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230章 疑是故人来

第230章 疑是故人来

        先生毛多,咱慢慢薅。

        席希明的这一回应,让郑经哭笑不得,他忍不住想,要不要尝试反抗一下?

        他还真是被薅得有些心里发毛。

        让他写诗词论倒还好。

        他只需稍稍花上一点时间,把上次在船上所讲过的内容稍稍整理一下,转变成文字,也就能满足大家的要求。

        像这种不涉及到道争的文章,一发出去,是不会有什么严重后果的,顶多是被大家当成美文欣赏一番而已,还不至于引起太大的争论,让他成为众矢之的。

        把道的新定义登出去倒也还好。

        哪怕他对道的新定义,算是颠覆了老子对道的定义,但毕竟道家最为关键的人物都已经被他说服,再加上还有慧存真人和即将到来的阮留之站在他背后,那就算道家有人不服,也不会有大麻烦。

        **论就不一样了。

        要知道,儒家之人是出了名的善辩,也好辩,尤其是那些腐儒,哪怕是同一家人,都有可能因为不同的观点而争个头破血流。

        而他的**论,可是要同时颠覆儒家两大圣人的学说的,而几乎所有的儒家人,要么认可孟子的性善论,要么认可荀子的性恶论,只有少数人认可西汉杨雄的性善恶混论。

        这就意味着,他的**论一旦刊登出去,就会导致几乎所有的儒家人都会跟他过不去,想找上门来跟他辩个明白。

        辩他倒是不怕,不管谁找上门来,哪怕是当世大儒,他也能将他们辩个服服帖帖。

        他怕的是麻烦。

        这要是那些腐儒都纷纷来登门找他辩,那何时是个头?

        但他还是很快就放弃了反抗的想法。

        毕竟思想这东西,要是不传播出去,一直捂在自己肚子里,那啥也不是,因此,他不能怕麻烦,就改变自己想传播思想和文化去影响世人的愿望。

        再说,这报纸要想快速办出影响力来,也确实需要点话题或噱头来操作一番,而他,就是最大的噱头。

        唉,这下要出名了,想藏都藏不住了!

        一声叹息之后,他接受了大家的安排,开始去准备将他的几大学说来写成文章。

        至于创刊号的其它内容,他干脆就撒手不管了,以给大家一个锻炼的机会。

        ……

        正当郑经开始为《华夏早报》的创刊号而忙碌时,一艘花船正缓缓驶离豫州码头,开始顺着运河南下,而船上坐着的,正是醉香楼的颜月月及新晋豫州花魁苏窍窍。

        在夺魁一个多月后,苏窍窍终于要离开豫州了,接下来,她会先去到扬州,在扬州醉香楼呆上个把月,然后再去到苏州呆上个把月,最后去到会宁,准备参加会宁的花魁大赛国赛。

        这基本上是醉香楼每任新晋花魁的必经之路。

        之所以如此,目的当然还是为了给花魁大赛国赛做准备。

        别看苏窍窍已是豫州花魁,但她的名气和影响力目前主要也就在豫州周边,而花魁大赛的国赛,到时可是各地的士绅云集会宁,因此,她必须先到扬州、苏州这种士绅集中之地呆上一阵子,以进一步增加自己的名气和影响力。

        颜月月的目的地则是有所不同,她是接到了德王妃的指令,前去会宁接受新任务的,因此她到了扬州之后,就会跟苏窍窍分道扬镳。

        目的地不同,两人的心境似乎也有所不同,坐在船窗边的两人,颜月月明显是笑意难收,而苏窍窍却是眉头微皱,在看着船外的流水在发呆,明显并不开心。

        她的不开心是可以理解的。

        从表面上看,作为豫州新晋花魁,自花魁大赛结束后,她所在的沉香苑已完全可以用宾客盈门来形容,这一个多月下来,除了少数几天之外,她几乎都没停歇过。

        一开始,她还为此开心了几天,但新鲜感过后,她便觉得无趣了。

        无趣地见着那些自命不凡的所谓才俊或富绅。

        无趣地重复着唱着那些快被她唱烂了的曲子。

        无趣地过着日复一日,没有任何改变,也没有任何激情的日子。

        这样的日子何时才是个尽头?

        现如今,她即将南下了,去到更为繁华的江南,最终抵达大夏国的都城会宁,但她可以预见的是,她要过的日子并不会有两样,唯一在变的,就只有那些慕名而来的面孔。

        “窍窍,你怎么啦?不开心吗?”

        见到她愁眉不展的样子,颜月月收敛起了自己的心情,关心地问了起来。

        苏窍窍却是问道:“颜妈妈,你说……当年你是怎么熬过来的?”

        颜月月楞了一下。

        她顿时就明白了苏窍窍的心思。

        作为曾经的花魁,现在的教习嬷嬷,苏窍窍现在经历过的,她也曾经历过,因此她知道,苏窍窍这是迷茫了。

        其实做伶人的经历就是这样子的,数年的苦练,期待的就是一朝成名,可真正成名之后,接踵而来的便是无尽的彷徨,因为你很快就会发现,那种迎来送往的日子不知何时才是尽头,让你永远也看不到希望。

        在这种情况下,你要么就是麻醉自己,慢慢习惯,要么就是放纵自己,慢慢变得面目全非,要么就是苦苦的煎熬,一直熬到年老色衰。

        她自己就是慢慢熬过来的那个,从十六岁一直熬到二十七八岁,逐渐没什么人气了,醉香楼才看在她曾经花魁的份上,允许她退了下来,当了教习嬷嬷。

        一想起过往的经历,她忍不住苦笑了一声,但她还是安抚道:“其实也没啥,等你慢慢习惯了自然也就好了。”

        苏窍窍却是没有再吱声,又扭头看向了船窗外。

        这让颜月月又忍不住隐隐担心了起来。

        在过去的这一个多月时间里,她已经发现,苏窍窍跟年轻时候的她其实很像很像,一样的才色俱佳,但也一样的孤傲,既不愿意麻醉,也不愿意放纵自己。

        就好比说现在的苏窍窍,生得是杏眼柳眉,冰肌玉肤,且作为豫州花魁大赛的花魁,自然是有大把才子富绅慕名而来,醉心于她,愿意在她身上砸重金。

        可苏窍窍的眼界却是甚高,凡入她妆阁的宾客,诗酒唱和可以,灭烛留髡却是万万不可能,给再多的银子她也不干。

        若是醉香楼的鸨儿劝她,让她趁年轻多赚点银子,她要么就冷言相对,要么就以死相逼,弄得鸨儿都拿她没法子,只好由她。

        对此,颜月月也不好说什么,因为自打花魁大赛结束之后,她的任务就已经基本完成了,关于苏窍窍的去留,已基本由不得她。

        唉,她这是起点太高了啊!

        还没出道,就遇上了一个才情惊天下的三绝公子,那些普通的凡夫俗子,又哪里还入得了她的法眼?

        一声叹息之后,颜月月又忍不住想起了那个已远在会宁的小冤家。

        她自己对他同样也是念念不忘。

        现在她唯一庆幸的是,自己很快就又能见到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