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210章 风云际会

第210章 风云际会

        有陈管事在,办学场地的事情倒是好解决,到了南城之后,他径直把大家带到了南城最大的一家牙行,而他把德王府管事的身份一亮,牙行的掌柜就亲自带着牙人屁颠屁颠地围了上来,跟郑经介绍起南城的房屋行情来。

        不得不说,在这个贫富分化极大的时代,房屋的价格也是天差地别。

        打个比方说,郑经现在书局的那栋位于城内最为繁华地带的大宅子,价值起码在千万钱,也就是一万两银子以上。

        而在出了内城之外的南城这边,一栋占地一亩左右的普通民宅,价格也就几十万钱,也就是相当于几百两银子,假如是南城边缘的茅屋之类的,那就更便宜,十几两银子就能买到一套还带篱笆院子的。

        价格便宜得让郑经咂舌。

        不过想想也是,但凡是富人,肯定是一股脑地往内城挤,南城这种人群混杂之地,一般都看不上,这样一来,除了那些临街的商铺会稍稍贵上一点以外,住宅之类的自然就便宜上了许多。

        那就没啥好说的了,反正郑经暂时又没打算开店做生意,因此他干脆跳过了商业区,把目标定向了那种带高墙的大宅院。

        符合他要求的宅子也有很多。

        便宜点的,占地两三亩,房屋十来间,价格百万钱,也就是千两银子左右。

        最贵的,占地七八亩,房屋几十间,还带简易园林,位置还临近内城,价格也才三百万钱,也就是三千两银子左右。

        便宜得实在是让他震惊。

        当初在豫州时,他还以为,在会宁这种寸土寸金之地,若是没有稳定的收益来源,安家对他来说是个大问题,可现在他却发现,自己是大错特错。

        别的先不说,就凭他在醉香楼通过花魁大赛所挣到的那两千两银子,就足以够他在南城这边买上一套品质还算不错的大宅院了。

        至于对现在的他来说……

        买买买!

        因为诸糅真人说这天下即将大乱的缘故,他原本是没打算在会宁置业了的,包括办学的场地,也打算是租赁,可现在一看房价竟然这么便宜,干脆又改主意了。

        毕竟租下来的不能随便动,而自己买下来的则想怎么改就怎么改,于是在牙人带着看了一圈之后,干脆把最大最贵,也是位置最好的那一套给定了下来。

        经陈管事一番讨价还价之后,最终的价格为两千八百两银子。

        办学场地的事就此顺利解决。

        就算郑经真打算把工匠房也搬这边来,这么大的地方,也足以容得下不说,甚至还可以住进不少人,比如说宋财、小鲁他们这些在会宁并无住所之人。

        当然,买下来还只是开始,接下来还得安排人进行打扫、修缮一番才能正式投入使用。

        不过郑经也不急,他有的是时间。

        在把收尾的工作交给陈管事之后,他又带着宋财、徐玄机回书局。

        这事情一解决,郑经的心情又再次放松,也因此又有了勾搭徐玄机的心思,于是他又开口了:“玄机啊,这次回去,师父她老人家身体还好吧?”

        徐玄机:“……”

        啊呸!

        那是我师父,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凭什么也叫她师父?

        再说……

        “哼……我师父她很老吗?”

        徐玄机又是一声冷哼。

        在郑经面前,她还真是一点好脸色都不打算给,只不过这种一点都不冷的冷哼在郑经听来,却更像是打情骂俏,于是他嬉皮笑脸地回道:“当然不老啊,我第一次见她,还以为是你师姐呢,不过她好歹是国师大人嘛,我必须得对她表示尊敬啊!”

        这下听得徐玄机算是舒坦了,总算没有继续怼他。

        还是那么个理,女人嘛,多少都会有些口是心非,像徐玄机这种性格,若是对你没感觉,那她的反应就是直接不搭理你,而一旦搭理你,那么就算故意给你脸色看,或者找你的茬,也只是一种表达方式而已,你只需嘴巴甜一点,态度软一点,她的态度也会转变。

        现在的徐玄机就是,郑经这一服软,她就还真有事要跟郑经说了。

        “师父说了,印道藏的事,她已经跟师伯联系了,师伯准备让留之师兄过来,到时你具体跟留之师兄谈。”

        憋了很久之后,她终于把一则重要的正事转告给了郑经。

        这是看在郑经准备办学做善事的份上,否则的话,她可能还会憋一憋,直到等到一个她愿意搭理郑经的机会。

        这对郑经来说,确实是一则相当重要的消息,因为这意味着,他通过道家薅富人羊毛的想法已基本可以落实了,也意味着,在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他都用不着没稳定收益来源而发愁,更意味着,假如他还有什么想法,完全可以放心大胆去干了。

        “这么快?”

        喜悦之下,他适当地表示出了他的惊讶。

        而徐玄机则是骄傲地扬了扬头,又不打算再搭理他。

        眼看气氛又将冷下来,一直在一边听着的宋财却憋不住了,忍不住问起了郑经:“浪之兄,玄机姑娘所说的留之师兄,是昔日的大夏国第一才子,阮留之阮先生吗?”

        也莫怪他憋不住。

        要知道,刚才郑经的那一句国师大人,就让他意识到,原来这个美貌的道姑,来头竟然也是那么的大,要不是徐玄机就在场,他都已经憋不住想问了。

        而徐玄机刚才的这一句,则更是印证了他的猜测。

        阮留之,当年有名的大夏国第一才子,后因仕途失意归了道家,但他在士人心目中的名声,却并没有因此而销声匿迹。

        正如席希明、顾倾城等人,一到涡阳,就想去会会他那般。

        “正是。”

        郑经印证了他的猜测。

        而这一印证,又给了宋财极大的冲击,他呆滞了一下后,忍不住感慨道:“哇,阮留之阮先生,卢勋卢大人,还有颜妈妈,这可都是十多年前的风云人物啊,现在又要相聚会宁,来一个风云际会了吗?”

        他这么一说,郑经也是一愣。

        好像是哦。

        阮留之,当年的大夏国第一才子。

        卢勋,当年的探花郎。

        颜月月,当年会宁花魁大赛的花妖,红遍会宁七八年。

        这三人,确实算得上是十多年前会宁的风云人物,现如今,都将来到会宁,出现在自己身边,这不是风云际会是什么?

        如此看来,我的魅力还真是不小啊!

        他忍不住沾沾自喜地想道。

        而徐玄机的反应却是……

        颜妈妈?

        是指豫州醉香楼那位风韵犹存,一直跟登徒子眉来眼去的颜月月?她也要来会宁了?

        她立即冷哼了一声。

        ——————————

        ps:凌晨应该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