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180章 暗流汹涌下的暴露

第180章 暗流汹涌下的暴露

        其实也不能完全怪那些士子们没太把真理社当一回事,毕竟从身份上来说,他们一个个不是世家后人,就是官绅子弟,现在一回会宁,应酬实在是多得脱不开身。

        就以席希明为例。

        跟其他士子相比,他虽然算不上是世家子弟,可架不住他父亲是御史中丞,而他自己又有着会宁第一才子的美名,因此他一回会宁,排队约他的,都已经排到数天之后去了。

        说句不好听一点的,在回到会宁之后的数天里,他忙得连跟他父亲,那位同样因为因为春察而忙得不可开交的御史中丞大人,都还没一起吃过一顿饭。

        都忙成这样了,还要求他心里惦记着郑经和真理社,确实是有点过分了,要不是今晚的这场聚会,估计他还会把抛诸郑经脑后好些天。

        今晚的这个局,正好就约在醉香楼,而约醉香楼的原因,据说是从今晚起,醉香楼开始推新曲了。

        醉香楼确实是开始推新曲了。

        那两首已经在会宁也被传得神乎其神,但始终未能让大家一抱耳福的新曲:《青玉案》和《水调歌头》!

        在经过郑书笙以及豫州来的那几位乐师一连三天的培训之后,这边醉香楼的部分乐师,以及最受欢迎的几位红伶,终于率先学会了这两首曲子。

        那就该用它们去赚白花花的银子了!

        在会宁这里,醉香楼虽然也还是四大青楼之一,可这里的青楼可是比豫州多太多太多,因此竞争自然也就更激烈,不经常来点新鲜的,就很容易被别家给压下去,门庭冷落。

        事实也证明,这《青玉案》和《水调歌头》的新曲到底有多香,这消息才刚一放出去,预约听曲的就已经排到了很多天之后,别说是经常来醉香楼的那些常客,就算那些很少来醉香楼的,竟然也派人来预约了。

        比如说五兵尚书沈大人家的三公子沈颢,一向是清风楼的常客,可今晚竟然也预订了这里,据说,还邀请了一大票朝廷大员的公子哥。

        正常来说,醉香楼推新曲,在僧多粥少的情况下,哪怕是老顾客,也得先预约再排队,但有少数人是例外的,那就是连醉香楼都不愿意得罪的顾客。

        其中就包括像沈颢这样的。

        于是乎,醉香楼最好的别苑,菊园,以及醉香楼目前最红的红伶,杜玉玲,已做好充分的准备,等待一众公子哥的光临。

        而沈颢所邀请的主宾,正是席希明。

        沈颢之所以邀请席希明,自然是有原因的。

        其实从级别上来说,五兵尚书属于尚书省的要职,比相当于清流的御史中丞还要高上半个等级不说,还重要了很多很多,因此,换做在平时,沈颢这位尚书公子,远比席希明这位御史中丞公子要吃香很多。

        在那种情况下,世家之子再加朝廷大员之子,没理由主动宴请席希明,去给他抬面子的。

        但这也看时候。

        今年,恰逢朝廷每三年一次的春察期,春察过后,朝廷文武百官就会来上一轮大调整,届时,不管是朝中官员,还是地方官员,都会来上一轮大洗牌。

        而席希明的父亲,御史中丞席大人,恰恰就是考察文武百官的主官之一。

        如此一来,别说是席大人和席公子,哪怕是席府一普通管事,都会变得很吃香,因为只需从他们嘴里稍稍打探出一点点消息,就对未来的官位极为关键。

        这就是沈颢主动邀请席希明的原因。

        说起来也挺悲催的,在当今圣上即位之前,吴兴沈氏因为有从龙之功,再加上曾经的皇后也是沈家人,因此沈氏在朝中的地位,曾一度不弱于有天下第一第二大族之称的王谢二家。

        可自从前太子被废,当今圣上即位之后,这种局面就发生了较大的改变。

        军政那一块倒还算好,毕竟大夏朝南边的兵权一直牢牢地掌控在沈氏手中,因此朝中兵部的关键位置,还是由沈氏牢牢地把控着。

        包括最为关键的五兵尚书位置,就是由沈颢的父亲沈大人来担任,就算本次大洗牌,估计也不会有太大变化。

        可其它位置就惨了,除了兵部之外,沈氏在朝中其它关键部门几乎已没什么能说得上话的人,包括地方,也仅有少数地方有沈氏族人在主政。

        对于这种局面,沈氏自然是不甘心,于是开始了合纵连横,想利用这次春察机会,来重新掌握更多的话事权。

        其中最为关键的手段,就是跟荥阳郑氏的联姻。

        在大夏国内,荥阳郑氏绝对位居十大世族前列,在大夏国的影响力,仅次于琅琊王氏、陈郡谢氏等传统豪门,因此,郑沈二族的联姻,原本是强强联合,绝对能给大夏国的朝政带来一定的冲击。

