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242章 潜在的隐患

第242章 潜在的隐患

        “喂,你给醉香楼的折扣都只有售价的八折,凭什么给驿路的折扣能去到七折?”

        德王爷终于忍不住抗议了。

        在郑经的报纸发行计划里,包含有好几种模式。

        预订是其中一种,比如说朝廷预订的,以及宫里预订的,价格都是零售价的八折,也就是八千银子一份。

        代售是另一种,价格从八折到九折不等,像醉香楼这样的,预计销量会比较大的,就能拿到八折,那种销售量一般的,没太大潜力的,则只能拿到九折。

        现如今,郑经又让他去联系驿路,想通过驿路把报纸往会宁之外发现。

        这倒没啥,对他来说,也就是跑跑路,动动嘴皮子的事。

        可他对于这个让利比例就有点不服了。

        凭啥给醉香楼都是八折,给驿路却能去到七折?

        “往会宁之外还需要运输成本啊,咱不多给人家一点点甜头,人家凭啥来卖力帮咱推销报纸?”

        郑经笑着回道。

        德王爷不服气,回怼道:“那你不多给醉香楼一点甜头,那醉香楼又凭啥卖力给你推销报纸?”

        “哦,    醉香楼不乐意吗?真不乐意的话,那醉香楼咱就不合作了,    我直接找清风楼去合作好了。”

        郑经又笑着回了这么一句。

        德王爷一下又被说得没脾气了。

        其实他知道,    郑经的设计是合理的,    醉香楼帮忙卖报,拿到的价格虽然是八折,    但几乎没有任何成本可言,等报纸送到以后,啥也不用做,    只需把报纸往迎宾大厅一摆,就坐等收银便是。

        一份报纸赚两钱银子,看似不多,可实际上……

        在这个年代,    醉香楼一名杂役或丫环的待遇,一个月也就一两银子左右,也就是说,哪怕专门安排一丫环守在那里卖报,    只需卖出五份报纸,    本就回来了。

        这还是次要的。

        重要的是,秦淮河边近百家青楼,    一开始别家都没得卖,    想买的话,    得来醉香楼,这无形中又能给醉香楼带来一定的生意。

        傻子才华放着白赚的生意不做,    把它让给清风楼。

        唉,    这家伙太会算计了!

        叹了一口气之后,他放弃了继续为醉香楼争取优惠条件的想法,    转而问道:“你干嘛急着把报纸往外推?光是会宁,就有得咱们忙的了吧!”

        他问出了另一个不解的问题。

        在他回书局之前,阮留之还担心,    郑经定一万份的目标,    能不能完成。

        可是在德王爷这里,他根本就不担心这一问题。

        报纸还没开始销售,    朝廷加宫里就已经去了两千份,    醉香楼这边,    售卖个一两千份应该也不成问题,    这样一算,一万份还真不是啥不可能实现的任务。

        而从印刷的角度来说,就算不停地印,十天下来,也就能印个两万多份,再算上新报排版的时间,一期报纸印两万份出来已经是顶天了。

        这点量,光是会宁就能消化掉,还有必要往会宁之外推吗?

        “伯容啊,这你就不懂了,    咱们办报,赚银子是次要的,重要的是传播思想和文化,    思想和文化这东西,    光在会宁闭门造车是不行的,得把他扩散出去,因此,    若是能把它推往会宁之外,哪怕我亏本也乐意。”

        郑经却嬉皮笑脸地回道。

        德王爷:“……”

        这家伙,越来越没大没小了。

        伯容岂是你能叫的?卢勋才这样叫我好吧!

        他一下又被郑经弄得没脾气了。

        不过细细一想,郑经说的还真不是没道理,这报纸一推出去,其实收益最大的,并不是书局所赚的那点银子,而是他老陈家。

        在这个时代,主政天下最大的弊端是什么?

        就是政令不通。

        在大多数时候,朝廷新下的政令,一年半载都未必能传到地方去,更别说被天下老百姓人人得知。

        而报纸的出现,    似乎能很好地解决这一弊端。

        若是《华夏日报》能通过驿路往地方分发,    哪怕是最边远的地方,按照驿路车马日行三百的标准,一个月总能到达了吧?

        每个地方若是都能有上几份甚至几十份报纸,那报纸上所登的消息,最慢也用不了一个月,    就能在地方传开了吧?

        单冲这一点,他就觉得,自己应该帮忙把这事给办妥了。

        他立即又开始算起了账。

        大夏国44州145郡568县,大大小小的驿站有上千个,平均一个驿站就算只订上十份,那岂不是又有上万份的销量了?

        一份让出去三钱银子的利,按每份报纸三钱银子的成本来计,那一万份,还是有四千两银子的收益,每个月三期,那一个月下来,光是这驿站的订报收益,就有一万二千两啊!

        这一算,又把他给小小地吓了一跳。

        他发现,这办报的收益还真是大得惊人,而更为惊人的,则是这小子的算计。

        简直是有雁过拔毛的本事!

        不过问题也是存在的,那就是……

        他笑着问道:“我再跑跑倒是没问题,不过你知不知道,驿路是由兵部管的,而兵部的尚书是吴兴沈家的沈俭沈大人,若是被他得知,你觉得他会心甘情愿地来配合帮咱们来赚这个银子吗?”

        一个小隐患被他道了出来。

        这倒是事实。

        自秦代建立驿站体系以来,一开始驿站主要是用来传递紧急军情的,因此驿路一直是属于兵部所管,尽管驿站后来又承担起了公文传递、官员接待、朝廷物质运输等功能,但管理权却始终没有变过。

        如此一来,问题就来了。

        像太子陈仲平给各地方官订报,再经驿路分发下去,那是没问题的,因为那属于朝廷的公务,驿路没理由也没胆子拒绝。

        而现在报社这边去找驿路合作来帮地方订报则不同,这不属于公务,就算报社愿意把一部分利润分给驿路,那也得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得到兵部的认可。

        尽管驿路的管理并不是兵部尚书沈俭直接负责,而是兵部侍郎,但沈俭毕竟是兵部的最高长官,那若是此事被他得知,他会同意吗?

        毕竟沈俭是站靖王爷那一派的,而郑经,又已经算得上是吴兴沈氏的奇耻大辱,这种合作能谈得下来吗?

        德王爷不敢保证。

        因此他先把丑话说在前头。

        这倒是郑经没考虑到的。

        但既然已经动了这念头,就没有退缩的道理,于是他回道:“先试试吧,实在不行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