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182章 束手无策

第182章 束手无策

        羊群效应这一理论是适合于任何时代的,席希明这一带头表示想为真理社的未来做贡献,就引发了其他士子的纷纷仿效。

        可结果呢?

        结果是大家都开始落实自己的具体数字,少的一两百,多的三五百,视各家的具体需求而定,反正以他们各世家年轻一代中的核心地位,花个几千两银子,为家族买回去一些确实很有品质,能帮助家族成员提升学问和修养的书回去根本就不算什么问题。

        只是这样一来,就反倒让席希明有些尴尬了。

        为啥?

        因为从背景上来说,御史中丞之子的身份,虽然要稍稍强于其他士子,但他却不算是世家子弟,对书本身并没有其他人那么大的需求。

        这样一来,其他人的贡献都落到了实处,反倒是他的承诺,变成了一张空头支票。

        这让年轻气盛的他如何忍受得了?

        于是,等大家安静下来后,他又出声了:“先生,五兵尚书沈大人家的三公子沈颢,跟我交情还不错,我把他引荐过来如何?他是吴兴沈氏族人,沈氏对此书的需求理应也很大。

        “还有……”

        他开始一一例举起自己的那些关系,准备将自己的承诺也落到实处。

        只是这么一来……

        郑经却立即惊讶地打断了他:“吴兴沈氏?”

        “怎么啦?沈公子似乎还对郑家小姐很熟悉啊,昨晚我跟他在一起,他还问起了郑家小姐呢!”

        席希明不解。

        郑经苦笑了一声。

        怎么啦?

        他之所以在抵达会宁之后,并不跟着这些士子去交朋识友,目的就是为了尽可能低调,因为他知道,因为郑书笙逃婚事件的原因,他已经成了郑沈二族的眼中钉。

        谁知,这事似乎还是没捂住,这可如何是好呢?

        想了想,他说道:“你有所不知,郑家小姐原本是跟吴兴沈氏有婚约的……”

        既然已经捂不住了,那他就干脆说起了具体的原因。

        他从自己的游学说起,说到了郑沈二族的联姻,再说到了郑书笙的逃婚,以及自己被牵连的事……

        除了他三绝公子的身份没有暴露外,其他的能说的,该说的,他尽量都说了。

        毕竟接下来他要把这些士子当场自己人来用了,因此有些事,确实已没有了继续隐瞒的必要,以免大家对自己心生芥蒂。

        可就算是这样,大家也还是听得一脸的惊愕。

        啥?

        郑家小姐竟然是逃婚出来的?郑先生也因此受了牵连?

        沈氏竟然有意跟郑氏联姻?

        也好在大家毕竟跟他在船上相处过很长时间,而他跟郑书笙之间的相处也还算清白,因此大家并没有把他当成拐带主家大小姐的无耻之徒。

        “这……”

        弄得席希明也不知该说啥好了。

        他原本是对郑书笙有点意思的,现在没想到,郑家小姐竟然还牵扯到郑氏二族的联姻之事,而他,昨晚还在无意之中把二人的行踪给暴露了出来,这弄得他有点不知所措。

        “那……先生怎么不将郑家小姐送回?”

        有士子略表同情地问道。

        很显然,他已经意识到,此时将会给郑经带来较大的隐患。

        郑经又苦笑了一声。

        这是一个他已经回答了好几遍的问题,他已经有点不想解释了。

        “送回去会怎样?让郑家小姐继续嫁给沈郡守家那浪荡子,沦为家族联姻的牺牲品?

        “再说,以先生的为人,又怎会那样做?

        “蜀国主君刘玄德曾说,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那么做,自然不符合先生的君子之风。”

        原本还愧疚之中的席希明却义愤填膺地说道。

        “希明兄说得极是。”

        有士子立即就深表认同。

        其他士子也纷纷附和。

        毕竟在场的一个个都是读书人,并且还很年轻,暂时还被社会过度污染,因此这些士子哪怕一个个家世背景不凡,但身上也还保留有对君子之风的向往。

        而在他们眼里,郑经所为也挺符合君子的风范。

        这让郑经都不得不感慨,论道德修养,始终饱受儒家及道家思想熏陶的古人,确实比市场经济熏陶下,过于趋利避害、见利忘义,过于主张个人权益的后世人要强上几分。

        如此看来,这帮士子也不是完全没救嘛!

        他忍不住又暗暗感慨了一番。

        “那……先生打算如何应对?”

        又有士子关心地问道。

        这才是郑经需要认真考虑的。

        既然自己的行踪已经暴露,那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对于这一问题,他心里一点谱都没有。

        他只能大致推测,沈氏应该不会在明面上针对他或郑书笙有什么过分的动作,因为没有名正言顺地来为难他或针对他的理由。

        毕竟他跟郑书笙都是郑氏人。

        可问题是一旦消息传到郑氏那边呢?

        这一点还真是不得不防。

        依据他的推测,因为郑书笙的逃婚,郑沈二族的联姻应该是进行不下去了,但两族的体量那么大,那也不至于因此就彻底翻脸。

        这样一来,沈氏虽然不会直接针对他跟郑书笙采取什么行动,但十有八九会将消息传递给郑氏,让郑氏来处理他们,以帮沈氏挽回颜面。

        而郑氏针对他跟郑书笙,那就名正言顺多了,最为糟糕的情况,就是直接派人把他跟郑书笙抓回荥阳,然后再处理。

        当然,毕竟他现在已经抱了德王府和道家的大腿,因此,只要他跟郑书笙不落单,被郑氏的人给暗中抓住,那这种最为糟糕的局面倒未必一定会出现。

        看来,还得防范于未然啊!

        他暗暗思忖道。

        但他表面上却还是装得若无其事一般,回道:“事到如今,就由它去吧,顺其自然就好了。”

        可紧接着他却朝大家说道:“这样吧,今天你们先回去,等过两日再来,到时我有重要事情跟你们商量。”

        事实上,这一意外的消息已让他心急如焚。

        他原本还打算接下来要跟大家好好商量一番办报的事,可现在却顾不上那么多了,因为眼前最为紧要的,是如何来保证自己跟郑书笙的安全。

        因此,他干脆先把席希明等人打发走,以免他们再扰乱自己的思路。

        可问题是,他又能想出什么好的对策?

        ————————

        ps:剧情过度中,没找到好的状态,先暂时发一点,大家凑合着看吧。

        敬请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