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200章 承负的威力

第200章 承负的威力

        就在郑衍来见郑经时,德王爷又一次进宫了。

        之所以进宫,有两件事。

        第一件,就是去给太后送那幅已装裱好的字。

        第二件,则是德王妃提议的,让他去宫里找找太子爷,谈一谈办报的事。

        对于跟郑经联手办报,德王妃自然是不会反对的,并且对郑经所提的条件也极为满意,唯有一点,那就是天下事的信息来源问题。

        毕竟德王爷是一个不插手朝中之事的闲散王爷,而现在若是想从朝中获取消息的话,德王爷自己出面并不合适,最后能再拉上一人来分担风险。

        这种事,找太后不合适,找当今圣上跟不合适,最为合适的,还是太子爷陈仲平,有了这叔侄二人来联手,那再大的风险也能抗。

        至于圣上那边,等报纸办出了一定的成效和影响力,再告知他也不迟。

        不得不说,在虑事周密方面,德王妃确实不输给大多数男子,连德王爷自己都深表认同。

        就这样,他又一次先来到孙太后宫中。

        与上一次挨训相比,这一次,孙太后对他的态度可是好多了,一见面,就捧着那幅已装裱好的字爱不释手地说:“啧啧啧,这郑浪之的字和诗,果然了得!”

        其实郑经所写给太后的这首《江南春》,德王爷早就把它给抄写了一遍,早早地送到了太后手里,而现在太后拿到这副笔舞龙蛇的字之后,还是忍不住又赞叹了一遍。

        趁着太后开心,德王爷立马说道:“娘亲你还有所不知,这郑浪之的字和诗好是好,但想得到却是极为不易,上次是仲平一起跟我去的,他一看了也想要,你知道结果咋样吗?”

        接下来,他把陈仲平被讹的事,当成笑谈给孙太后绘声绘色地讲了一遍。

        这可是让孙太后听了之后,笑了个花枝招展。

        “哈哈哈,仲平那孩子,非得冒出什么王公子,这下倒好,被讹了吧!”

        她先幸灾乐祸了一通。

        很显然,在她眼里,两万两银子也仅仅只是笑谈,因为这样一对比,就更显得郑浪之对她的恭敬了。

        但她紧接着又说道:“其实说起来,仲平也不亏,你还不知道,今天早朝,仲平已把那新型印刷术当着满朝文武的面,献给了他的父皇伯宗,伯宗一高兴,大赏了他不说,还把整个秘书省的事务都划给了他去管,这下他也算是有用武之地了。”

        一记猛料就这么被孙太后给爆了出来。

        毕竟是太后,朝中所发生的事,第一时间就有太监报来她这里,好让她开心或解闷。

        她也确实开心,不管是当今圣上,还是太子仲平,都是她自家人,现在仲平得好处了,她自然得说出来跟小儿子分享一下。

        这也是她今天难得地没有训陈伯容的原因之一。

        德王爷一听,却也是暗暗窃喜。

        整个秘书省都划给太子爷去管了!

        这是不是一瞌睡就有人送枕头?

        要知道,接下来他就得找陈仲平协商办报之事,而秘书省,管的就是朝中奏报、文书起草、国史历法、经书典籍等事务,也就是说,办报所需的天下事,也已被划到了陈仲平名下。

        这是不是就是道家所说的承负?

        他又忍不住想道。

        早在德王妃回会宁之时,就跟他说过,诸糅真人曾郑重其事地建议,德王府应该跟郑浪之建立起承负关系,也正因为如此,德王爷也不把郑经当成外人,几乎是有求必应。

        现如今,这种承负关系似乎就被小小地应验了一把。

        陈仲平虽然冒充王公子被郑浪之讹,但却到手了新型印刷术,而新型印刷术又让陈仲平得到了圣上的赏赐,圣上的赏赐,又反过来能帮到他和郑浪之办报……

        这不是承负又是什么?

        换一个说法,按佛家的说法来,就叫因果。

        实在是太灵验了一点!

        德王爷忍不住感慨道。

        “那正好,我见见仲平去,得恭喜他一番。”

        他趁机向孙太后告退。

        之所以有些按捺不住,一是怕在太后身边呆久了,又得挨她的训斥,二是他还有正事去找太子爷。

        孙太后却说道:“去吧,见过他之后,再回来一趟,给那郑浪之把我的赏赐给带回去。”

