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177章 再也回不去了

第177章 再也回不去了

        咱要成为道家高高手了!

        听闻有捷径可走的郑经当晚有些小兴奋,竟然抱着那本《通玄真经》,一直就着油灯看到了很晚。

        他发现,道家的心法还蛮有意思的,竟然是以身体为炉鼎,把自己当成药来炼。

        就好比说第一阶段的炼精化气,总共分为六个步骤,分别是炼己,调药,产药,采药,封炉,炼药。

        听起来似乎跟炼丹没啥区别。

        但细细一看,似乎还蛮有道理。

        打个比方说,按书中的说法,人在未修炼之时,先天元气部分被封存于奇经八脉之中,其它部分则是游离于躯体之内,那修炼第一步要做的,就是将这些游离的先天元气汇聚到一起,让它们成气。

        这就是炼己。

        成气之后,还得通过精神来控制和调动,让其凝神入气穴。

        这一过程就是调药。

        通过凝神入气穴过程的反复积累和精炼,精气渐渐旺盛,于是产生了可以运转利用的元气精华(小药)。

        这就是产药。

        小药产生之后,要及时将其采集,存入丹田之中,这就是采药过程。

        气入丹田之后,还得运用功法将其封闭,以免泄露,这就是封炉。

        最后丹田之气,还得一次次按特定的经脉线路来进行运转,将其进一步精炼提纯。

        这就是整个炼精化气的过程。

        看起来挺有道理的,似乎也没多复杂,但郑经在看明白原理之后,却是不敢轻易做尝试。

        为啥?

        因为按书上的说法,叫道无经不传,经无师不明,意思是就算看明白了,可若是没有师父的指点,练起来就很容易出偏差,轻则出现头痛、头晕等现象,重则产生幻景,导致神昏错乱、躁狂疯癫等。

        也就是所谓的走火入魔。

        郑经可是有老师指点的,因此他在看过之后,还是按捺住了自己尝试的欲望,耐心等待徐玄机来教他。

        也用不着等太久。

        因为徐玄机似乎比他还心急。

        第二天一大早,天才微微亮,睡得有点晚的郑经就被徐玄机从睡梦中叫了起来,美其名曰是让他跟着她一起早练。

        “从今天开始,由我来教你练功,那你是不是得叫我师父?”

        开始前,徐玄机先板着个脸问道。

        在经过了一晚上的心态调整后,她似乎做好了应对登徒子反复调戏她的心理准备。

        “好像是哦。”

        郑经先是认可了她的说法,但紧接着却说道:“不过咱们之间,好像是我指点你道,你教我功法,这么一算,是不是扯平了啊?”

        拒绝当徐玄机徒弟的理由紧跟着就来了。

        师徒之恋虽然也很刺激,但地位上的不平等,却很容易受欺负,让他没法名正言顺地调戏小道姑,那样会缺少很多乐趣的,因此他毫不犹豫地拒绝。

        对此,徐玄机又颇感无奈。

        她再次发现,永远不要尝试跟登徒子讲道理,因为你根本就讲不过他。

        “哼~开始练功。”

        无奈之下,她只好又将全部的精力转向正事,开始教郑经修习功法。

        因为道家的炼精化气是一个炼己的过程,因此太多时间、位置上的讲究,随便找个地方一坐,就可以进入修炼状态。

        当然,就算是打坐,也是讲究方法和诀窍的,比如说意念如何集中,呼吸如何调整,火候节奏如何控制,都得按方法来,没人指点的话,还真没那么容易入门。

        而郑经在不正经时虽然喜欢调戏小道姑,可一旦正经起来,又极为认真,因此他很快就在徐玄机的指点之下,就在他的起居室内进入了所谓的冥想状态。

        首次修炼,当然是尝试炼己,也就是先找气感,才能慢慢进行后面的步骤,急不来。

        看着在她指点之下慢慢入定的郑经,徐玄机稍稍松了一口气。

        郑经能正式开始修炼道家功法,她当然是开心的,这种开心,既为道家,也为自己,只不过在暗暗开心之余,她也非常忐忑,这是因为,师父把指点登徒子修炼的事交给了她。

        以她现有的境界而言,指点一个新人修炼是完全没问题的,问题在于,这登徒子在她面前实在是太不正经,一有机会就要调戏她,经常把她给弄得心神不宁。

        好在他修炼起来还蛮认真的!

        这让她暗暗松了一口气。

        与此同时,她也开始暗暗揣测:这登徒子成功找到气感到底要花多才时间?

