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186章 该来的还是来了

第186章 该来的还是来了

        德王爷也确实是动心了。

        尽管在这个时代还没有报纸那样东西,连朝廷的祗报,也因为印刷技术的限制,还是以手抄本的方式存在,但经郑经具体一描述之后,他还是能充分意识到,这是一样比书本还更为了不得的东西。

        天下大事,都经由此报传播出去。

        思想文化,也是由它往外散发。

        这是何等的了得?

        他甚至能想到,一旦由他来担任此报的总编,等于是他想让大家看到什么,天下老百姓就能看到什么,他不想让大家知晓的,那大部分人都将被蒙在鼓里。

        郑浪之这脑袋确实厉害啊!

        也难怪他说,这总编之位非得由我来担任!

        在充分意识到这份《华夏早报》所存在的重大意义之后,他又忍不住感慨道。

        像这种能让他名利双收的事,他当然没道理要拒绝,只不过因为习惯,他还是没有立即答应,而是决定,等回了王府之后,再跟德王妃好好商量商量再说。

        在重大事件的决策上,他确实习惯了先跟德王妃商量,因为他早已发现,德王妃虽然是女子,但在眼光、见识、格局等方面,并不输给大多数男子,因此他也早已习惯了把德王府大大小小的事交给德王妃去操心做决定。

        “我饿了,赶紧让人给我弄点吃的吧。”

        因为是特意跑过来躲人情的,因此他暂时没有回德王府的意思,而是转而要求郑经安排起了吃喝。

        郑经一愣。

        他心想,你不是说要回去跟王妃商量商量吗?怎么还要赖在这里?

        只不过德王爷这么一说,他也没招了,只能又吩咐人安排起了吃喝。

        事实证明,德王爷不回去是对的,因为在不久之后,又有人会登门拜访。

        一位让很多人都会头疼的人。

        事情还得从头说起。

        就在昨晚,当沈颢一得知郑家小姐和她私奔的姘头就下榻在德王府所开的书局之后,他当时并没有动声色,可一回到府上之后,立即就向他的父亲,五兵尚书沈俭沈大人告知了此事。

        也正如郑经所料,吴兴沈氏虽然视此事为奇耻大辱,但对于那两位始作俑者,却没有直接处理的名分。

        尤其是当此事还有可能牵扯到德王府时。

        那怎么办?

        好办。

        沈大人在第二天早朝之后,立即就找上了鸿胪寺大鸿胪郑衍郑大人。

        “郑大人,你们郑氏果然厉害啊,原来是搭上了德王府,这才把我们沈氏给耍了。”

        一见到郑衍,沈俭就摆出了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

        这是必然的。

        对于世家豪门而言,都有一个显著的特点,那就是谁位高权重,谁就掌握着家族最为关键的话事权,因此像郑沈二族联盟这种事,虽然具体的事务是由各自的族人去操作,但关键的决定却是由郑衍和沈俭二人来敲定的。

        也就是说,郑沈二族联盟的破裂,算是郑衍负了沈俭。

        当然,联盟虽然已经破裂,但两人毕竟在朝廷之上天天见,因此还不至于到老死不相往来的程度。

        “沈大人,此话怎讲?”

        自知理亏的郑衍立即就赔上了笑脸。

        “你们郑氏那与人私奔的郑家小姐,已经在会宁招摇过市,怎么不见你们郑氏有所动作?你这是想当着天下人的面,来打我的老脸吗?”

        沈俭佯怒道。

        尽管他也不敢肯定,郑氏一定已获知了郑家小姐在会宁的行踪,但既然是兴师问罪,那就是不管有没有,都拼命把帽子往对方头上扣就对了。

        “有这事?在哪呢?”

        郑衍确实是被冤枉了。

        沈俭则傲然回道:“就在德王府所开的德意书局,不信你带人去看看,希望此事你早日给老夫一个交代。”

        说罢,沈俭扬长而去。

        对于沈家而言,既然郑沈二族的联盟已经破裂,那要的就是一个面子问题,因此他也无需再多说什么。

        多说无异。

        只是这样一来,可是把郑衍给说懵了。

        大房郑温家小姐已经到了会宁?并且还住进了德王府所开的书局?

        这一消息,对于郑衍来说确实很突兀,因为他也没想到,这事竟然会跟德王府牵扯上关系。

        不过细细一想,也并不是没可能,因为朝廷之上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就在前一段时间,因为豫州花魁大赛,德王妃就去了一趟豫州。

        只是这大房家小姐又怎么会跟德王妃搭上关系呢?

        郑衍百思不得其解。

        也颇感头疼。

        作为荥阳郑氏族人,出身于三房的郑衍虽然不是掌管着家族大权的大房之人,但作为整个家族最位高权重者,他已算得上是郑氏的绝对核心,郑氏的很多事,若是没有他的首肯,就很难通得过。

        甚至于说,最为关键的事,都是直接由他来做主的。

        比如说这次郑氏跟沈氏的联盟。

        只是他没想到,前期他费了那么大的劲,好不容易跟沈氏的核心代表沈俭沈大人把关键条件给谈好,事到临头,却在大房那边最为关键的联姻事上出了幺蛾子。

        大家说他恼不恼火?

        恼火是必然的。

        因为他得给沈俭一个交代。

        而大房也得给他一个交代,那就是追逃,处理当事人。

        正常来说,追逃这种事,是大房那边的事,是用不着他再来出面的,可现在一旦牵扯到德王府,那就不同了。

        试问,整个郑氏,除了他,还有谁有资格跟德王府去交涉?

        怎么会把德王府给牵扯进来了呢?

        他百思不得其解。

        对于吴兴沈氏与当今圣上及德王府这一脉的那点芥蒂,他当然是清楚的,但他之所以还是做出了让郑氏和沈氏联盟的决定,当然是有原因的。

        原因之一,当然是因为吴兴沈氏在布业那一块的资源优势实在是太好,好得让所有的大族都眼馋,而荥阳郑氏又拥有北华那边的渠道优势,这两族若是强强联手,那在经济上的超大收益,足以让郑氏去冒一下让当今圣上不怎么开心的小风险。

        原因之二,则是当今圣上原本就对包括荥阳郑氏在内的多家世族有了防范之心,这些年来一直在削弱世族在朝廷的影响力,因此世族若是不联手,稍稍让当今圣上忌讳的话,结果可能只会越来越糟。

        只是他没想到,郑沈二族还没真正联盟成功,德王府就已经提前介入了。

        这到底是有意还是意外?

        郑衍有些琢磨不透。

        可不管怎样,既然沈俭已经告知了他自家那两位罪魁祸首的下落,这事他就又得出面了,而且,因为德王府的存在,这事还不能硬来。

        必须得去一趟德王府,先把底给摸清楚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