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253章 都来了

第253章 都来了

        郑经确实没有遇到,报纸在正式开始发行的第一天,竟然就遇到了抢购潮。

        他是在稍后才后得知这一消息的。

        第一个来告知他报纸很抢手的,是在书局前厅带着几名仆人在售卖报纸的陈管事。

        当徐义到来时,书局前厅也就剩下了七十来份报纸,而徐义走后,则只剩下了二十来份,而这二十来份,    也就坚持了片刻时间。

        因为徐义走后,又来人了,一人几份,一人几份,很快就把那二十几份给买了个精光。

        而后面还有人陆续到来。

        前面的报纸没了,自然要到后面去拿,    在拿报纸时,    陈管事顺带告知了他报纸很抢手的消息。

        一开始,    郑经还是没有太在意,可很快他就发现,没过多久,陈管事又回后院了,说报纸还是不够卖,书局门口已经排起了长队。

        直到此时,郑经才意识到,报纸应该是热销了。

        于是他终于放下了手中的活,跟着陈管事去了趟前厅。

        他这才知道,原来这些等着买报纸的,不是一份一份买,少的都是五份起步,多的则是上十份,这样一来,印的速度还赶不上买的速度了。

        有这么夸张吗?

        难道银子就这么不值钱?

        他一边惊讶着,一边吩咐陈管事,    做出了每人限购两份的决定。

        可就算是这样,也还是解决不了问题,    因为没过多久,德王爷就带人从醉香楼那边回了书局。

        德王爷也没有料到,这报纸的销售竟然会如此的火爆。

        带人往宫里送完报纸回来之后,他便又回了书局,然后又带着五百份报纸去了醉香楼,准备守在醉香楼具体查看一下报纸的受欢迎程度。

        毕竟他现在已经是《华夏早报》的总编,也是他唯一摆得上台面的事业,因此,对于这份报纸的发展,他比郑经还要上心。

        当他带着报纸抵达醉香楼时,刚到申时,也就是大概下午三点左右。

        这个时间点,醉香楼虽然已经开门营业了,但基本上还没什么客人来,因此,一开始的状况还算好,这报纸一摆出去,也就楼里的一些伶人闻讯之后,派丫环前来购买。

        但局面很快就开始失控了。

        为啥?

        因为有三绝公子新作在报纸上的消息很快就在楼里传开了,而且还是几首诗外加一篇论诗词之道的美文。

        这下可不得了啦!

        楼里的那些姑娘,整天跟客人们聊的就是诗词歌赋,现在一听说有三绝公子的新作面世,那自然是第一时间掏银子买了再说。

        总不能当客人聊起三绝公子的新作时,自己却一问三不知吧?

        那样会很没有职业素养的!

        而一两银子对这些迎来送往的姑娘们来说,也不算啥事。

        只是这么一来,经她们一带动,买报的就远不止迎来送往的伶人们了,连那些乐师、舞姬也纷纷掏起了荷包,甚至于连楼里那些手头宽裕的杂役们,也狠心掏银子买下了一份。

        醉香楼里的抢购潮也就此兴起,结果是还不到半个时辰,德王爷所带过去的那五百份报纸就被楼里自己人先抢购了一空。

        这下可是让德王爷急眼了。

        要知道,现在整个秦淮河畔近百家青楼,有《华夏早报》买的就醉香楼独此一家,毫无疑问,这一消息一旦传出去,就能像三绝谱法一样,在短时间来成为醉香楼一个揽客的大噱头。

        现在倒好,客人们还没来,报纸就被楼里人自己给抢光了,那等客人们到了之后,怎么跟他们交代?

        于是乎,他惦记起了书局还剩下的那五百份报纸,便心急火燎地回了书局。

        此时的他还不知道,就在他与郑经分开之后,郑经已经谈妥了报纸在文庙和国子监的分销,并且把留在书局之内的那五百份报纸,分了四百份送去了文庙那边。

        “报纸呢?还有吗?醉香楼不够卖!”

        他一回书局,立即就冲着正好在书局前厅的郑经来了这么一句。

        “醉香楼竟然也卖完了?那边可是给了足足五百份啊!”

        谷翉

        郑经惊问道。

        很显然,就算书局门口已排起了长长的买报队伍,之前的他也还没有完全意识到,这份报纸到底有何等的受欢迎。

        于是他指了指那些等着买报的人说:“早没了,现在印一份出来就卖一份。”

        德王爷一听,就更是急眼了,立即又嚷嚷道:“不行不行,现在印出来的报纸,不能再卖了,全都得给醉香楼留着。”

        不用说,为了帮醉香楼抢报纸,他又开始玩赖了。

        可问题是……

        “不太好吧?人家这么多人排队等在这里,总不能让人家空手而归吧?”

        郑经又指了指还在不断涌来的人流。

        他确实有些不太情愿就此如了德王爷的愿。

        要知道,他之所以办这份报纸,目的是用来传播思想和文化,那假如真按德王爷所说的,优先供应醉香楼,连主动登门来买的都买不到的话,那一传出去,就实在是太不像话了。

        想买你一份报纸,还得去逛青楼?

        那这传播的是哪门子的思想和文化?

        “那……印一份,留一份!”

        德王爷自知理亏,总算又改口了,稍稍做了一下妥协。

        这个倒是可以!

        郑经正打算同意,不远处却传来了一声火急火燎的声音:“浪之,浪之……”

        又有人来了。

        正是刚与郑经分开才一个多时辰的文庙主持张籍。

        张籍原本是没必要亲自来的,可问题出在了国子监那边。

        当报纸送往文庙和国子监后,时任国子监祭酒骆斐并没有太过于在意,因为报纸是张籍亲自带人送来的,并且还听闻,朝中五品以上官员都已人手一份,便答应了将报纸在国子监寄售。

        报纸一开售,他也更是没太在意,放任下面的人在卖,卖给国子监的监生也好,外面的人也罢,他懒得去管那么多。

        可问题是,当报纸开始售卖时,还有相当一部分监生正在上课,而等那些上完课的监生一出来,报纸早已被外来之人抢购了一空。

        问题就这么来了。

        国子监有报纸售卖,竟然不优先卖给国子监的监生?

        于是乎,那些没买到报纸的监生,连带那些给监生们上课的博士、助教、直讲等,都纷纷来找骆斐来论理,闹得骆斐心烦。

        无奈之下,骆斐又只能再找上了张籍,想要更多的报纸。

        其实这也很正常。

        监生们闹事是一方面,另一方面,送往国子监的那两百份报纸,短短的一会功夫,就让国子监赚到了四十两银子。

        没有谁会跟银子过意不去。

        可问题是,文庙这边的报纸也已经售完,就算他找到张籍,也解决不了问题。

        那就干脆带着骆斐来一趟书局吧!

        张籍立即做出了这样一决定。

        正好,他也想到书局来看看,然后顺便把他刚认识的儒家天才引荐给骆斐。

        两人就这么来到了书局。

        他们一来,却是让郑经头疼不已。

        想都不用想,他就知道,这两位应该也是来问他要报纸的,可问题是,现在书局里的印刷速度,连书局跟醉香楼都满足不了了,又怎么去满足文庙和国子监?

        他还有所不知的是,除了张籍和骆斐以外,还有更多的人正奔着书局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