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178章 简易车床

第178章 简易车床

        “先生,你真开始修习道家功法了?”

        顾倾城还是忍不住问出了这一句。

        郑经点了点头:“嗯,感觉还不错。”

        头一回修炼传说中的内家功法的他,感觉确实还不错,虽然修炼了差不多整整一上午,却一点都不觉得累不说,反而有点神清气爽的感觉,要不是肚子有点饿了,他觉得自己还能继续修。

        顾倾城却叹了一口气道:“唉,那实在是有点可惜,在我看来,先生还是应该先去试试问心关的。”

        谦谦君子终于忍不住说出了一句心里话。

        尽管在这个时代,道家的影响力非常之大,可是对大多数读书人而言,还是深受儒家的影响,认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那一套主张,若非不得志,不会轻易改投道家。

        因为道家主张的是出世,不管凡俗事,只顾自己的修行。

        顾倾城也是如此。

        因此在他看来,郑经一开始修道家功法,就算是道家人了,那就会接受道家出世的主张,不再关心天下大事,这让他觉得挺可惜。

        真的可惜吗?

        这倒是让还有点兴奋劲的郑经楞了一下。

        其实他内心也还是有点感到可惜的,因为一修道家功夫,连他自己都有点感觉自己像是出家的道士了,会有点清心寡欲的冲动。

        而若是成为儒者,那在感觉上,也要名正言顺很多。

        要不……等道家功夫真正上道了,再找机会去试试儒家的问心关,看看二者能不能兼得?

        他顿时又冒出了这样一念头。

        于是回道:“这有什么关系?我只是修道家功法而已,又不是入道家,你照样可以把我当成儒家人。”

        为了不让自己脱离群众,他选择了继续把自己从道家的行列中摘了出来。

        要知道,在接下来的很长时间里,他还是会更多地跟儒家之人打交道,尽管儒道两家的对立并没有那么明显,可防备心还是有的。

        而道家这边,不管是诸糅真人还是慧存真人,都只是引诱他修道家功法,但并没有强制他一定要加入道家。

        因此,他一点都没忌讳,在他身边还有着一个道家的徐玄机。

        这让徐玄机又忍不住给了他一记白眼。

        哼,还说跟我已经是一家人,现在又跟道家把界线划那么清,这算不算是过河拆桥?

        顾倾城倒是松了一口气,喃喃道:“如此便好。”

        “若是没别的问题,那就先下楼吃饭吧。”

        郑经的肚子也确实有点饿了,他不知道这到底是练功没顾得上吃早餐的原因,还是因为练功消耗过大的原因,他只记得书上说,五谷之精,也是能转化和补充元气的。

        顾倾城倒是暂时没啥问题。

        陈蒨武却弱弱地来了一句:“老师,我有问题。”

        郑经一愣。

        按照他的安排,陈蒨武每天来这里之后,任务就是通读《大学》,要是有不懂的地方,就问顾倾城。

        而陈蒨文,则跟着顾倾城一起研究道家那些道藏,以期她在今后编书时,也能稍稍发挥一点作用。若是有什么不懂的,也让她问顾倾城。

        只有遇到连顾倾城也解决不了的疑难杂症时,才来找他这位老师解答。

        非常省事的安排!

        可现在,陈蒨武却说自己有问题。

        五经四书里相当于入门级别的《大学》而已,竟然还有连顾倾城都解决不了的问题?

        尽管很疑惑,但他还是说道:“那你问吧。”

        “老师,我能不能跟着你一起修道家功法?”

        陈蒨武又弱弱地问道。

        郑经又是一愣。

        他心想,这道家功法连我都是厚着脸皮蹭的,这让我怎么答应你?

        于是他指了指徐玄机:“这个你得问你玄机姐姐。”

        而徐玄机还有气在身,于是冷冷地回了陈蒨武一句:“你不合适。”

        中二少年受了无妄之灾。

        这让他有了一种想哭的感觉。

        还好,他的老师还是比较有同情心的,在下了楼之后,趁着等饭菜上来的功夫,郑经还是悄悄找机会问了一下徐玄机:“蒨武为啥不适合学道家心法?”

        “皇室族人,天生就阳元不足。”

        徐玄机还是有点冷。

        但总算还是低声回应了他。

        只不过这是一个让郑经颇感惊讶的答案。

        刚学过《通玄真经》的他知道,对一个男人来说,天生阳元不足意味着什么。

        身体抵抗能力差是肯定的!

        那方面能力一般,繁衍后代的本事不强也很有可能。

        若是再好色一点,夜夜当新郎,那十有八九会短命!