        但是因利益关系而联结在一起的联盟,是需要信任基础来支撑的,一旦信任基础破裂,这联盟关系就摇摇欲坠。

        而导致郑沈二氏信任关系破裂的,就是郑家大小姐的逃婚。

        按照郑沈二族原本的计划,是等联姻完成之后,先联手在本次春察和官员调整上发力,将包括荥阳郡守沈大人、余杭郡守郑大人在内的一众郑沈二族的官员推上新的高位,然后再在商业合作上共谋钱途。

        可逃婚事件一发生,这种联盟关系就很难再维系了。

        道理很简单。

        大族之间的联盟,其实跟国与国之间的联盟有点类似,利益关系一谈妥,就以和亲的方式来缔结这种联盟关系。

        也就是说,和亲或联姻就是联盟的象征。

        而郑家大小姐的逃婚,对荥阳郑氏来说可能影响并不算大,可对于吴兴沈氏来说,就称得上是奇耻大辱了,因此,站在维护家族颜面的角度,已不太可能继续跟郑氏合作。

        一旦缺失了互信基础,因利益而达成的联盟关系就是这么脆弱。

        这样一来,吴兴沈氏就不得不重新物色新的合作伙伴了,而把握着春察大权的席大人,也就成为了他们的新目标。

        沈氏深知,要想真正改变目前这种不利的局面,其实最为关键的,还是得到当今圣上和德王府这一脉的信任,把贴在沈氏身上,靖王爷那一脉的标签味道稍稍减淡一些。

        而席大人,就一向跟德王府交好。

        这就是沈颢主动宴请席希明的原因。

        在大多数时候,坐在台面上的人反而不能随便出手,打探消息、纵横联合等上不了台面的手段,反而只能由下面那些不太起眼的人去做。

        于是乎,年轻的沈颢,也就成为了为家族合纵连横的重要棋子之一。

        夜幕时分,一众年轻公子哥如约而至,齐聚醉香楼菊园之内。

        沈颢这边,自然是叫上了几位交好的公子哥同伴作陪,而席希明那边,也叫上了两位曾跟他同去豫州的士子朋友,双方一会面,立即就展现出了一幅其乐融融的景象。

        直到醉香楼的红伶杜玉玲带着她的乐师团队登场,为大家表演完那两曲新曲,然后开始融入到公子哥们的话题中来。

        “玉玲姑娘,你刚才所唱的曲子,可是郑浪之郑先生所教?”

        在听过两首熟悉的曲子之后,席希明终于想起了已被他尊为先生的郑经,就很自然地问起了玉玲姑娘。

        当着沈颢的面。

        郑沈二族联姻之事,是进行得极为隐秘的,因此席希明并不知晓其中的内情。

        而郑家小姐逃婚之事,也只是在豫州一带被传得沸沸扬扬,而到了会宁这边,则已被郑沈二族捂得严严实实,因此此时的席希明也还是不知情。

        这么一来,立即就引起了沈颢的警觉。

        郑浪之?

        这名字似乎有点耳熟!

        作为五兵尚书家的三公子,沈颢已绝对算得上是沈氏年轻一代中的中坚人物之一,因此对于族中所发生的大小事情,基本上都有听说。

        包括郑沈二族联姻的事。

        也包括郑家小姐跟郑家一举子私奔之事。

        要不是他的关注点在郑家小姐身上,此时的他早就意识到,席希明口中的郑浪之,就是带郑家小姐私奔的那位。

        只不过他也并没有等太久。

        “回席公子,教会我等的,是郑家小姐,而非郑先生。”

        杜玉玲笑着回应席希明。

        沈颢立即就插话道:“郑家小姐?可是荥阳郑氏主家大小姐郑书笙?”

        “正是。”

        杜玉玲再次笑着回应。

        就这样,郑书笙的行踪就这么暴露在了沈颢面前。

        而此时的席希明还不清楚其中的瓜葛,一听郑先生竟然没有在醉香楼教曲,立即又关心地问了起来:“那郑先生呢?”

        “我听郑家小姐说,他们都已经住到对面原来的德意书局里去了。”

        杜玉玲再次极为配合地回应着。

        于是乎,两位私奔之人,连具体的落脚点都暴露在了沈颢面前。

        而沈颢也是一极有城府之人,他不动声色地问起了席希明:“希明贤弟,你认识郑家小姐?这位郑先生又是何人?”

        “哦,郑先生也是荥阳郑氏族人,此次回会宁,他和郑家小姐正好跟我们同船,自然也就相熟了。”

        席希明又很自然地回应着。

        尽管他回应得极为简洁,但也还是让沈颢弄明白了一件事。

        原来郑家小姐的私奔,竟然跟德王府也扯上了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