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183章 王爷,请下水

第183章 王爷,请下水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困境,一时间,郑经确实有些束手无策。

        为什么会这样?

        在席希明等人走后,他紧锁着眉头思索了起来,他那愁眉不展的样子,连一直陪在他身边的徐玄机都看得有些惊讶。

        在她的印象里,登徒子一向是遇事很淡定,也很快就能想出应对之策的,很少会像今天这样眉头紧锁。

        “你在害怕?”

        她忍不住出声问道。

        这一问,也算是稍稍缓解了郑经此时的紧张情绪,他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回道:“确实有点。”

        他很光棍地承认了。

        是的,此时的他,确实存在着一定的恐惧心理,而恐惧的原因,就在于对即将可能发生的事难以做出准确的判断。

        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未知,是焦虑和恐惧的根源,他虽然是穿越者,但并非真正的无所不能,因此,在面临某些有可能威胁到他自身及郑书笙安危的不确定事件的存在时,还想让他做到镇定自若,实在是有点难。

        “你在害怕什么?”

        徐玄机又问道。

        郑经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道:“麻烦你去一趟醉香楼,将此事告知郑书笙,让她小心应对,还有,早晚出入时,麻烦你护送一下。”

        其实答案就已经隐藏在了这一句里。

        俗话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不管是郑家也好沈家也罢,明里不管他们怎么来,他都不怎么害怕,他害怕的是,郑家会采取一些见不得光的手段,比如说突然在大街上,把他或郑书笙抓回荥阳之类的,那样的话,他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徐玄机脸上显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神情,认真地盯着郑经看了一下后,突然又问道:“所以……你是在担心郑家小姐吗?”

        郑经:“……”

        这哪跟哪啊?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在关心这个?这算是在吃醋吗?

        “能不担心吗?在这世上,我已经没什么亲人了,能被我当做亲人的,也就只有她。”

        他狡黠地回道。

        然后不等徐玄机有所反应,立即又加了一句:“还有你。”

        为了让自己放松,他竟然又趁机调戏起徐玄机来。

        换来的自然又是徐玄机的一声冷哼。

        不过对这一句,她似乎还蛮受用的,冷哼过后,立即就转身,迈步向醉香楼走去。

        她走后,郑经终于可以安静地来想一想了。

        面对此事,自己为什么会恐慌,又为什么会有束手无策的感觉?

        恐慌是因为未知。

        束手无策也是因为未知。

        他很快就有了答案。

        只不过恐慌的原因,是因为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而束手无策的原因,则是因为信息的缺失。

        他都已经抵达会宁很多天了,可至今为止,他都是窝在书局里面,既不了解外面发生了什么,也不了解会宁城内的局面,更不了解天下的动态。

        说句不好听一点的,他连郑氏在会宁城里有着怎样的力量,有着怎样的行事风格等都一无所知,只知道现如今的鸿胪寺大鸿胪是郑氏族人。

        在这种情况下,他又怎能想出有效的应对之策?

        如此看来,还是尽快把报纸给办起来,那样才能做到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啊!

        他再次意识到了办报的重要性和紧迫性。

        重要性就不必说了。

        自报纸诞生以来,就一直扮演着一个特殊的角色,那就是统治阶层或利益阶层的喉舌,不仅被用来传播思想、文化、新闻、时事、政策等,还有一个极为重要的作用,那就是操控舆论。

        毫不夸张地说,它是比直接的战争还更为有利的斗争工具,只可惜在这个时代,因为技术的限制,以及统治阶层思想的局限性,暂时还不存在而已。

        但这也正是他在成立真理社之后,第一时间就想到要办报的原因。

        他想利用别人别人暂时解决不了的技术优势,巧妙地打一个时间差,暂时性地窃取这一原本该属于皇室及朝廷的有力工具,来为自己所用。

        至于紧迫性就更不必说了。

        就好比现在足不出户的他,原本就对会宁一无所知,还缺少有效的信息来源,结果是弄得他跟个睁眼瞎似的,别说去当什么乱臣贼子,在即将到来的乱世中寻找机会了,就算是遇上一点点问题,也只能束手无策。

        因此,这种局面必须尽快改变。

        而最为有效的改变手段,他所能想到的,还是只有办报,只要他真能把报纸办起来,那不管是天下大事,还是娱乐八卦消息,都会源源不断地向他这边汇总。

        当然,想要把报纸办起来,还有几个关键问题要解决。

        一是解决信息来源的问题。

        二是具体运作的问题。

        三是如何保证它能长期合法存在。

        对于这两个问题,他其实是有认真考虑过的。

        第一个问题其实不用多想。

        在这个信息极为闭塞的时代,要说信息最为灵通的地方,还得数朝廷官方,不管是国内事还是国外事,都会由各地方源源不断地往朝廷汇总。

        除此之外,要说信息较为灵通的地方,那就只能是市井了,比如说青楼酒肆那种人来人往,流言八卦被传得飞快的地方。

        说白一点,就是官方与民间。

        而这一问题的解决,他也早已有了打算,那就是抱紧德王府的大腿,通过德王府的资源来获取官方信息,然后再安排人手去收集民间信息,那这一问题就能基本解决。

        毕竟在这个时代,对于信息的时效性也没那么讲究。

        具体运作的问题倒是好办。

        他之所以想方设法拉拢了那么多士子,目的就是为了让他们来充当报纸的编辑、记者之类的,还有,只要有了足够的资金来支撑,很多问题都很好解决。

        最为关键的得数合法性的问题了。

        但这一问题的解决他也已经有了想法,那就是同样得抱紧德王府的大腿。

        说得不好听一点,这报纸可以由他具体来操作,但却得挂上德王府的招牌,否则的话,就很有可能被掐死在摇篮之中。

        也就是说,他想要办报,说服德王府,把德王爷拉下水才是关键。

        这也正是为啥他明明已经动了办报之心,却还是把席希明等人先打发走了的原因。

        因为他必须先把德王爷给拉下水。

        他立即就唤来了陈管事,吩咐道:“麻烦你跑一趟德王府,跟王爷王妃禀报一声,说我有要事跟他们商量。”

        面对突如其来的困境,他打算彻底把可怜的德王爷给拉下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