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214章 原来你就是三绝公子!

第214章 原来你就是三绝公子!

        小鲁确实被难住了。

        他拿着尺子和圆规对着郑经所画的那个圆象征性地比划了一番,然后很快就放弃了,说道:“东家,我画不出来。”

        画不出来就对了。

        郑经立即又接过了圆规和尺子,又拿着圆规在尺子上量了个跨度,然后拿着圆规在圆周上划分了起来,很快,一个圆被他划分为了整整齐齐的无等份,再用尺子和墨线笔一连,一个标准的圆内切正五边形就完整地出现在了大家眼前。

        已秀上头了的郑经干脆又拿着尺子和笔,在正五边形里连出了他极为熟悉的五角星。

        对他来说极为熟悉,可是对在场这些人来说……

        “哇,好漂亮啊,老师好厉害!”

        第一次见到五角星的陈蒨武兴奋地拍起了他的手。

        确实漂亮!

        也确实厉害!

        同样是头一回见到五角星的小鲁也认可这一点。

        但他心里却还是有些许的不服,因为他有留意到,东家之前所画的那个圆,圆规所量的半径正好是半尺,也就是五寸。

        这存在取巧的嫌疑!

        于是年轻气盛的他忍不住说道:“东家,我再画一个圆,你还能把它等分出来吗?”

        这是准备刁难东家了。

        郑经自然是如他所愿,又把圆规和尺子递给了他。

        小鲁却把尺子丢在了一边,又取了一块木板,然后很随意地把圆规拉了个跨度,在木板上画出了一个新的圆,然后得意地看向了郑经。

        这还真是把郑经小小地难住了一下下。

        为啥?

        因为他刚才确实是取巧了。

        在没有角度和圆角尺支持的情况下,他来把圆等分为五份,自然只能采用圆内切正五边形的精确算法,d:r=1.1756这一数值来对圆进行划分。

        而为了便于心算,他也确实将圆的半径设定为了五寸。

        现在问题来了。

        在这个时代,根本就不存在阿拉伯数字这一概念,而小鲁所画的这个圆,半径又是很随意的,因此他想要将这个圆五等分,就得先量出圆的半径,然后再乘以1.1756,才能算出正五边形的边长。

        两个带小数点的多位数字,这让他怎么去心算?

        看着脸上还有点得意洋洋的小鲁,他有点犯难了。

        要知道,在这个时代,虽然早已有了九九乘法口诀,但数字却是以汉字来计的,比如说小鲁刚才所画的圆半径4.58寸,会记成肆寸伍分捌。

        还有,多位数乘法的计算,要么就是极为古老的,也极为复杂的算筹记数法,要么就是直到十五世纪后,由西方传入的名为“铺地锦”的竖式算法。

        这两样,都极为复杂不说,他还不怎么熟悉。

        这可如何是好?

        非得逼我把阿拉伯数字给暴露出来?

        他犯难地看了看小鲁,又为难地看了看顾倾城,小小地纠结了一下。

        把阿拉伯数字给暴露出来倒不是啥大问题,反正他的《算术》一出,迟早会爆出来。

        可问题是,阿拉伯数字中的1到7,已经被他用在三绝谱法里了,而顾倾城也是见过三绝谱的,尽管他并不认识上面的那些符号。

        这就意味着,他的阿拉伯数字一用,他三绝公子的身份,也就暴露在了顾倾城面前。

        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啊!

        他郁闷地想道。

        可若是不暴露,有如何来面对此时小鲁的刁难呢?难不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眼睁睁看着自己把牛皮给吹破?

        算了,豁出去了!

        他一狠心,吩咐道:“拿纸和笔来。”

        没办法,三位加五位并且还带小数点的乘法,他不列算式是不可能准确算出来了。

        等笔和纸呈上来后,他没做任何犹豫,就开始在纸上鬼画符。

        “咦,老师,你这是在干嘛?这不是哆来咪发唆吗?你又在谱曲吗?可是不对啊!”

        让他痛心的是,他的好学生陈蒨武,一见到他自己把他所熟悉的三绝谱法唱名给写出来,就没什么顾忌了,直接把他隐瞒了很久的,三绝公子的秘密给当众爆了出来。

        唉,真不该让这个逆徒啥事都参与旁听啊!

        郑经忍不住一声叹息。

        他还没法怪他这个逆徒,要知道,就在前天晚上,他在跟德王爷协商如何让《华夏早报》来个开门红时,就已经被逼答应了,不再隐瞒他三绝公子的身份。

        只不过……

        “先生,这……不是三绝谱法吗?难不成你就是……三绝公子?”

        不出他所料,顾倾城立即就把眼睛瞪得圆圆地盯住了他,难以置信地问道。

        真的暴露了!

        郑经立即就厚着脸皮哈哈一笑:“哈哈,倾城兄,终于被你发现了。”

        顾倾城:“……”

        天哪,我四处寻三绝公子不得,没想到他竟然一直就在我身边!

        这未免也隐瞒得太好了一点吧!

        还有,隐瞒了大家这么久,怎么可以如此厚颜无耻地说出来呢?

        他一时呆滞了。

        此时的他,既在抱怨郑经的厚颜无耻,也在痛恨自己的后知后觉。

        他发现,自己的神经确实也是太大条了一点,其实细细一回想,此事早已露出了端倪。

        试问,在船上时,一个单单擅长曲律的士子,又怎么可能让德王妃另眼相看,单独留在了楼船的二层呢?

        又问,浪之先生明明给他们讲过诗词之道,他怎么就没把他往三绝公子的身份上去想呢?

        怪就只能怪,在他们心里,能写出那么绝的诗词的,一定是成名之士匿名而为,而郑经又实在太过于年轻不说,之前还没有任何诗词见诸于世,被广为流传。

        一时间,心情复杂的他,还真不知该说啥了。

        同样极为震惊的还有那帮工匠。

        天哪,原来东家竟然就是大名鼎鼎的三绝公子!

        若问过去这段时间,坊间最火的消息是什么,豫州的花魁大赛,还有神秘的三绝公子,以及他的那两首绝世之作,必定是其中之一。

        不管是富贵之家,还是市井百姓,不知三绝公子之名的极为罕见,要不是无人得知他的真实身份,估计**第一才子之名,早已易人了。

        而现在,大家却发现,被大家当成谈资谈了很久的三绝公子,竟然就是他们的东家,这怎能不让他们惊讶?

        于是乎,他们也呆呆地看向了这位堪称无所不能的东家,看着他继续若无其事地鬼画符。

        这乱七八糟的符号,真能解决小鲁所出的难题?

        同时,他们也对此颇感好奇。

        当然,也有幸灾乐祸的,比如说此时的徐玄机,脸上就挂着一丝笑容,得意地打趣着郑经,心说:

        让你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