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218章 夜访

第218章 夜访

        我就一天没去那里,那家伙怎么又折腾出了这么多事情来呢?

        也不等等我再折腾,真是过分啊!

        德王爷极其的郁闷。

        他一听说,郑经竟然能神奇地将一个圆五等分,并画出一个极为漂亮的五边形及所有人都从未见过的五角星时,很是遗憾自己未能亲自见证那一幕。

        他一听说,郑经竟然无序算筹法或算盘,仅凭一支笔,就能算出能精确到小数点后十一位的复杂乘法时,也颇感不可思议,同样遗憾没能亲眼见到。

        他一听说,郑经竟然还去了一趟南城,快速买下了一栋大宅子,准备办学时,也极为懊恼郑经连说都不跟他说一声,就雷霆万钧地办了。

        当然,最为遗憾的,还是没能亲眼看郑经演示那据说比《三字经》还要牛叉,几乎相当于自成体系的新型算法。

        尽管陈蒨文给他演示的只是两位数以内的加减乘除,但也足以震惊到他,让他认可这种新型算法所蕴含的巨大价值了。

        而更为郁闷的是,此时的他还得面对卢勋的盘问,甚至于他都有些暗暗抱怨,这卢勋为啥不晚几天再回会宁了,那样的话,今天他就不会耗在德王府等他上门,而是会在书局里。

        “伯容,你跟我好好说说,这郑浪之到会宁后,到底都做过些什么?”

        卢勋确实有着一大堆问题想问他。

        德王爷却有些不耐烦了,说道:“算了,你也别问了,我直接带你去书局看看去。”

        因为实在是有些说不清,因此他干脆动了一个新的念头,那就是带卢勋去书局亲眼见识那一样样神奇的东西。

        只不过他似乎忽略了一点,那就是马上就要开宴了。

        德王妃立即规劝道:“伯容,要不要等吃完再去?”

        德王爷却挥了挥手说:“不了,让人用食盒把酒食给装上,带去书局吃吧。”

        这让德王妃都一时不知该咋劝了。

        忍不住心想,有你这么待客的吗?这一传出去,得被多少人笑话啊?

        卢勋倒是不介意这个,也赞成道:“如此也好。”

        ……

        书局之内,忙碌了一天的郑经也快要吃晚餐了,只不过他还在等郑书笙从醉香楼教曲归来,于是乎,他先等来的是德王爷一家人,以及曾经见过一面的卢勋卢大人。

        这家伙,怎么又是招呼都不打一声,就把人往我这里带了?

        郑经有些犯怵地想道。

        他对这种突然登门的不速之客,心里已经有些发毛了,毕竟他这里好东西太多太多,很容易被人惦记。

        也好在他跟卢勋已经有过一面之缘,并且也已经得知,这将是会宁府的府尹。

        都说县官不如现管,这可是真正的现管,而且还是级别很高很高的那种!

        于是他立即笑脸相迎:“哟,卢大人,没想到虹县一别,这么快又见面了,有失远迎,还请见谅。”

        “浪之说笑了,是我不请自来,还得请你见谅才是。”

        卢勋也笑着回道。

        正常来说,他这位即将上任的正三品会宁府尹,在一士子面前,是应该稍稍摆摆官架子的,只不过上次在会宁,因为郑经的才华,他就已经搁下了架子,那现在就更是没摆架子的理了。

        甚至于,他还干脆亲热地叫起了浪之,以拉近距离。

        “哪里哪里,卢大人能来,是我这里蓬荜生辉,理应是我前去拜见卢大人才对啊。”

        郑经却对这种亲热有点怕怕,因此还在继续客气着。

        客气得连德王爷都有点看不下去了,忍不住说道:“喂,你俩能不能先进去再说?”

        “呵,你怎么又来了?还专挑饭点来,一天不来蹭饭,就心里不舒服是吧?”

        原本还在跟卢勋客气的郑经,一面对德王爷,却立即变起了脸,故意嘲讽道。

        很明显,这是在暗暗抱怨他又随便把人让书局里带。

        “哼,我今天不是来白吃你的,我是带着酒食来的!”

        德王爷反怼了一句。

        然后示意随从把带来的食盒往书局里搬,然后自己迈步先进了书局。

        这一幕,可是把初来乍到的卢勋给看得有点暗暗吃惊。

        他忍不住想,这两人的关系怎么会是这样?这哪里像是一王爷跟一年轻士子之间的相处模式?

        这未免也太随意了一点吧!

        比我跟伯容之间的关系还随意啊!

        可问题是,我跟伯容之间那是二十年下来建立的友谊啊!

        还有,这书局原来不是叫德意书局的吗?现在怎么改名为华夏书局了?而听这郑浪之的语气,怎么更像他才是这书局的主人?

        他心里冒出了无数的问号。

        疑惑之下,他忍不住看了一眼还在礼节性地等着他们先进的德王妃,却发现德王妃脸上是一脸的笑意,似乎早已对此习以为常的模样。

        真是怪了!

        “卢大人,里面请。”

        郑经又出声了。

        刚变过脸的他,一转向卢勋,却又是满脸的笑容。

        卢勋满心疑惑地在郑经的陪同下进了书局。

        此时的他,内心确实有着太多太多的疑惑,忍不住又问起了走在他身边的德王妃:“王妃,这书局原来不是叫德意书局的吗?怎么现在改成华夏书局了?”

        他又一次开始试探了。

        之前在来他途中,他就问过德王爷一些问题,只可惜只要是涉及到郑浪之的话题,陈伯容也还是一个字都不肯透露,弄得他现在全然被蒙在鼓里。

        “呵呵,这书局已经属于浪之的了,既然是新主人,自然就得换新名字。”

        德王妃笑着回道。

        这算是印证了卢勋的一个猜测。

        但却让他更是暗暗吃惊了。

        他记得上次在虹县,德王妃曾跟他大致提了一嘴郑经的身份,说是荥阳郑氏一旁系举子,这才让他动了招募的心思。

        要知道,在世族里,虽然旁系举子若是具备才华,也会被家族扶持,但是在真正步入仕途,并有大出息之前,待遇绝不会好得哪里去。

        可他没想到,这郑经一到会宁,就自己在南城买下了一座大宅院不说,还连德王府的书局也给拿下了,这哪里像是缺银子的模样?

        恐怕就算是荥阳郑氏的直系子弟,也未必能这么财大气粗吧?

        这么财大气粗的幕僚,我能请得起吗?

        他心里忍不住暗暗犯起了嘀咕。

        但他嘴上却是笑道:“原来如此,浪之,没想到咱们这一别还不到一个月,你就成了会宁城里的大财主了啊!”

        他开始直接针对郑经来试探。

        “哪里哪里,让卢大人见笑了。”

        郑经却还是在继续客气着。

        但他心里也在琢磨着卢勋的来意。

        要知道,他昨天才在德王爷嘴里听说,这卢大人马上就要进京当会宁府尹了,可没想到,他竟然今天就到了,而且刚一到,就连夜直奔自己书局而来。

        这来意能简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