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226章 浪之有宰相之才

第226章 浪之有宰相之才

        这天下四分五裂的根源竟然在于世家?

        郑经的这一结论,确实是卢勋和德王爷都所没想到的,或者说,他们并没有把这一祸患看得那么严重。

        这其实也不能怪他们。

        因为按照历史的发展,自商代起,分封制就已经开始了,到周朝则达到了巅峰程度。

        秦一统天下后,实行了郡县制,短暂地终止了分封制,但总体时间仅延续了十五年。

        到汉之后,虽然延续了秦时的郡县制,但与此同时,又视秦的郡县制为失败的变革,于是又恢复了商周的分封制,大肆分封起了王侯,弄出了一个郡县制和分封制并存的怪物制度。

        而延续至今的世族,大部分跟商周时期的诸侯有关,小部分则是汉之后王侯、外戚、官宦的产物,存在的历史确实已经足够上。

        俗话说,习惯成自然,既然世家的存在有着那么长的历史渊源,因此哪怕最贤明的君主或能臣,虽然也能意识到其隐患所在,但很少会把它们当成天下四分五裂的根源。

        而现在,郑经却是揭破了这一点。

        有错吗?

        如果他的说法有错的话,那朝代不断在更迭,世家却永世不灭呢?

        这确实是一个足以引起卢勋和德王爷的新鲜说法。

        “你的意思是说,非得灭掉所有的世家,这天下才能一统?”

        卢勋忍不住问道。

        郑经却是笑道:“我可没这么说,卢大人,你可千万别害我啊!”

        卢勋也笑了。

        他算是明白了郑经的意思,也理解郑经的谨慎。

        是的,在这个世家林立的时代,谁若是敢公开宣扬,世家就是这个世界四分五裂的祸害根源,那估计所有的世家都会灭此人而后快。

        他也算是理解了郑经说这世界已经没救了的说法。

        是啊,真要是把所有的世家和士族全灭了,这天下才有救,谁又有灭掉所有世家和士族的能耐?

        他没有。

        他相信当今圣上就算有这念头,估计也是没这个能耐,甚至于说,圣上只需要动动这念头,一旦被世家和士族知晓,那大夏朝估计是不稳了。

        确实是死局!

        稍稍思虑过后,他算是认可了郑经的说法。

        但心里却还是不甘心,于是说道:“好,不是你说的,是我说的行了吧?那你能不能说说,这局到底有没有可破之法?”

        为了放下郑经的戒备心,他主动把责任揽到了自己身上。

        “有是有,但耗时会很长,并且还有可能动摇到儒家的根基。”

        郑经回道。

        在他的人之道四大祸里,第一是君权,第二是世家,第三就轮到儒家了,第四则是阶层固化。

        既然卢勋主动揽责任上身,那他也就不那么担心被传出去了,因此准备接下来把第三祸和第四祸换种说法表达出来。

        “愿闻其详。”

        卢勋立即期盼地说道。

        “就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事。”

        郑经拽拽地回了一句。

        这一句,立即又把卢勋和德王爷给说楞了。

        “第一,让天下人都读得起书,第二,重工重商,让天下变得更富有。”

        好在郑经的解释跟着就来了。

        可就算是这样,另外两人还是有点听不明白,因此卢勋又说道:“能不能具体解释一番?”

        “世家和士族之所以是祸患的根源,原因就在于这天底下的权势和财富大部分都集中在了他们手里,因此破局的方法,也还是得针对这两样来。

        “我就问你,假如天下人都读得起书,能金榜题名的寒门士子越来越多,那这朝政还能长久地把持在世家和士族手中吗?”

        郑经又反问道。

        卢勋一时又愣住了。

        他又明白了郑经的意思。

        在这个时代,有一个说法,叫上品无寒门,下品无世族,意思是官员中的上层里,罕有家境普通的寒门士子,而世家或士族子弟,一旦入了仕途,就会因为家族的庇护,很少长期身处官员中的下层。

        像他这样的,已经算是特例。

        至于原因,其实很简单。

        在科考开始之前,采用的是九品中正制,所有的士子,按才能分为九等,称为九品,后来又将官员的尊卑也分做九等,亦称九品。

        而这品级的评定,是由世家或士族来把控的,因此能入仕的,绝大部分也是世家或士族子弟。

        科考之后,从表面上看,入仕的门槛相对公平了,但在这个书本超贵的年代,寻常百姓家子弟根本就读不起书也买不起书,因此实际上,能入仕的还是大部分的世家或士族子弟,只有少数像他这样的,家境还算殷实的才能成为特例。

        也难怪他要发明新型印刷术来印书卖书,说要让天下人都读得起书,并且还开始免费办学!

        如此看来,他不仅有圣人之志,还已经开始行圣人之道了!

        卢勋又忍不住冲着郑经暗暗感叹了一番。

        感叹过后,他又问道:“那为何要重工重商?”

        “从财富上来说,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财富都集中在世家和士族手里,朝廷穷,百姓也穷。

        “这朝廷一穷,就啥事都办不了,这百姓一穷,吃不饱饭,没了指望就会想着造反,如此一来,这天下就很容易动荡。

        “而想要解决这一问题,办法就只有重工重商。

        “就好比说我,发明出一样新型印刷术来,不仅能让自己变得富有,还能帮很多人变得富足,积沙成塔,聚水成河,这富足的人一多,造反的人就少了,富足的人一多,读得起书的人自然也就多了。”

        郑经又恬不知耻地拿自己举起了例子。

        “当然,想要重工重商,就得打破儒家士农工商的等级观念,提升商人和工匠的地位才行,否则的话,百姓手里稍稍有点钱,还是会削尖脑袋往士人圈子里钻,效果不会太大。

        “只不过这样一来,就算是动摇了儒家的根基。”

        他很快又补充说道。

        卢勋短暂地沉默了。

        他在琢磨郑经话里的意思,然后琢磨过后,立即又认可了郑经的说法。

        其实从出身上来说,他就出身于商人之家,家中虽然有薄田十数亩,但主要的财富,还是来源于家里所经营的一些小生意。

        也正如郑经所说,在这个时代,商人是没有地位的,因此他家里并没有以小富为荣,于是拼了命地往他身上花钱,让他读书,步入仕途。

        确实是削尖了脑袋让他往士人圈子里钻,才有了他的今天。

        确实得重工重商!

        只有越来越多的百姓富足了,这朝廷也才会慢慢变得富有,这朝廷富有了,才有能力去做更多的事,去破世家和士族把持朝政的局!

        想明白之后,他忍不住感慨道:“浪之有宰相之才,不入仕途实在是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