        事实证明,他的担心是多余的,今天的孙太后不知有多开心。

        同样开心的还有太子爷陈仲平。

        甚至于比孙太后还开心。

        要知道,后世极为有名的三省六部制,是萌芽于汉代,最终在唐朝成型,而在这个时期,也已经有了雏形。

        按照职能划分,最为重要的自然是尚书省,下含吏部、殿中、祠部、五兵、都官、度官等六部,是整个朝廷的核心。

        再接下来就是中书省,主要管奏章、诏书、重要文书等。

        然后就是秘书省了,管朝中奏报、文书起草、国史历法、经书典籍等。

        从陈仲平的角度来说,尚书省他暂时是别想染指的,中书省肯定也得圣上亲管,因此把整个秘书省都划给他,实际上已经算得上是圣上在重点培养他的政务处理能力了。

        因此,相比那些金银珠宝之类的身外之物的赏赐,他最为看重的是这个。

        而与这一收获相比,被郑浪之讹去的那两万两银子根本就算不得什么了。

        也正因为如此,当德王爷来到太子府之后,他立即就满脸笑容地迎了上去,然后又迫不及待地分享起了今天早朝时所发生的事。

        重点当然是炫耀圣上已经把秘书省整个划给他管的消息。

        “那可得好好恭喜你了。”

        德王爷自然是假装才知道,先贺喜了一番。

        而还在兴头上的陈仲平也谦虚道:“说起来,这还得感谢皇叔您,若不是你带我去见那郑浪之,又怎会有今天的收获?”

        这一句,算是给了德王爷谈办报之事的借口。

        “不不不,这跟我干系不大,真要谢的话,你还得谢郑浪之,不过话说回来,还是道家说得有道理,这天道是有循环,善恶有承负的,还真是巧了,现如今那郑浪之又有了一个不错的想法,这次是他有求于你了。”

        他趁机又把道家的承负论搬了出来,正式开启了话题。

        “哦,是吗?怎么说?”

        太子的兴致立即又来了。

        只不过不是来自于郑经的新想法,而是有求于他几个字。

        尽管因为新型印刷术,他已得到了巨大的回报,可是作为太子爷,他对自己被郑浪之讹诈那事还耿耿于怀,因此,一听说郑浪之有求于他,立即就觉得,报复的机会来了。

        只可惜德王爷太熟知他的脾性了。

        “我先跟你说说道家承负论的神奇之处。”

        他并没有急于提办报的事,而是准备从道家的承负之说入手,以彻底消除太子爷想报复郑经的念头。

        “早在天静宫时,诸糅真人就跟你皇婶说,这郑浪之身负圣人之志,属于有大气运之人,让德王府尽量跟他建立承负关系,一开始我还不信,现在却是不得不信了。”

        “怎么说?”

        “比如说,在遇到他之前,醉香楼的生意始终被清风楼压了一头,弄得我们甚至连花魁大赛的魁首之位都不抱念想了,可一遇到他,那魁首之位不仅轻松到手,还让醉香楼的生意反过来稳压了清风楼一头,现在你皇婶已经乐得连觉都睡不着了。”

        德王爷先举出了一个例子,来证明郑经的大气运之说。

        这事也确实值得一提。

        要知道,德王府可是在郑经身上投入了不少,包括赠送书局,可是要论收获,那点投入就算不得什么了,别的不说,就说醉香楼的收益。

        会宁这边,郑经的新曲及三绝谱法、和弦技法一推,原本生意不如清风楼的醉香楼,立即就火了,天天是宾客盈门,收益已远超包括清风楼在内的其它青楼。

        而据消息说,豫州那边,因为苏窍窍夺花魁的关系,生意更是火得不行,完全可以用日进斗金来形容。

        这么一算,德王府花在郑经身上的那点投入,确实就算不得什么了。

        “那就恭喜皇叔了。”

        陈仲平立即也配合地说了一句。

        一听说醉香楼生意大火,他自然也是开心的,要知道,清风楼属于靖王爷的产业,也算得上是太子爷的心腹大患。

        当然,醉香楼的利益跟他关系不大,他也兴奋不到哪里去,他更为好奇的是,道家关于郑浪之有圣人之志,有大气运的说法。

        “哈哈,同喜同喜,你皇婶说,既然这是郑浪之给咱们带来的好气运,你被他讹去的那两万两银子,就由她来帮你出。”

        德王爷又趁机道出了一个对陈仲平来说,绝对算是大好消息的决定。

        这也确实是德王妃的决定。

        德王妃也知道,这太子爷啥都好,唯有一点不好,那就是稍稍有些小肚鸡肠,因此,为了顺利把报纸给办起来,她干脆承担起了那两万两银子,以消除那点小隐患。

        “这……不好吧?”

        陈仲平心里一喜,但嘴上却客气道。

        相比有着醉香楼收益的德王府,身居宫中的他,确实缺少收益来源,因此两万两银子对他来说虽然不算多,但还是有些肉疼的。

        “无妨无妨,你皇婶说,道家所谓的承负,就是先投入再收获,这一次,她不仅要搭郑浪之的气运,还得把你的也搭上。”

        德王爷又说道。

        他趁机把德王府、郑浪之,还有陈仲平,以承负论搭在了一起。

        “哈哈,这样啊,那我就不客气了,皇叔有事请尽管吩咐。”

        陈仲平果然上钩。

        而德王爷则顺理成章地提起了办报之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