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228章 报业之花

第228章 报业之花

        太阳照常升起。

        卢大人得去上他的早朝,而郑经得继续忙他的正事。

        其实到目前为止,郑经像折腾的事基本上都已经开始了,接下来他要做的,就是将它们落到实处。

        其实无非也就那么几件事。

        一是折腾新买的大宅院。

        现在他已经决定了,新买的大宅院那里,不仅得办以识字加格物致知为主的义学,还打算把印书的事也全搬那边去,并且还逐步在那边把铁匠等其它工匠活计也给慢慢折腾起来,彻底将那里打造成自己的人才培养基地。

        这样一来,那里自然得进行适当的装修、调整、建设等。

        只不过他现在有一个好处,那就是有人可用,工匠有现成的,办学有宋财,总管有陈管事,因此他大致交代了一番之后,就把那边的事全部交给他们去负责了。

        二是印书卖书的事。

        这是其实先不必太着急。

        教材类的书,有三字经先印着,接下来还有《郑氏算术》要印,其它的,还需要安排人手来编辑整理,一时也急不得。

        而道家的道藏,还要等阮留之到来了之后才能开始落实实施。

        因此,他眼前的重点,就是尽快把《华夏早报》给办起来。

        其实对于此事,德王爷比他还要热衷,在这里蹭睡了一晚的他,起来后并没有回德王府的意思,而是趁着吃早餐的空隙,又拉着郑经扯起了办报的事。

        “浪之,这办报的事,也该落到实处了吧?”

        昨晚的那一聊,对德王爷的冲击也是蛮大的,论破世家之祸,其实他这个皇室成员是更为心切的,因此当他意识到,连卢勋和郑经这两个外人都已开始为皇室操心起此事时,他也迫不及待地想为此做点什么。

        而他暂时所能做的,也就只有尽快把报纸给办起来。

        他有记得郑经跟他说过,这报纸若是能办得好,就能引导舆论,操控民心,能让老百姓跟朝廷一条心,不被别有用心之人所利用和蒙蔽……

        这让他意识到,在破世家之祸这一点上,报纸也能成为一样有力的武器。

        “嗯,我已经让倾城兄去通知希明兄等人,让他们前来书局报到,等他们来了,咱们把这事好好合计一下。”

        这事原本就已在郑经的安排之中。

        说起来,在解决了朝廷的信息源之后,办报的条件也确实已经成熟了,因此郑经早就考虑过,得尽快把报纸给办起来,以免席希明那些士子闲久了之后,心散了。

        “对了,月月姐暂时还没到,跟醉香楼对接这一块,你觉得安排谁比较合适?”

        他顺带问起了德王爷。

        “这事就先让蒨文顶着吧。”

        德王爷却给了他一个出乎意料的答案。

        要知道,在这个时代,大户人家的小姐,通常是不会干什么活的,尤其是不会去干那些抛头露面的活,可现在德王爷竟然打算让自己女儿参与到办报中来。

        就算你不在乎什么礼节与规矩,可这未免也太不在乎了一点吧?

        这算不算是大夏朝的第一个职业女性?

        他忍不住问道:“你确定?你不打算让她嫁人了?”

        回应他的是一声冷哼。

        好吧,这是一个很容易把自己给搭进去的敏感问题,郑经明智地选择了闭嘴。

        可此时郑书笙却又突然出声道:“浪之兄长,此事能不能让我也参与进来?”

        又一个主动请缨的来了。

        就在昨晚,在得知郑书笙已有望和家里和解的情况下,德王妃觉得一大户人家小姐老往醉香楼跑似乎有点不太合适了,于是大发慈悲,让郑书笙停止了去醉香楼教曲的工作。

        现在看来,她这一闲下来,又想给自己找点事干了。

        “行啊,那你就……来负责报纸的打样和校对吧。”

        对于郑书笙的主动请缨,郑经倒是欣然接受。

        说起来,尽管已经有了活字印刷术,可是在这个年代想办一份报纸还真不是那么容易。

        打个比方说,报纸在付印之前,首先得排版,而报纸的排版又不像书那样,一个字一个字接着往下排就是了,而是得讲究版面布局,以增加美观度和可读性。

        这样一来,排版之前,首先得弄出一份手抄样报出来,然后排完版之后,还得细细校对一遍,才能正式开印。

        这些都是细致活,还是女性来做更为合适。

        还有,这份报纸的目标群体定位,可不只是那些识字的士子及富绅,还包括那些富贵人家的夫人小姐之类的,而女性的喜好,也只有女性更为清楚。

        于是乎,郑经先把打样和校对的活派给了郑书笙。

        “什么是打样?”

        郑书笙却又问道。

        很显然,她对这一印刷排版专业术语并不理解。

        郑经干脆取来了一些纸张,跟德王爷还有郑书笙细细讲述起报纸印刷的整个流程来。

        首先是版面设计的问题。

        据郑经所知,历史上最早的报纸,除了手抄形式的祗报以外,应该是唐代开元年间的《开元杂报》,再之后,一直要到宋代以后,报纸才开始大肆兴起。

        而就算是那些数百年之后才会面世的早期报纸,是谈不上有什么版面设计、内容规划可言的,那当然不符合郑经的要求。

        郑经要办的,当然是一份接近于后世风格的正正规规的报纸。

        当然,想要做到这一点,在这个年代还是有些难度的。

        比如说,在后世,报纸通常是四开,可是在这个年代,受印刷条件的限制,是做不到那么大的,因此郑经只能把它设计为八开,也就是差不多两本书的大小。

        这已经是现有印刷术在保证印刷质量和效率的前提下,所能印出的最大尺寸了。

        还有,同样受印刷技术的限制,现在的字也不可能做到后世那样小而清晰。

        这样一来,就对版面的设计布局有了更高的要求。

        也好在这个年代不存在竞争一说,没见过报纸的读者也不可能对报纸有过于挑剔的要求,这让郑经还勉强应付得过来。

        于是他拿起笔,在纸上画起来报纸的大致样式来,一边写和画,还一边跟郑书笙探讨起怎样设计才会更好看。

        他理所当然地认为,在审美这一点上,德王爷那个糙男人没有发言权。

        甚至于他宁愿征求在一边看热闹的徐玄机的意见,也懒得问德王爷半句。

        这可是把德王爷看得暗暗心急。

        蒨文那混蛋,怎么不早点过来?

        看着郑经和两位美貌女子互动的亲密样,他忍不住腹诽起自家女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