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209章 郑大善人

第209章 郑大善人

        徐玄机又来了。

        在国师府住了一晚之后,她带着师父的嘱托,又一次来到了书局,准备长呆这里来与郑经为伍。

        她一进书局,便看到……

        咦,这不是在豫州时,成天跟在登徒子屁股后面的那士子吗?怎么突然也来会宁了?

        她的视线停留在了宋财身上。

        至于郑经,则被她无视了。

        无视的原因,自然是师父竟然跟她说,让她适当接受登徒子三妻四妾的想法,毕竟她年龄也不算小了,而登徒子这样的男人,天底下都很难再碰上第二个。

        对于这一点,她暂时还难以接受,因此她采取的策略,那就是继续不搭理他,能不跟他说话就尽量不说话。

        换句后世的话来说,这叫鸵鸟战术。

        而郑经却不管那么多,一看到身上还背着一个包裹的徐玄机,他立即就笑脸相迎:“玄机啊,回来了啊。”

        徐玄机还是不搭理他。

        郑经却又继续说道:“你回来得正好,先把东西放下,陪我们出去一趟。”

        “干嘛?”

        这下徐玄机不得不没好气地接话了。

        “我准备办学了,想去南城看看,能不能找到合适的地方。”

        郑经还是不以为意,说出了他的用意。

        在这个时代,想要从零开始把学给办起来还真是不容易,到目前为止,郑经也就只有一个相对较为明确的想法,外加一个已愿意替他承担起此事的宋财,除此之外,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去解决。

        比如说办学的场地。

        接下来,他准备去解决的就是这一问题。

        他现有的这栋宅子虽然够大,但没道理把啥都往这里堆,因此,场地的问题还得另行解决,甚至有可能的话,他连工匠房都想搬出去,这里仅用来当成办报用的办公场地。

        因此,他准备先去解决场地的问题。

        理想的地点已经有了,那就是他去过一趟的南城,毕竟是工匠集中区,真要想把工匠房给搬出去的话,还是去那边合适。

        再说,那里还是平民百姓的集中居住地,这跟他办学准备招收平民子弟的定位也很吻合。

        一听说郑经竟然这么快就打算办学了,徐玄机倒是暗暗吃了一惊。

        这家伙,竟然又打算折腾新的事情了?

        毕竟办学这事,之前郑经跟任何人都没透露过,因此徐玄机哪怕他早早就立了让天下人都读得起书的大志,但她还是没想到,他竟然要亲自办学,而且动作还这么快。

        如此看来,这家伙倒也算是一个言出必行之人嘛!

        她又暗暗给了郑经一个相对正面的评价。

        说实在的,之前看到郑经把《三字经》的价格定那么高,并因此敛了大把钱财,她曾一度怀疑,这家伙说让天下人都读得起书这一意愿,是不是只是一借口,真实目的其实是帮自己敛财。

        因此,当郑经说自己准备办学了时,她倒是来了兴致,于是快速把自己的换洗衣物放了下来,默默地跟上了郑经。

        一起跟着郑经出门的自然还有宋财,以及陈管事。

        宋财就不必说了,未来的他即将担任首任校长的职位,因此物色办学场地的事,自然得带上他。

        至于带陈管事的理由,则是怎样才能在南城找到合适的场地,只有他才真正熟悉。

        “浪之兄,这学你到底打算怎么个办法?”

        在路上,已开始进入角色的宋财主动问道。

        此时的他,其实又很好奇,为啥之前在豫州时跟德王妃一家寸步不离的这个美貌道姑,竟然也出现在了郑经身边,并且似乎还住在了书局里……

        只不过这名为玄机的美貌道姑摆明了一副不搭理人的样子,他也不好问,只好打破了沉默,把话题又扯回了办学的事上。

        “一开始,咱们就收两类人吧,第一类,稍稍识点字的年轻工匠,平民百姓家的伶俐小童……”

        郑经也利用这一机会详细说起了自己的具体想法。

        因为他办学的目的是为了自己培养工匠人才,那他的招生目标也很明确,一是识字的年轻工匠,而是平民百姓家的适龄少年。

        招前者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招过来之后,简单教教他们基本的数理化常识之后,就可以学以致用,边学边帮他干工匠活。

        而招后者,则是在为将来做长远的准备,把那些适龄少年招过来后,得识字和格物致知一起教,按照他的要求精心去培养,以图能从中培养出一些创造力的技术人才出来。

        这可是实实在在地准备做慈善。

        要知道,在这个时代,平民百姓家的子弟可不是成天游手好闲的,假如读不起书的话,那就得帮家里去干活,或者送去商行、工匠房学手艺之类的,以帮家里分担生活的压力。

        因此,就算他想办学,哪怕免学费包吃之类的,也未必会有老百姓肯将自家子女送过来。

        那怎么办?

        没办法,只有在免学费包吃的基础上,再象征性地发点薪水,比如说每个人每个月发个五百文之类的,比商行或工匠房的学徒待遇还要稍稍好上那么一丢丢。

        教人学文化,还得发工资,这不是做慈善是什么?

        至于招年轻工匠就更是不必说了,工资的话,起码月薪得一两银子起步,否则的话,根本就不可能有人愿意来。

        也好在他并不打算多招,也好在现在他已经有了相对还算可观的稳定收入来源,否则的话,这学这么办下去,他迟早得破产。

        尽管有点肉疼,但他还是跟宋财分享起他的想法来。

        “浪之兄高义,我深表佩服。”

        宋财听了之后,立即就停了下来,恭恭敬敬地向他行了个拱手礼。

        很显然,他也没想到,为了办这个学,郑经竟然打算大把大把地往里面贴银子,这样的义举,就算是那些财力雄厚的世家,也很少有人会这么去做。

        包括家境还算殷实的他自己家,若是让他们贴钱给平民百姓家子弟去上学,估计他父母也不会同意。

        这样的义举,他自己做不到,所以他只能在礼节上来表示钦佩。

        毕竟他也是读书人,也受过儒家仁义思想的熏陶。

        此时此刻,他已经把郑经当成郑大善人了。

        哼,算你还有点良心!

        此时的徐玄机也忍不住又暗暗给了他一个相对较好的评价。

        从出身上来说,她其实跟郑经也有点类似,那就是从小就是孤儿,甚至于她比郑经更惨,连亲生父母在哪都不知道,若不是被师父收留,估计会活得很凄惨。

        因此在内心里,她对平民百姓是极富同情心的,现在一听说郑经竟然打算贴钱去给平民百姓子弟上学的机会,自然立即就给了他一个好评。

        只可惜是个登徒子!

        但她立即又腹诽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