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204章 真要来了

第204章 真要来了

        晚餐之后,该谈正事了。

        照例,又是顾倾城告辞先走,而德王爷又留了下来,因为他还要跟郑经协商办报的事。

        不过在谈正事之前,他还在考虑另一件事情,那就是要不要先把郑经欠他的一首诗要到。

        就好比郑经已经摸清了他的脾性,不把他当王爷了那样,他也算是摸清了郑经的脾性,他知道,郑经啥都好商量,唯有让他写诗这一点,他比他还能赖,这事他要是不上点手段,那诗他一时半会是别想要到了。

        还是必须得要诗才行!

        他原本想着,借着向郑经炫耀太后赏赐的机会来达成这一目的的,只可惜被宋财给打断了,因此他只能另想法子,那就是拿办报的事来要挟。

        要知道,为了拉太子爷下水,为《华夏早报》长期提供稳定可靠的新闻素材,他可是贴进去了两万两银子,银子的事他没打算提,可这诗他得要到才不算亏。

        “这事咱们是不是找个清净的地方谈?”

        因为是先要诗,因此他看了一眼看似有点呆头呆脑的宋财,暗示郑经道。

        这是为了避免泄露郑经三绝公子的身份。

        不想冷落宋财的郑经却回道:“没事,都是自己人,就在这谈吧。”

        不知情的德王爷不得不又暗示道:“你是不是还欠我点什么?”

        “哦,你说那个啊,你直说就好了,三绝公子就是我的事,玉杰兄一开始就知道,当初还是他引荐我去醉香楼的。”

        郑经立即明白了德王爷的意思,笑着回道。

        德王爷:“……”

        原来弄了半天,我白替你担心了!

        然后他又讶异地看了宋财一眼,心想,原来是你带郑浪之去醉香楼,才有了三绝公子的啊,看来你并没有现在看起来的那么呆嘛!

        因此,他对宋财的观感又稍稍好了那么一丢丢。

        但这不是现在的重点,现在的重点是要诗。

        于是他眼睛一瞪:“那你说写不写嘛?不写的话,这事我暂时就不跟你谈了。”

        他开始要挟起郑经来了。

        没办法,因为他知道,郑经所谓的没灵感,全都是瞎扯淡,不上点手段,就治不了他。

        “哈哈,写,必须写,我那忧心事一解决,这灵感立即就来了,现在就给你写。”

        郑经自然是见风使舵。

        对他而言,他就是好诗词的搬运工,因此这事原本就对他没难度,现在已拖了德王爷一两天,拖得他都玩起手段来了,那就没必要再拖了,以免影响正事。

        于是乎,他很快又铺纸研墨挥毫。

        《庭院梨花》

        梨花淡白柳深青,柳絮飞时花满城。惆怅庭院一株雪,人生看得几清明。

        一首来自苏大词人的七言绝句《东栏梨花》,被他用庭院二字换掉了东栏,以更适合于他所处的环境,然后送给了德王爷。

        其实写梨花的佳句很多很多,只不过大部分诗词要么写离怨,要么写思念,并不适合送给一大男人。

        而这一首不同,既没有离怨也没有思念,而是通过纯粹的写景来抒情,将对人生的感悟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

        德王爷一下就看痴了。

        其实诗词这东西,每个人的观感是不一样的,用词华丽的诗词,人人都会称道叫好,但想让人称绝,那就得看诗词能不能引起个人的情感共鸣。

        对德王爷来说,他人生最大的遗憾是什么?

        就是身为王爷。

        王爷这身份,虽然可以让他把日子过得很悠闲,也很受人敬仰,但遗憾的是,就是不能插手朝政,让他有才也难有用武之地。

        对此,他既看得清楚,也引以为憾。

        但郑经现在所写的这首诗则告诉他,人生虽短促无常,但真正能看淡人生沉浮,看得清明的又有几个?

        这简直是写到他心里去了!

        至于用词之华丽,就更不必说了,好得几乎让他挑不出任何毛病来。

        “妙,妙,妙,看过浪之你这首梨花诗之后,别的咏梨花的诗词,在我眼里都是索然无味了。”

        他立即毫不吝啬地给了一个极高的评价。

        在他眼里,这首咏梨花的诗,已好过了写给太子爷的那首《过秦淮》,也好过了写给太后的那首《江南春》,简直可以跟《青玉案·魁首》及《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相提并论,堪称绝品。

        “满意就好,下次不要再来纠缠我了啊,我的诗词都被你弄枯竭了,再被你纠缠下去,我都快变成才尽的江郎了。”

        郑经却拽拽地回了他这么一句。

        这又差点把德王爷弄得没脾气。

        不过想想也是,因为三绝公子之名没外泄,现在以三绝公子为名所写的诗词,几乎全部都跟他有关,包括花魁大赛的两首,也包括给太子爷和太后的两首,然后再加上他这一首。

        除了他一家以外,唯一占了便宜的,就是道家的诸糅真人。

        一想到这,他就忍不住乐呵了起来,开玩笑道:“呵呵呵,既然如此,你三绝公子之名,永远也不外泄得了,那样就只有我来问你要诗。”

        “你想得美。”

        郑经立即又回怼了他一句。

        已心满意足的德王爷立即就转移话题道:“谈正事谈正事。”

        确实该谈正事了。

        按照他之前跟郑经所协商的,《华夏早报》的内容主要将由以下几部分构成:时事新闻、社会新闻、时事评论、诗词歌赋、名家杂谈等,准备将新闻、文学文化、思想来个一锅烩。

        现如今,随着太子爷的下场,时事新闻那一块的信息来源已解决,社会新闻的信息来源这一块,其实利用醉香楼的情报渠道就可以收集个七七八八,这最为关键的两部分一解决,那其它的内容版块,则可以慢慢解决。

        因此他现在要跟郑经谈的,一是人员对接与分配的问题,二是如何如何将报纸一创刊就立即打出名号,让其极具影响力与销路的问题。

        他很快就跟郑经一点一点地协商起来。

        他先问道:“跟朝廷对接这事,你看交给谁负责比较好?”

        郑经则回道:“这一块就交给希明兄,我已经跟他说过了。”

        德王爷立即就认可地点了点头。

        确实,席希明作为御史中丞之子,从身份上来说,跟秘书省那些官吏打起交道来确实是有优势的,可以省去很多麻烦。

        那接下来就是跟醉香楼对接的事了。

        “那醉香楼这一块,王妃说,就把颜月月从豫州那边叫过来,你安排人跟她对接吧,反正她在豫州那边已没啥事了。”

        他抢先把德王妃所做的一项安排给爆了出来。

        郑经:“……”

        他心想,我今天才收到狐媚姐姐的信,说要来会宁找我要债,你晚上就说,要把她从豫州调过来,这未免也太巧了一点吧?

        这是要考验我的定力吗?

        他立即又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