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197章 竟然是太子爷!

第197章 竟然是太子爷!

        帮我洗清冤屈?

        我真的不想啊!

        郑衍这态度一变,郑经反而不好计较了,只能也改变态度道:“只要您不在意的话,我叫您族叔祖自然是没问题,至于冤屈嘛,洗不洗都不重要了。”

        “你放心,此事我一定会派人回荥阳,将它查个水落石出!”

        郑衍却斩钉截铁地回道。

        他还以为,郑经这是在说气话。

        而在意识到郑经可能蕴含巨大价值后,他也已确实决定,要派人回荥阳把这事查个水落石出,好给自己一个交代,也给沈氏一个交代。

        是啊,书礼传家的郑氏,啥时沦落到要靠出卖族中女人来换取利益了?又啥时沦落到要抛出旁系士子来当替罪羊了?

        尽管郑沈二族的联盟是他发起的,但从出发点上来说,郑衍确实没有靠出卖族中儿女幸福来换取利益的打算,他所认可的联姻,是建立在门当户对的基础上的。

        因此,在他看来,那些逼大房家小姐嫁给一臭名远扬的浪荡子的人,一定是误会了他的意图,至于把罪责甩锅到旁系族人身上去,则更属不可原谅的不良风气。

        这种有违祖训的不良风气,一定得整改!

        这就是他准备再次派郑简回荥阳的原因。

        现在,既然郑经身上已具备了一定的价值,那他当然就得趁机来示这个好,以化解双方之间的误会。

        作为熟知礼仪的大鸿胪,这一套他玩得非常溜。

        可问题是……

        “真的没这个必要了,误会就误会吧,对我也没多大损失。”

        郑经还试图抢救一番。

        可郑衍却又再次斩钉截铁地说道:“不,你说得对,那种依靠出卖族中儿女幸福来换取利益的不良风气,一定得整改,否则的话,郑氏数百年来所积攒的好名声,迟早会被他们给毁掉。”

        郑经:“……”

        巨大的利益面前,哪还有什么好名声?

        就算有,也只不过是在做表面文章罢了,别的不说,郑氏已占据了相当于大半个荥阳的田地,哪能靠好风气好名声积攒得下来?

        别以为郑衍现在说得义正辞严,他就会感动,只不过郑衍这漂亮话一说,他也没法再劝了,只能说道:“真要是有人回去的话,我就求您一件事吧。”

        “你说。”

        “在书笙逃婚这事上,书笙的丫环书香,还有我曾经的书生墨庆,他们是无辜受牵连的,还请族中不要过于惩处他们。”

        郑经趁机求起了一件让他跟郑书笙都稍感内疚的小事。

        不管怎样,书香和墨庆确实都是无辜受牵连,而墨庆在他来到这个世界后,又用心服侍了他一个多月,他也确实于心不忍,眼睁睁地看着他们遭罪。

        要知道,按照他对族规的了解,等事情基本了结之后,像书香和墨庆这种一不小心受了牵连的下人,十有八九是不会有好下场的,因此丢了性命都有可能。

        在这个时代,人命就是如此的不值钱。

        只是他这一求,却是让郑衍又高看了一眼。

        这郑浪之,对自己受了冤屈无所谓,却对两个下人如此的关心?

        如此看来,此人并非小肚鸡肠,而是有君子之风啊!

        郑衍确实因此对他的印象大有改观。

        “行,我一定吩咐好此事,有可能的话,干脆让人将此二人带来会宁。”

        他干脆又再示了个好。

        郑经:“……”

        我没想过要你把他们给带过来啊!

        当初之所以不带墨庆,不就是因为怕露陷吗?

        不过郑衍这么一说,他反倒又不再好拒绝了,一想到郑书笙现在连个合适的丫环都没有,再加上又过了这么久,已不必太过于担心露陷的事,他也懒得再矫情了,于是回道:“那就谢过族叔祖了。”

        这一句,也算是彻底化解了二人之间的不快。

        “浪之,我再问你件事。”

        “请讲。”

        “今日早朝,太子仲平给圣上献上了一宗新型印刷术,那事是不是跟你有关?”

        郑衍顺理成章地把话题引入了正题。

        这却是把郑经给问懵了。

        啥?

        太子仲平?

        尽管已经猜到,那位王公子身份不简单,十有八九是来自宫里的皇子皇孙之类的,但他还是没想到,被他讹的,竟然是当今太子爷。

        这是不是玩得太大了一点?

        会不会有啥隐患?

        因此,在听了郑衍的话之后,他立即就呆了一下。

        呆滞了的不只有他,还有郑书笙和徐玄机。

        太子爷来书局那天,两人正好都不在,因此她们都只知道,郑经用印刷术外加两千本《三字经》,又换来了两万两银子,让真理社彻底解决了资金的问题。

        当时她们听了之后,心里还极为开心。

        谁知,郑经竟然是跟太子也做的交易。

        连太子爷的钱都敢挣,这胆子未免也太大了一点吧!

        因此,此时她们也正呆呆地看着郑经。

        郑经倒是很快就恢复了淡定,苦笑着回道:“应该算吧。”

        “此话怎讲?”

        这下轮到郑衍犯迷糊了。

        尽管已经预料到,今天朝上的新型印刷术十有八九跟他这位同宗后辈有关,但郑经的回复却是有点不清不楚,让他稍感疑惑。

        “就在前些天,德王爷带来了一位王公子,一来就看中了我这新型印刷术,非得花两万两银子跟我换,我不忍心占他便宜,就把此印刷术,连同一批书换给他了。”

        郑经立即就把事情的前因后果美化了一下。

        他原本还想把写给太子爷的那首诗也给提一提的,可问题是,那首诗恰恰是讹诈太子爷的罪证,因此他明智地把它给忽略了。

        可就算是这样,还是让郑衍大吃了一惊。

        啥?

        你连太子爷的钱也敢要?而且一要还是两万两银子?哪怕太子爷当时是微服冒充王公子,愿意主动跟你换,也要得太狠了一点吧!

        也难怪昨晚你们说不差银子!

        一想到昨晚自己竟然打算用五百两银子来缓和关系,他忍不住老脸一红,但很快又平复心情问道:“是什么样的书那么值钱?”

        尽管他也觉得郑经的两万两银子要价有点高,但一想到今天圣上给太子爷的赏赐,也就不觉得有什么了,而是关心起了另外一件让他意识到有些不凡的事。

        他有留意到这笔交易中的另一样添头。

        “哦,我带你去看看吧。”

        郑经立即就说道。

        既然对方都找上门来了,并且态度也已经改正,那有些事他也不想隐瞒了,反正迟早都瞒不住的。

        再说,他还想把郑衍拉上来当他的证人,证明他跟自称王公子的太子爷之间,做的是基于等价交换的交易,而不是讹诈。

        于是乎,他很快就把郑衍带到了印刷房,又秀了他那本正在加班加点赶印的精装版《三字经》来。

        顾倾城订的,讹太子爷的,再加上其他士子所预订的,这本书的印刷量确实已经不少了,就算他的印刷术已经远超了这个时代起码好几百年,也还是有了很大的量。

        郑衍一下又看懵了。

        新型印刷术也就罢了,之前他在朝上所看到的,跟眼前这几台几乎确实一模一样。

        可现在他手中这些书的内容……

        “此书是你所写?”

        他脸上即刻就露出了极为震惊的神情。

        原本他推测出,那新型印刷术跟郑经有关时还要惊讶很多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