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203章 进了大观园的送财小童子

第203章 进了大观园的送财小童子

        长途跋涉后自然是舟车劳顿,此时若是能洗上一个热水澡,确实是一件挺惬意的事情,只不过宋财在舒服地泡着热水澡时,脑子里却一直在琢磨,在过去的这些天里,在浪之兄上到底又发生了些什么?

        这确实是一个让他极感兴趣的问题。

        要知道,他之所以突然离开豫州来会宁,尽管有来为郑经通风报信的成分,但更本质的原因在于,跟着郑经参加了一次豫州花魁大赛之后,他突然发现,豫州那种闲散的日子对他来说已经不香了。

        可到了之后他却又发现,事情还是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为了换取浪之兄的三绝谱法的独家使用权,德王府竟然把这么大一栋宅子加书局给了浪之兄!

        好吧,他承认,浪之兄的三绝谱法确实有价值,他来之前,豫州那边的醉香楼,就凭浪之兄的新曲,生意已经好到了一座难求,相比之下,包括清风楼在内的其它青楼的生意,比平时起码已差了两三成。

        因此这只能证明德王妃不差钱又有眼光。

        可问题是,为啥顾倾城还有德王府家郡主小王爷都在这?并且顾倾城还称浪之兄为先生?

        那可是大名鼎鼎的江南第一才子啊!

        还有,浪之兄又是怎么把郑氏的问题给解决的?

        这些疑惑,让他这个洗尘澡都洗得不安心了,在匆忙把自己洗了一下之后,他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就急忙往外冲,想去找浪之兄好好问上一番。

        可他出去之后,又一则消息惊到了他。

        德王爷来了!

        是的,德王爷来了,带着一大堆太后赏赐给郑经的东西,比如说二百两金子,绫罗绸缎,文房四宝之类的,东西多得让德王爷自己都有些妒忌。

        一首诗竟然能换来这么多赏赐?

        未免也太大方了一点吧!

        不过德王爷知道,太后之所以对郑经如此大方,一共有三层原因,一是郑经的字和诗确实深受她喜欢,二是因为他蒨武老师身份的缘故,三是因为他的新型印刷术,帮她最心爱的孙子,也就是陈仲平,在皇上面前露了脸。

        太后的赏赐越丰厚,德王爷也越有面子,因此他在出了宫之后,连家都没回,又直接带着赏赐来书局了,反正他还得跟郑经聊办报的事。

        在付出了两万两银子的代价,成功把太子爷也拉下水之后,对于办报这事,德王爷比郑经还积极了,有点迫不及待地想即刻就把报纸给办出来。

        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对德王爷来说,报纸一旦办起来,不仅意味着新的收益,还意味着他的人生又有了新的价值。

        其实后面一点更为重要。

        要知道,对于那些闲得蛋疼的人来说,有的人的闲,是因为懒,而还有的人,则是迫于无奈。

        德王爷就属于后一种。

        作为一个自认为也算是才华横溢的人,王爷的身份却反而成为了他的掣肘,上,不能当皇上,下,不能去朝中为官,而生意上的事,又有损他读书人的名声,这么一来,弄得他的人生除了诗词歌赋以外,就没有了别的目标。

        现在却是有了。

        办报,既能给他的才华用武之地,又对大夏朝和百姓都极具重要意义,因此他当然希望尽快把它给搞起来,以免还被太后说他整天游手好闲,没出息。

        于是乎,一出宫,他就干脆带着太后的赏赐直奔书局而来,反正那个家他还想继续躲滋扰客。

        只是这么一来,又把宋财给惊到了。

        当他下到楼下时,书局里的仆役正在不断地往厅堂里搬东西,而德王爷则站在那里向郑经炫耀:“怎么样,我说了太后不会亏待你的吧!”