        她记得自己当初开始修炼时,光找气感就足足花了三天时间,然后完整地完成炼己、调药、产药、采药、封炉、炼药等整个炼精化气过程,则花了一个多月。

        而留之师兄则更惨,找气感花了大半个月,完成整个炼精化气则足足用了差不多三个月。

        其实留之师兄的速度才是正常的。

        因为所谓的百日筑基,意思是学会整个炼精化气过程得需要一百天时间,接下来才能开始冲击奇经八脉,开始小周天的修炼。

        因此,她的一个多月就完成筑基,已算得上是道家天才级别的人物了。

        那登徒子呢?

        师父不是说他阳气十足吗?

        对此,她极为好奇。

        而此时的郑经,正在按照徐玄机所传授的要领进行炼己练习。

        “己纳离卦,卦在人心,己即我心中之念耳……”

        这是炼己的要领,意思是集中注意,排除杂念,把全部意念集中在寻找气感上。

        “寄心于息,数息出或息入,从一至十,从十到百,摄心在数,勿令散乱……如心息相依,杂念不生,则止勿数,任其自然……息之出入不可使用耳闻,听惟听其无声,越听越微,越微越细……”

        呼吸之法也很快跟上。

        半柱香之后,他睁开了眼睛,惊喜地跟一直守在他身边的徐玄机说:“玄机,我找到了!”

        徐玄机:“……”

        找到气感了?

        这么快?

        这才过去顶多半柱香啊!

        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一时之间,她不知该说啥了。

        尽管她知道,先天元气比常人旺盛的人,在找气感的速度上,也会比常人要快上很多,但她还是没想到,登徒子竟然快到了这个程度。

        会不会是感觉错了?

        她忍不住又问起了郑经,具体的感觉是啥样子,结果答案告诉她,还真是那么回事。

        真是找到气感了!

        也真是无语了。

        好吧,那就再教你调药技巧。

        她立即就细致地教起了下一步。

        尽管惊讶于郑经的炼己速度之快,但她内心却是窃喜的,这是因为,找到气感倒不算什么,关键是调药,一旦进入调药阶段,就意味着,郑经全身所能利用的窍穴,慢慢都会被道家心法所调出来的元气所占据,这也就意味着,道家心法将正式占据他的躯体。

        再也回不去了!

        想再过儒家问心关,走捷径成为儒者?

        没门!

        不知事情严重性的郑经也暗自窃喜。

        不是说炼己很难,短时间内很难找到正确的感觉吗?我一炷香的时间就找到了啊!如此看来,穿越者果然就是开挂的存在!

        窃喜之中,他又开始投入下一步的修炼之中。

        “调药:药即精、气、神,调即调理……以神来调精,气的药,精满化气,气满生精,故精与气是一而二,二而一……

        “调药的方法是凝神入气穴,即在排除杂念的炼己基础上,意守气穴,守己清之心,而入其内者也……

        “用意不能重,要若存若亡……”

        他又按照修炼要领修炼起来。

        跟炼己相比,调药是一个相对漫长的过程,这是因为,全身所能利用的窍穴实在是太多太多,但凡躯体内的游离元气,都需要凝神引入到附近的气穴中去。

        在他修炼的过程中,顾倾城来了,蒨文蒨武兄妹也来了,但都被守护着他的徐玄机给打发走,让他们去书房忙他们的。

        而郑经,一直修炼到中午时分,才算是告一段落。

        这又让徐玄机暗暗吃惊。

        要知道,人的精气神是有限的,当刚开始修炼时,往往坚持不了太久,顶多坚持上一个时辰,就得先休息调整,等过一段时间再开始修炼。

        而郑经却足足坚持了两个多时辰。

        是常人的三倍!

        这家伙怎么这么变态?

        她暗暗吃惊,但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告诉他,等到了晚上,再开始练产药。

        临离开时,她还得意地说了一句:“还想成为儒者吗?现在你已经没机会了!”

        郑经:“……”

        我是不是被坑了?

        他无奈地笑了笑,去向了书房。

        书房之内,顾倾城,以及准时前来报到的蒨文蒨武兄妹,都已经从徐玄机嘴里得知,郑先生已经跟着她在修炼道家功法了,并且进展还行。

        顾倾城这就纳闷了,他心想,前一天还说要去文庙过问心关的先生,怎么突然学起了道家功法了呢?是因为昨天慧存国师来过的原因?他这是要改投道家的节奏吗?

        他原本还想着,要是先生能顺利过问心关,成为儒者,那他还想让先生帮他诊断一下,看他的问题出在哪,谁知,一晚上过去之后,先生竟然练起了道家功法,这还哪有机会再成为儒者?

        又还怎么来为他诊断?

        因此,当他再次见到郑经时,只是怔怔地看着他,一时不知该说啥。

        原本好好的,怎么就学留之先生,学起了道家功法呢?

        唉,再也回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