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232章 不服气的也来了

第232章 不服气的也来了

        同样正在向着会宁行进的还有阮留之。

        跟颜月月一样,他回会宁,也算得上是旧地重游。

        不一样的是,相比颜月月的不远千里而来,他可是要近上了一半还不止。

        而且,他还大致知道,自己这次去会宁,究竟是为了什么。

        去跟郑浪之汇合!

        当然,尽管道家有特殊的快速联络渠道,但单次传递的信息量却是相当有限的,因此他只大致知道,郑浪之到了会宁之后,竟然快速接手了德王府的书局,然后又折腾出了一种据说很厉害的新型印刷术,因此打算跟道家合作来印书,来帮道家弘扬思想文化。

        这对道家来说,当然是大好事,因此诸糅真人没做任何犹豫,就把他派往了会宁,并嘱咐他,小事他完全可以自己做主,大事的话,多跟慧存师叔商量即可。

        阮留之欣然接受了师命。

        在他看来,对于通晓儒道两家学说的他来说,这是一件没什么难度的任务,而值得他开心的,除了能旧地重游之外,则是有机会好好跟郑经去论论道了。

        别看上次在天静宫,他算是参与过跟郑经的论道,但事后他却未必怎么服气,不服气的原因在于,参与论道的主力是诸糅真人而不是他。

        因此这次来会宁,他是有备而来的,他准备了一大堆论题,打算来跟郑经好好论上一番。

        毕竟道家源远流长,所涉及的观点,远不止关于道的定义这一点,而在他看来,郑经虽然有才,对道的领悟也还算精深,可毕竟还年轻,不可能对道家的所有精髓都已经了解透彻。

        而他,先是精研儒家思想,后又转投道家,在两家都浸淫多年,已算得上是儒道双精通。

        “师兄,等咱们到了会宁之后,是先去见慧存师叔对吗?”

        跟他同行的师弟陈乾问道。

        从涡阳到会宁,确实不算太远,他们坐船仅仅花了七天时间,就已快抵达目的地。

        “嗯,先去拜见师叔,具体了解一下情况再说吧。”

        阮留之回道。

        这是必然的。

        尽管他是带着师命而来,可具体究竟是什么情况,他还不是太清楚,再说,他们到了会宁,先去拜见担任大夏国国师的师叔才合乎礼节。

        他们很快就抵达了国师府,见到了慧存真人。

        “见过师叔。”

        “留之,你来啦。”

        ……

        从年龄上来说,阮留之其实跟慧存真人差得并不太大,只不过一人是从小入道,一个却是中途入道,辈分上差了一级,因此阮留之在见到慧存真人后,还是不得不按礼节来拜见。

        见过礼之后,阮留之又主动问道:“师叔,关于印道藏之事,能否具体告知,究竟是什么情况?”

        慧存真人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顺手就取了一本书,递向了阮留之:“你且看看这本书如何。”

        阮留之接过一看,书的封页上印着“三字经”几个大字,以及“郑经著”等小字。

        他一下就愣住了。

        就在他前来会宁的这段时间,精装版的《三字经》总算印刷完毕,并且已装订完部分样书,而他手里的这一本,就是由再一次回了国师府的徐玄机带给慧存真人的。

        慧存真人觉得,关于印道藏,与其说上半天还说不清,还不如直接拿一本样书给阮留之看更为直接。

        “这本书,就是浪之用他自己所发明的新型印刷术印的,不仅印刷速度快,质量上乘,印刷成本也较为低廉,因此他建议咱们道家也有必要将一些经典的道藏也印制出来,提供给信众,这样将极为有利于道家的发展壮大……”

        她又一次转述起了郑经的建议。

        阮留之却有些走神了。

        书的印刷质量就不必说了。

        作为一个读书人,他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他这一辈子,都还从未见过印刷如此精美之书。

        但这不是关键。

        关键是书的内容。

        他原本以为,郑经就算有才,那也还年轻,因此才会毕竟是有限的,可他翻开这本从未见过的《三字经》细细读起来时,却是越读越心惊。

        天哪,年纪轻轻竟然就能写出这样一本书?

        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儒家思想的集大成啊!

        他忍不住惊讶地问道:“这本书,真是郑浪之所作?”

        “那是自然,听玄机说,这本书,就是浪之在离开天静宫之后,花了几天时间在船上写出来的,不可能有假。”

        慧存真人笑着回道。

        她算是听出了阮留之的言外之意。

        众所周知,在入道家之前,阮留之就已经有了大夏国第一才子的美名,而在入了道家之后,他在道家思想文化上的研究也已小有名气,因此她知道,这位心高气傲的师侄肯定对郑经有所不服气。

        可不服气又咋样?

        就算现在的你跟郑经去比,在才华上也是拍马也赶不上啊!

        你能重新定义道?

        你能写出《三字经》?

        你能发明新型印刷术,创作出新算术,办出《华夏早报》,让德王爷、卢勋、郑衍等一众老牌名士都钦佩不已?

        你能先天阳元精纯,修炼道家心法一日千里?

        真要拿阮留之跟郑经去比,她心里有着太多太多的事迹去让阮留之自惭形秽。

        因为徐玄机的关系,她几乎知晓跟郑经有关的所有事情,只不过是她懒得全部拿出来跟阮留之说,以免稍稍有点心高气傲的阮留之深受打击。

        可就算只拿出了一本《三字经》,就已经让阮留之受挫了。

        此时的他在想,自己像郑经那么年轻时,虽然就已经有了才子的美名,但也不可能达到郑经现在这个程度,年纪轻轻就著书立说啊!

        不,就算是现在,让他静下心来去著书,就一定能写出这样一本高品质的书吗?

        他不敢肯定。

        “对了,浪之说了,你若是不嫌弃的话,可以住他那边去,那边有的是地方,也便于你们商讨印书之事。”

        当阮留之在发呆时,慧存真人又顺带转告了他一句。

        这让阮留之根本就呆不住了,立即就提出告辞,动身前往书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