        太后所赏赐的这些,也确实够德王爷炫耀一番的了,别的不说,光是赏赐的那些绸缎布匹,如果用去做衣服的话,估计郑经一辈子也穿不完。

        而最值得一提的,则是极为珍贵的张永纸,保守估计,若只是用这些字来写字画画的话,估计郑经用上个十来年也未必用得完。

        刚走到门口的宋财一下就听懵了。

        啥?

        太后?

        我没听错吧?

        他一下又听懵了,呆呆地看着厅堂之内那位锦衣玉袍高冠气势不凡的中年男子,一时间不知进退。

        也好在正对着门口的郑经看到了他,立即就招呼道:“玉杰兄,你洗完啦?没事,进来吧。”

        宋财这才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来到了郑经身边。

        “这位是德王爷。”

        郑经又看似随意地介绍道。

        宋财一下又懵了。

        啥?

        德王爷?

        尽管已经预料到,他眼前的这位身份必定不凡,可他还是没想到,之前正在郑经面前邀功的,竟然是大名鼎鼎的德王爷!

        天哪,又是太后又是德王爷的,在离开豫州之后,到底在浪之兄身上发生了啥?

        他又一次呆滞了。

        要知道,之前郑经说郑氏的问题已解决,而顾倾城和郡主小王爷都在这里时,就已经够让他惊讶的了,可现在,也就洗了个澡的功夫,竟然又扯进了太后和德王爷。

        最为关键的是,现在看郑经和德王爷之间的关系,似乎随意得很,根本就不像普通士子对王爷,在郑经身上,他没有看到半点敬畏之心。

        为什么会这样?

        这弄得他一时间又反应不过来,呆滞了好一阵子后,才慌忙行礼:“豫州学子宋财见过王爷。”

        “免礼。”

        德王爷很随意地挥了挥手。

        此时的他,可没功夫去搭理一既没名气也不认识的普通士子。

        不仅如此,宋财的到来,还打断了他炫耀的兴致,这让他稍稍有些懊恼,于是他又朝郑经说:“算了,一会再跟你说吧,饭好了吗?我饿了。”

        郑经却是没心没肺地调侃道:“又要拖家带口在我这蹭饭啊?这么蹭下去,我迟早会被你蹭成穷光蛋。”

        德王爷:“……”

        当着外人的面,也这么不给我面子,过分了啊!

        炫耀不成,反被郑经调侃了一句的他又一次被弄得没脾气了,只能回怼说:“呵,饭都不给吃,难不成你想让我白当那报纸的总编不成?”

        无奈之下,他只能又把另一件事稍稍透露出了些许来。

        郑经立即又变脸道:“哟哟哟,原来是总编大人驾到,那必须好酒好菜招待。”

        ……

        这一幕,可是又把宋财给整蒙圈了。

        天哪,浪之兄怎么在德王爷面前那么随便?他竟然连王爷都敢调侃?

        还有,报纸、总编又是咋回事。

        此时的他,就如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样,被彻底弄得没了方向。

        他清楚地记得,当初在豫州时,浪之兄在面对德王妃时,可是不敢这么放肆,那怎么一到会宁,整个人都变了呢?

        他有所不知的是,郑经之所以这么随便,有一个极为重要原因,那就是因为合作办报的缘故,以后德王爷会经常出现在书局,因此他可不希望因为德王爷的身份,结果把大家都搞得不自在。

        所以他是故意这么随便的。

        反正他已摸透了,德王爷自己也不介意这些繁文缛节。

        可问题是宋财并不知晓这一点。

        因此,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他稀里糊涂地被郑经拉上了饭桌,跟着德王爷一家,顾倾城,以及从醉香楼归来的郑书笙吃喝了起来。

        因为是特地为他准备的接风宴,所以吃的确实是好酒好菜,并且能跟德王爷同桌,也算是他一辈子都难以遇上的荣幸,可宋财却吃得有点食不知味。

        他被惊到了。

        有点放不开。

        只不过他没想到的是,更惊人的还在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