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245章 天底下竟然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第245章 天底下竟然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儒道本是一家!

        这么说的,其实并不是没有,而且还不少,只不过上一个敢这么当着张籍的面来说的,还是在十年之前,结果是被他驳得羞愧难当,去相国寺当了和尚。

        儒道真是一家吗?

        张籍并不否认,在过去这数百年来,随着儒家的式微,以及道家的兴起,儒家确实有不少人在研究道家的思想和文化,并且把其中较为优秀,并且不与儒家思想和文化相冲的部分给吸纳了进来。

        包括张籍自己,其实也很精通道家的《老子》和《庄子》。

        而道家的葛洪真人,也曾提过可以贯彻儒家成道。

        可是在张籍看来,儒家就是儒家,道家就是道家,尽管两家确实有些相通之处,但更多的却是观点上的对立。

        而他作为儒家文庙的主持,相当于儒家看门人的角色,因此,他绝不容许有人在他面前来说什么儒道本是一家。

        说什么儒道本是一家,然后把儒家人全部挖去修道?

        在他看来,这一说法就是道家的阴谋。

        可现如今,他那个曾被他极为看好,但最终却背叛了儒家的逆徒,又一次出现在他面前,竟然也说出了这么一句,并且还说这是他身后那个年轻士子所说。

        “呵,没想到数年不见,你越来越有出息了啊,竟然敢说不敢当,连担当的勇气都没了。”

        他立即又嘲讽了一句。

        在他看来,阮留之这是怕被他骂,推出了一块挡箭牌。

        “嘻嘻,老师你误会了,    这话真是他说的,    为此,    他还跟诸糅老师大辩了一场,辩得诸糅老师都哑口无言。”

        阮留之又笑嘻嘻地回道。

        正如郑经所料,他之所以带郑经来见张籍,    虽然确实有帮郑经引荐文庙渠道的心思,但具体能不能成,    还得看郑经自己的表现,    而他更感兴趣的,    则是让郑经来跟他这位曾经的老师也辩上一场。

        既然你已经把道家给否了,现在该轮到否儒家了吧!

        得当着张籍老夫子的面来否才算数!

        他的想法就这么简单。

        这叫看热闹的不嫌事大。

        当然,    他其实也是提醒过郑经的,在进文庙之前,他已经提醒过:老师是出了名的善辩,    一会你可得多加小心。

        张籍微微皱起了眉头,    看向了一身儒家士子打扮的郑经。

        这年轻士子,    竟然先跟道家的诸糅真人辩了一场,    还把诸糅真人都辩得哑口无言?

        这一消息,倒是稍稍有点出乎他的意料。

        他难以置信地问道:“此话当真?”

        “自然是真的,    我总不至于拿诸糅老师的名声来开玩笑吧?”

        阮留之又笑着回道。

        好像是这么个道理!

        张籍又凝神看了看郑经,开口说道:“你……儒道本是一家,果真是你所说?”

        因为事情来得实在是太突然,    他根本就没来得及记住郑经的名字。

        不过不要紧。

        面对一年轻士子,他也无需记住对方的名字,    想要让他记住,那得凭本事。

        火力就这么转移到了郑经身上。

        郑经不得不硬着头皮上前一步,    施了一礼说:“见过先生,我确实说过。”

        “给我个理由。”

        张籍倨傲地说道。

        身为儒家大儒,    面对一儒家打扮的后学,他当然用不着客气。

        郑经又暗暗叹了一口气。

        他知道,自己确实是被阮留之给坑了一把,看现在的情形,假如不把这一说法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那接下来应该是没得玩了。

        不仅是今天没得玩,很可能以后都不怎么好玩了。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从张籍的身份上来说……

        东宫学士,就相当于废太子的老师,假如前太子不被废,十有八九就是太子太师、太子太傅等位列三公的大佬。

        而就算前太子被废,国子博士也是很了不得的,就相当于后世清华北大的教授,天底下最厉害的那帮士子的老师,就算品级不算太高,地位却极为尊崇。

        最牛的还是其文庙主持的身份。

        这就相当于天下儒生的精神领袖,得罪了他,那就相当于得罪了整个儒家,其振臂一呼,完全有可能天下儒生群起而攻之。

        还真是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

        要知道,从行事风格上,因曾经的独尊儒术的尊崇地位,儒家一向比较激进,不肯轻易妥协,而道家,因其出世的主张,行事风格相对就比较温和,    包容性也更强。

        这就是为啥,郑经可以在诸糅真人面前大胆说儒道本是一家,但却在张籍面前有所顾忌的原因。

        这样的大佬实在是得罪不起!

        这可如何是好呢?

        “哈哈,先生稍安勿躁,    我这里有一本书,    还请先生先看过之后,咱们再来说那件事如何?”

        郑经立即就笑着回道。

        并把自己所带的一本《三字经》给张籍递了过去。

        他明智地采取了缓兵之策。

        为了避免在还没开始,就把自己弄到了儒家的对立面,他果断地选择了用《三字经》来开路。

        《三字经》是什么?

        是儒学精华的集大成者。

        因此……

        张籍狐疑地接过了书,然后看了一眼。

        封面上清晰地印着《三字经》的书名,以及“郑经著”等字样。

        原来此厮叫郑经!

        他立即又翻开了书。

        然后很快,他就被书的内容所吸引住了。

        作为文庙的主持,曾经的国子监国子博士,张籍在学术方面的水平确实是非常了得的,已经出过《周易义》、《尚书义》、《毛诗义》、《孝经义》、《论语义》二十卷、《老子义》、《庄子义》等著作无数,确实称得上是儒道双精通。

        因此,他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这本他从未见过的《三字经》,内容虽简单、通俗易懂,但想要写出它却绝非易事,必须得精通儒学、历史、天文、地理、格物致知等多方面的内容。

        “这真是你所著?”

        惊讶之下,他暂时搁置了继续向郑经要说法的念头。

        “这是当然,留之兄可以为我作证。”

        郑经笑嘻嘻地回了一句,紧接着却问道:“经由此书,先生能否看得出来,我是地地道道的儒家人?”

        张籍楞了一下。

        他有点不明郑经这突兀一问的用意,但还是中肯地回道:“勉强算吧,此书真若是你所写,那最起码说明,你已经深得了儒家文化的精髓。”

        他委婉地承认了郑经的儒家身份。

        郑经立即就说道:“哈哈,既然先生认可了我儒家人的身份,那前面那事就很好解释了。”

        张籍不解。

        “前段时间,我途径涡阳,确实去过一趟天静宫找诸糅真人论道,跟他提过儒道本是一家的说法,并最终把他给驳倒,为咱们儒家大震声威。”

        郑经又笑嘻嘻地说道。

        并且还得意地看了阮留之一眼。

        阮留之一下就懵了。

        啥?

        你把道家的道给重新定义了,并且还一连否了道家的多个主张,目的是为了大震儒家的声威?

        他忍不住抗议道:“喂,你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更何况,你还修了咱们道家的心法呢!”

        他当着张籍的面,揭露了另一个事实。

        郑经却是回道:“修你们道家心法又怎么啦?那是你们诸糅真人和慧存真人硬逼我修的,我又没承认自己是道家人!”

        然后他又加了一句:“非要较真的话,我现在叫道皮儒心。”

        阮留之顿时就傻眼了。

        我去!

        天底下怎么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