,这份报纸就必定与自己那位同宗后辈有关,而报纸上那些署名为三绝公子的诗词和文章,    则更是印证了他的这一推测。

        这又让他的心情无比复杂了。

        这才过去多少天?

        他的这位同宗后辈,竟然又办出了一份影响力如此之巨大的报纸,竟然还能被朝廷派到五品以上官员手中?

        尽管他知道,这份报纸之所以能被朝廷派发,绝大部分都是德王爷的功劳,可他还是看出来了,这样一份报纸的存在,不仅能赚不少的银子,还影响力极为巨大,绝对是名利双收的好东西。

        只可惜,这跟郑氏没半点关系。

        而没关系的原因,就是因为老家那帮尸位素餐的家伙整出来的好事。

        实在是太可惜了!

        在再次看到了郑经所迸发出的巨大潜力之后,他决定再去一趟书局,以贺喜为名,再去挽救一下那位同宗晚辈的关系。

        于是在稍稍处理了一下公事之后,他离开了府衙,去向了书局。

        此时同样正去向书局的,还有另一位三品大员,那就是新任会宁府尹卢勋卢大人。

        卢勋之所以到书局,倒不是来问郑经要报纸的,    而是来关心他的办学大事,    当他听说,书局所发行的《华夏早报》,竟然是朝中五品以上大员都能人手一份时,他就已经意识到,自己所关心的事情十有八九应该也已经成了,于是便急急忙忙去向了书局。

        书局之内,郑经正忙着接待来访的张籍和骆斐。

        此时的他原本是很忙碌的,可两位儒家大佬的到来,却让他不得不抽出身来稍稍接待一番,比如说带着他们参观一下印刷房,再吩咐人准备酒席之类的。

        没办法,谁让他说自己是儒家人呢?

        当然,他没想到的是,骆斐的到来,竟然还给他送来了一个大大的好处,要是按照他习惯的说法,就是有一只大大的肥羊,主动送上门来了,    正等着他来薅。

        为啥这么说?

        因为按照这个时代的机构设置,国子监可不只是一所学校那么简单,而是一个规模相当大,    在教育方面还挺有实权的教育机构。

        首先,国子监下面设有蒙学、国子学、太学,其中,蒙学和国子学专门招收朝中七品以上官员子弟,而太学则专门培养皇室子弟。

        也就是说,假如陈蒨武不是拜了他为老师的话,那此时就应该入太学,也是归骆斐管。

        而国子监的职能可远不止教学生这么简单,除此之外,下面的州县学训导学生、荐送学生应举、建阁藏书等,也是由国子监来负责管理和督办。

        这就意味着,国子监是掌管着大夏朝全国学校的总机构。

        也正因为如此,骆斐的级别可不低。

        从三品!

        又是一位朝中三品大员。

        而骆斐到了之后,稍稍参观了一下印刷房之后,便在张籍的推荐之下,把兴致转移到了他所印的那本《三字经》上面,硬要拉着他热聊一番。

        这自然又让郑经窃喜不已。

        谷岖

        主管全国办学的总机构啊,这对于想大肆印教材来谋利的他来说,不是大肥羊是啥?

        于是,他喜滋滋地撂下了印报的事,跟德王爷和阮留之一起,把张籍和骆斐都领上了书房,准备来薅羊毛。

        只是他没想到,他还没开始薅,竟然又来了两位不速之客。

        卢勋和郑衍来了!

        这让他暗暗叫苦不迭,他忍不住心想,这两人早不来晚不来,在这个时候瞎来凑什么热闹?

        可是没办法,这两人一个是会宁府尹,一个是同宗长辈,既然来了,他也没有把他们拒之门外的道理,不得不派人把他們也给请上了二楼书房。

        这下有点意思了。

        小小的书房之内,竟然一下子就汇集了一位王爷,三位三品朝中大员,再加一位儒家大佬,然后再加上一位道家名士阮留之,以及一个啥也不是的郑经。

        气氛一下就有点尴尬了。

        为啥?

        因为在相互客套过后,谁也不知道该由谁来扯起话题。

        从地位上来说,当然是德王爷最为尊贵,可问题是,在场还有另外儒家大佬,从名望上来说,不管是张籍还是骆斐,都比德王爷只高不低,就更别提后来的卢勋和郑衍了。

        也好在郑经脸皮厚。

        他立即就哈哈一笑,说道:“这么多大人来我这,我这也没啥好招待的,不如请诸位大人品鉴一番我新印好的《三字经》如何?”

        他还在惦记着薅骆斐的羊毛。

        没办法,这只肥羊实在是太肥了一点。

        要知道,从历史上来说,自唐宋之后,等印刷术稍稍成熟之后,国子监还将有一大职能,那就是印书。

        也就是印教材。

        等到了南宋,国子监内还会增设一个机构,专门负责来印教材,也就是所谓的“监本”,而监本一出,全国的教材基本上就会统一。

        而现在,他想促成的就是此事。

        只不过在这个新型印刷术还属于他独家所有,教材也还没统一的时代,他想的是跟国子监来合作一把,从中分一杯羹。

        因此,这话题自然还是得从《三字经》开聊。

        这也正合骆斐之意。

        早在来书局之前,张籍就在他面前夸过,说他新发现了一名贤才,学问是如何如何的了得,那《华夏日报》就是他所创办,除此之外,还著了一本极为了不得的《三字经》,以及重新定义了道,创立了**论之类的……

        而他到了书局之后,也稍稍翻阅了一下《三字经》,粗略一看,也确实觉得很了不起,正想有跟郑经深入交流一番的心思。

        “老夫正有此意,几位大人意下如何?”

        他立即就出声附和道。

        他这么一说,其他人自然就不好说什么了,只能纷纷出声表示赞成。

        几本还散发着油墨香味的《三字经》很快又送了上来。

        又一幕好戏即将开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