        这么说来……

        他立即就想起了他记忆里少得可伶的关于大夏朝皇室的那点历史知识。

        据他所知,大夏朝的皇帝,从开国的霸帝,到后来的文帝、武帝,好像都没有一个活过五十岁的,而且皇室也确实是人丁稀落,每一代的皇子,少则一个,多也就三两个。

        就好比说德王爷,虽然除了德王妃以外,虽然还另外娶了两个小妾,但儿女却只有陈蒨文和陈蒨武两个。

        如此看来,原因就在于遗传性的先天阳元不足这里。

        唉,可怜的娃!

        他忍不住先为自己的死忠学生惋惜了一下。

        原本他是打算回去吃饭,顺带安抚一下陈蒨武的,但他却又突然想起了一个恐怖的问题。

        当今圣上……似乎已四十好几了吧!

        细思极恐!

        ……

        午饭过后,郑经又把自己的精力投入到了工匠房里。

        在昨天上午,书局的那台印刷机已经被王公子给带着了,但这并没有太过于影响书局的印刷业务,因为就在昨天,郑家又安排小鲁跑了一趟铁匠铺,去定制新的滚筒支架。

        现在,新的印刷机又可以开印了。

        但这并不是需要郑经去亲力亲为的事,真正少不了他的,则是那台简易车床。

        经过两天时间的加班加点打制,那些从铁匠铺、铜匠铺所定制的部件,现在也已经取了回来,就等着郑经去指导安装。

        相比简易印刷机的简单,这台车床虽然也是简易的,但却有技术含量了很多,就算把它给设计出来的郑经,也不敢保证,它就一定能达到自己的要求。

        所定制的那些部件倒还蛮精致的。

        尤其是那块薄薄的圆形锯片。

        郑经原本还担心,在这个时代,可能很难打制出符合他精度要求的锯片来,但现在他却发现,自己还是小瞧了这个时代的能工巧匠。

        锯片自然是采用百炼钢的打制法打制而成,然后又用锉刀小心翼翼地把锯齿给锉了出来,然后又用磨石,把它打磨成了既平整又光亮的薄片,光可鉴人的刀面上,还散发着漂亮的锻打纹,一看就经久耐用。

        只要锯片符合要求,郑经的心就已经放下了一半。

        接下来就是组装的问题。

        他很快就带着一帮工匠忙碌了起来。

        踏板、曲轴、大飞轮、小飞轮、陀飞轮、锯片……一个一个地开始往做得极为结实的木质架子上装,然后又不停地微调着位置。

        经过将近一个下午的忙碌之后,一台有点类似后世脚踏缝纫机的简易车床总算初步安装完成。

        只不过跟郑经所熟悉的缝纫机相比,它的几乎所有的工作部件,包括陀飞轮、小飞轮、锯片,都是安装在一块大大的平整的厚木板下方,然后通过卡槽在木板上方露出一部分来。

        可以试机了。

        “东家,它真有你说的那么好用吗?”

        小鲁一边在郑经的指示下,给大小飞轮上着一根用来当连接带,浸泡过桐油的麻绳,一边兴奋地问道。

        在这个还没有轴承的时代,其实郑经也不敢肯定,这台简易机床的转速能不能达到他所希望的要求,他只能吩咐小鲁,在各转动连接处,都涂抹上用来减少摩擦力的蜂蜡。

        “试试吧。”

        他亲自单脚踩上了踏板,然后一手拨动了陀飞轮,像他小时候玩家里的缝纫机那样,慢慢加速踩了起来。

        很快,他脸上露出了欣喜的表情。

        这转速似乎还可以啊!

        除了有点费脚以外。

        他有看到,这台简易车床的转速,虽然不像后世那些电动车床那样,动不动就达到上万转,但一两千转应该还是有的,最起码那块薄薄的锯片,在他的卖力踩动之下,已经呼啦啦地转得只能看清楚影子。

        有了陀飞轮的惯性带动,这个速度切薄木板应该没问题了!

        他预判着。

        然后吩咐小鲁:“拿块木板来试试。”

        小鲁很快就递给了他一块跟雕版厚度差不多的小木板,郑经一边单脚继续踩动着踏板,一边小心翼翼地用双手往快速转动中的锯片上推。

        因为就是参考脚踏缝纫机的结构来制作的,因此他现在的动作,就跟用缝纫机来缝衣服类似。

        很快,他脸上又再次露出了欣喜的神情。

        有效!

        这种厚度不超过两公分的薄木板,在飞速转动的锯片面前,并不比豆腐硬上太多,很快,这块木板在他的缓缓推动之下,被切成了两半。

        切面还极为光滑!

        小鲁迫不及待地拿起了其中的半块,露出了极感不可思议的神情。

        而郑经,则得意地把另一半,递给了一直跟在他身后看着的徐玄机,极为得意地炫耀道:“你看,我说过它会很管用吧!”

        他还没有忘记,前天他在小道姑面前孔雀开屏的事。

        回应他的是徐玄机的一声冷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