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251章 一个遗留问题

第251章 一个遗留问题

        “浪之,你说,我当年的选择真是错了吗?”

        一离开文庙,阮留之就有些落寞地问起了郑经来。

        这一次,他之所以带郑经来见张籍,自然是有想看郑经和张籍论道的心思,现如今,他的这一目的算是达到了,    但离开时,他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他原本以为,自己改投道家的事都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老师应该已经原谅他了,可他没想到,张籍虽然是见他了,但似乎并没有就此原谅他的打算,    对那事还非常的介怀。

        当然,    张籍的介怀并不会让他怀疑自己当初的选择,让他怀疑的是,道家的道被郑经一次接一次的否定不说,他还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这又让他的道心有些不稳了。

        解铃还须系铃人。

        “谈不上对错。”

        对于差点就坑了自己一把的阮留之,郑经原本是想晾他一会的,不过看在结局很完美的份上,他还是开了口。

        “只能说,在儒家这条道上,你受挫了,迷失了方向,因此想换条道试试,人生在很多时候,做选择就是这样的,觉得前路迷茫,就想换条道试试。”

        不等阮留之有反应,他又加了一句。

        这话让阮留之听起来就觉得舒服多了,    因此立即点了点头:“有理。”

        可郑经却没有理会他的回应,    又说道:“可大多数时候你又会发现,你另选的这条路也未必能走得通。”

        阮留之:“……”

        “大部分人的人生就是这样的,总是在不停地做选择,结果选来选去,最终一事无成。”

        郑经又加了一句。

        阮留之:“……”

        这是在暗讽我一事无成吗?

        “之所以如此,一是自己没有明确的方向,被动地做出的选择,二是不善于坚持,正所谓的行百步者半九十,就是这么个道理。”

        郑经最后又加了一句。

        再多的,他也不想再说了。

        其实在经过一些天的相处之后,他已基本上熟悉了阮留之的性格,因此也很理解他此时的彷徨。

        说实在的,以阮留之的才气,若是顺风顺水一点,那他现在的成就,理应不弱于卢勋才对,不应该出现中途改道的状况才对。

        那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心高气傲,受不了委屈,受不了挫折,不愿意低头。

        也就是所谓的性格决定命运。

        事实上,古代大多数不得志的文人都是如此,一方面,有才华又有追求,但另一方面,又不肯低头折腰事权贵,结果是落寞一生。

        这确实谈不上对错,而是他們自身的才学和能力并不具备改变当时社会现状的能耐,因此只能在一次接一次的失意中彷徨、迷失。

        这样的例子真的很多很多。

        柳三变是一个。

        唐伯虎也是一个。

        甚至连李白、苏轼那样的,也是在风光过后有低谷。

        阮留之与他们不同的是,当觉得儒家的路走不通之后,就选择了走道家的路,可因为自己的出现,他又开始对道家的路产生了怀疑……

        说白了,还是理想与现实之间太遥远,选来选去,都觉得不甘心。

        谷氃

        对此,郑经既不反感,也不同情,一旦碰上了,顶多就来上一记点到为止。

        而这样的点到为止,也足以让阮留之去反思好一阵子。

        也确实是这样的,假如阮留之能像诸糅真人,以及过往的竹林七贤等名士那样,甘心于出世的话,那也就罢了,就不会因为郑经的三两句话就道心动摇。

        可问题是,阮留之是受儒家教化出身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观念已深入他骨髓,因此,当他今天听郑经说,道家之道只适合修自身,适合普通老百姓,而儒家之道则适合治天下时,他确实又怀疑起自己当初的选择了。

        尤其是当他还听说,道家的道到处都是破绽时,就更是难以安心,因此,在短暂的思考过后,他又问道:“你之前说,地球是圆的,如何来证明?”

        此时的他,迫切想知道,道家的道是不是真的经不起推敲。

        郑经没想到,阮留之竟然还在纠结这个问题。

        如何在这个时代,来证明地圆说?

        因为想要证明起来实在是有点复杂,因此他在此之前故意采取了拖延战术,只是他没想到,才一离开文庙,阮留之就按捺不住了。

        但也不是完全没办法。

        于是他回道:“想要证明这一点,其实并不难,但稍稍需要一点时间。”

        “怎么证明?”

        阮留之故意忽略了需要时间这一点。

        郑经则说道:“道家不是喜欢观星吗?假如你能从南到北都能找到人来在同一时间观星,并把观星结果给记录下来,我就能通过观星结果用算术的方法来证明。”

        他开始讲述起了自己的方法。

        在这个环球旅行还不现实的时代,想要证明地圆说确实很困难,但也不是一点的办法。

        早在七八百年之前,亚里士多德就提出了证明地圆说的方法,那就是观星法,具体的方法是来观察北极星。

        越往北走,北极星越高,越往南走,北极星越低,并且因纬度的不同,北极星与海平面之间会呈现不同的角度,通过大量的数据,再结合几何方法,不仅可以证明地圆说,还可以大致算出北极星与地球之间的距离。

        而一旦初步证明了地圆说,又可以结合月食、日食等现象,来进一步验证地圆说的正确性,甚至于顺理成章地提出日心说,地球的自转与公转得科学本质。

        这原本就是郑经想去做的。

        因为他很清楚,科学概念这东西,不是能一撮而就的,需要一点一点去铺垫,才能慢慢被世人所接受。

        因此,他立即就跟阮留之细细描述起北极星的观星法来。

        具体的方法,无非就是从南到北,在临海的地方,以海平面为基地,建立一系列的观测点,在同一时间来记录北极星与海平面之间的位置、角度,再汇总数据来建立几何推算模型……

        原理上稍稍有一点点复杂,但好在郑经在上中学时,是文理双修,因此这一点点问题还难不倒他。

        而在观星这一点上,道家也确实是有优势的,因为从南到北,到处都有道家的道观,最南可以到大夏国的交州,也就是后世的越南,最北则可以去到库页岛以北。

        “你确定要证明?其结果可能是颠覆性的哦!”

        在讲述完具体的观测方法后,郑经又善意地提醒道。

        确实是颠覆性的。

        一旦地圆说的结论被证明,那中国古代天圆地方的说法就会被推倒,而对道家来说,也由此会被证明:道家的天地自然之说是肤浅的!

        “我确定。”

        阮留之却坚定地说。

        郑经:“……”

        好吧,你自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