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205章 欲练神功,必先自宫

第205章 欲练神功,必先自宫

        狐媚姐姐竟然真要来了!

        这一消息对郑经来说,确实颇感意外,这让他忍不住想,那姐姐要是来了,自己这里到底会是何等的鸡飞狗跳。

        说实在的,自穿越以来,他觉得自己面对任何人,都能做到游刃有余,唯有在面对颜月月时,会时不时有头疼的感觉。

        之所以头疼,不用说,是因为自己内心的欲望。

        不过从办报的角度来说,真要是由颜月月来负责醉香楼跟这边的对接,那倒确实是省事了很多,毕竟人一熟,就什么事都好说。

        因此,在惊讶过后,他立即又收敛起了心思,继续跟德王爷商讨起办报的具体事务来。

        在确定了人员安排和对接的事情之后,接下来要探讨的,便是如何让《华夏日报》一炮而红的事了。

        “浪之,你说,如何才能做到让咱这《华夏早报》一出,就能达到洛阳纸贵的效果?”

        话题还是由更为心切的德王爷发起的。

        郑经顿时就无语了。

        他忍不住心想,你这期望值是不是也太高了一点?

        所谓的洛阳纸贵,涉及到一个典故,那就是西晋时期的文学家左思。

        据传,左思小时候极为顽劣,并不爱读书,是出了名的没出息,连他父亲都认为,这孩子没救了。

        可左思长大之后,却开始奋发图强,坚持不懈地发奋读书,终于成为一位学识渊博的人,文章也写得非常好。

        在看了东汉班固写的《两都赋》和张衡写的《两京赋》之后,他有了灵感,于是花了近十年时间,依据事实和历史的发展,写出了一篇《三都赋》,把三国时魏都邺城、蜀都成都、吴都南京写入赋中。

        只可惜因他小时候给大家所形成的刻板印象,当他把这篇《三都赋》给那些学问高深人士看时,那些学问高深人士根本就不稀罕看,并且在言语之间还充满了鄙视。

        意思是以左思之才,竟然妄想跟班固和张衡去比,简直就是异想天开。

        也好在当时还有着一位著名文学家,身为当时大司空的张华,张华在细细读了他的《三都赋》之后,颇为震惊,于是给予了极高的评价,将它推荐了出去。

        这一下,《三都赋》身价倍增,竟引得富家子弟抢购纸张,“争相传写”,以至于形成“洛阳为之纸贵”之势。

        这就是洛阳纸贵的典故。

        现在德王爷竟然说,希望《华夏早报》的创刊号一出,就能有媲美洛阳纸贵的效果,这期望值是不是太高了一点?

        “王爷,咱能不能不要这么急于求成?”

        郑经不得不委婉地劝说道。

        德王爷却不以为然地回道:“怕啥?之所以洛阳纸贵,不就因为一个左思吗?论才华,那左思能与你郑浪之相比?你随便写点东西,我再找人推一推,不就能会宁纸贵了!”

        这理由极为的强大。

        强大得郑经都一时之间该如何来反驳了。

        让我来跟左思比才华?

        我哪里能比得过他啊!

        我是剽窃者好吧!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正因为他是剽窃者,因此他所表现出来的才华,跟左思相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毕竟他是集历史大成者。

        只是这让他怎么去解释?

        于是他一时哑口无言。

        而听了半天,已迷迷糊糊地听明白了一些事的宋财,在一次接一次的震惊过后,开始慢慢恢复了神智,并且有了强烈的参与欲。

        “王爷说得对,论才华,那左思跟浪之兄根本就没得比,别的不说,只需他把三绝公子之名一亮,再作上一两首新诗,我敢保证绝对能会宁纸贵。”

        他终于壮着胆子出声了。

        德王爷听了眼前一亮,立即赞同道:“对啊,你所写的那些诗,除了《青玉案·魁首》和《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之外,不都还没流传出去吗?咱们只需要把你的那些新诗往报上一登,绝对能大火。”

        他的赞同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要知道,三绝公子的名声,就是从醉香楼传出去的,但自从豫州花魁大赛之后,已声名远扬的三绝公子既不见真人,也不见新作,结果弄得,德王爷偶尔去一趟醉香楼,熟悉的人一逮到他就问,三绝公子到底是何方神圣,可有新作出来?

        这是可以理解的。

        毕竟三绝公子之所以名扬天下,就是因为帮醉香楼的苏窍窍写词勇夺花魁,而在此之后,他所创的三绝谱法,又只在醉香楼里独家演奏,那大家好奇之下,不找德王爷一家打听还能找谁?

        事情往往就是这样的,越是藏着掖着,就越是能引起大家的好奇。

        而对德王爷而言,他巴不得三绝公子这一秘密永远不会泄露出去,好人他一个人来薅羊毛,但那很显然是不可能的是,因此权衡之后,他觉得,还不如以三绝公子新作来做噱头,让《华夏早报》一推就火。

        他立即就说道:“那就这么定了,你的那些新诗,除了《青玉案》和《水调歌头》之外,咱每期刊登个一两首,全部把它们给登出去,我再找几位名家来点评一番,绝对能火。”

        “哦,对了,卢勋马上就要进京了,接下来应该会担任会宁府尹,这第一期,我就找他来点评,以他的名气,应该是够资格了。”

        他立即又补充了一句。

        并且不惜爆出了一记猛料。

        作为当今圣上的亲弟弟,他确实比别人要信息灵通,比如说他知道,这次朝廷大调整,将会对朝中很多关键位置来上一轮大换血,把有真才实学,但却没有世家背景的人给换上来。

        其中,极为关键的会宁府尹位置,人选基本已成定局,那就是他的至交好友卢勋。

        在德王爷看来,一旦卢勋也到了会宁,这报社的实力自然就更强了,比如说是不是让卢勋来个名家杂谈,或点评一下某某文章某某观点,势必会造成相当大的影响力,因此他没将太多顾忌,就把这一消息爆给了郑经。

        毕竟在他看来,郑经已经算得上是自己人。

        郑经又楞了一下。

        泗州刺史卢勋要来会宁当府尹?

        这级别升得够快的啊!

        这让他又忍不住想起了在泗州的那一晚,卢勋所赠予他的那幅字,还有他的那一句:“那就好,有缘的话,咱们会宁再见。”

        没想到这么快就又见面了!

        相比颜月月的即将到来让他稍感担忧,卢勋的到来却是让他暗暗一喜,因为这对他来说,又意味着多了一条粗大腿可抱。

        会宁府尹,相当于后世的首都主官,正三品的存在!

        这大腿确实够粗。

        而且还是现管。

        不过在眼前来说,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不管是德王爷还是宋财,都在打他的主意了,打算利用他三绝公子的名声,来上一波会宁纸贵。

        真要这么弄的话,那自己三绝公子的秘密还能保留得住?

        为了办个报纸,得把自己给奉献出去,这算不算是欲练神功必先自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