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175章 原因

第175章 原因

        接下来又是一个较长的表述过程。

        在确定慧存真人知晓天下将变这事之后,郑经又简单地说起了人之道三大祸患,以及第二天晚上,他跟诸糅真人所论的那些关于道家思想的内容。

        整个过程还是简明扼要。

        这是因为,道家向来就有“道以术显,术以道通”的说法,也就是说,道家是有思想流派和道术流派之分的,尽管分得不一定非常明显,但不同人势必会有所偏重。

        诸糅真人和阮留之偏重的就是道,而慧存真人和徐玄机偏重的就是术。

        因此,关于道方面的内容,慧存真人只有听的兴致,没有辩的欲望。

        这倒是让郑经省事了很多。

        可就算是这样,也还是让他讲了很久,再加上参观工匠房,看他的《三字经》手稿等,时间很快就到了夜幕降临时分。

        该用餐了!

        这准丈母娘一来,郑经自然得尽地主之谊,早已安排了陈管家去准备精致的晚餐。

        而慧存真人也没有客气,还真留了下来,先跟郑经,以及同在书局的顾倾城、陈蒨文陈蒨文兄妹、还有从醉香楼归来的郑书笙等人,先用了一顿看似其乐融融的晚餐。

        此间的过程暂且略过不提。

        理论上到了该告辞的时候了。

        但顾倾城已先行告退,蒨文蒨武兄妹也被德王府派来的马车接走之后,慧存真人却并没有要走的意思,而是吩咐道:“浪之,寻个安静的地方,有些事我要跟你细细聊聊。”

        很显然,这是准备开始将郑经转化为真正的自己人了。

        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刚开始来到时,在慧存真人眼里,郑经虽然有才,但更有价值的,则是一个修炼道家功法的好炉鼎,可是在经过一下午的交谈之后发现,师兄对郑经的青睐有加,并且愿意将天静宫宫主之位相让,实在是太有道理了。

        论对道的理解,阮留之能比得上郑经?

        恐怕是连师兄都觉得自愧不如,才会动此念想吧?

        这是她对郑经所形成的新认知。

        因为她发现,郑经所说的那些道理,尽管她没有诸糅真人认识的那么深刻,但也还是能听懂的,结果她发现,自己几乎是全盘接受,深表认同。

        包括那些跟道家主张有冲突的观点!

        这说明什么?

        说明郑经对道的理解之深,还远超她的预期。

        自汉代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后,道家的发展经历了一个低潮期,但自魏晋以来,道家却又迎来了一个高速发展期,并涌现出了一大批优秀人物,如葛玄、范长生、魏华存、葛洪、寇谦之、陆修静等,由他们对道家的思想和主张进行了完善,并带领道家走向了成熟化、定型化。

        这个时期的道家之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虽然奉老子、庄子等人为道家圣人,但却对他们的思想和主张并不迷信和盲从。

        包括诸糅真人、阮留之,也包括慧存真人。

        毕竟求真是道家的一贯主张。

        因此,哪怕现在的郑经说出了很多与道家圣人主张有悖的观点,但只要是有道理的,慧存真人也并不会有太强的抵触情绪。

        这样一来,在她眼里,郑经就更是宝了。

        如果只是阳气十足,那只能算是一个上好的炉鼎!

        阳气十足再加上悟道高深的话,那就真能成为道家之宝,因此她一刻也不想耽搁,以免稍有不慎,已在会宁的郑经去一趟文庙,就彻底成了儒家之人。

        郑经却是有点惊讶。

        他心想,我都陪你聊了一下午了,你怎么还不满足?竟然还打算拉着我夜聊?怎么道家的真人都是这副德性?

        若不是还有徐玄机作陪,他简直想怀疑,这超有气质,待他又如姨母般亲切的道家姐姐想对他心怀不轨。

        不管怎样,美女的请求是难以拒绝的,于是他又把一大一小两道姑带上了二楼的书房。

        “浪之,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听了一下午的慧存真人开始主导话题。

        郑经一愣。

        如此开放的话题,有点不太好回答,因此他只能模模糊糊地回道:“也没啥打算,无非就是明明理,出出书,办办报,适当地传播一下思想和文化。”

        面对准丈母娘,他还是尽量摆出了一副有为青年的模样。

        慧存真人却又问道:“我听玄机说,你有意去文庙过一过问心关,看看有没有可能成为儒者?”

        真正关键的问题来了。

        要知道,诸糅真人可是把道家的功法至宝《通玄真经》和《冲虚真经》都给了郑经,并交代徐玄机,只要郑经愿意学,就随时都可以毫无保留地教,可现在这么长时间过去了,郑经这边却始终没有动静。

        至于愿意,则是他还在儒家和道家之间摇摆。

        这事,慧存真人已经从徐玄机嘴里得知,因此她干脆直接将此挑破。

        这就让郑经尴尬了。

        他歉意地看了一眼徐玄机,然后很光棍地笑着承认道:“确实有这个打算。”

        这立即就招来了徐玄机的一记白眼。

        要知道,就在昨天,徐玄机还问过他,问他啥时候开始学道家心法,他的回答是暂时还没想好,可现在慧存真人一问,这马脚就露出来了。

        郑经又是厚着脸皮从徐玄机歉意地一笑。

        没办法,徐玄机他可以随意忽悠,可是这准丈母娘却是不行,谁让她既是道家高手,还是大夏朝的大国师呢?

        忽悠不起啊!

        他跟徐玄机的互动,倒是让慧存真人看出了一丝蹊跷,她又不动声色地问道:“浪之,你要不要再慎重考虑一下?”

        “怎么啦?”

        郑经不解。

        “因为我发现,你身上阳气十足,若是练道家心法的话,有望向金丹大道发起冲击,可你若是一旦成为儒者,就没那个机会了,实在是可惜。”

        慧存真人直接揭破了答案。

        郑经一下就懵了。

        金丹大道!

        他被这一概念瞬间给冲击懵了。

        要知道,在他所看过的武侠或玄幻小说里,金丹大道可是成仙的存在,而跟徐玄机相处了一段时间后,他也已经知道,在这个世界的金丹大道,就算没小说里的那么夸张,那也是长命百岁,高高手的存在。

        阳气十足?

        有望冲击金丹大道?

        真有那个可能?

        这慧存真人不会是在蒙我吧?

        他忍不住怀疑了起来。

        徐玄机一下也懵了。

        要知道,早在昨天,当郑经又一次调戏她,说要娶她时,她还在纠结,想要不要干脆放弃功法境界的提升,嫁给他得了。

        可现在,她师父却说,郑浪之阳气十足!

        那样的话,连功法境界都用不着放弃了啊!

        作为道家高徒,她当然知道,到了她师父这个境界,是不屑于打妄语的,因此她立即就期待地看向了郑经,希望他立即答应修道家功法。

        郑经当然不会这么轻率做决定,因此他冲着慧存真人质疑道:“真人你确定?”

        “当然,我是不会看错的,你身上的阳气,比寻常人要强出太多太多,你能告诉我,在你身上曾发生过什么异常的事吗?或者幼时是否服食过异常之物?”

        慧存真人却趁机打探起原因来。

        郑经:“……”

        异常的事?

        借尸还魂算不算?

        他大致猜到,自己身上为啥阳气十足了。

        按照中医的说法,躯体为阴,魂魄为阳,人若是没有了阳气,哪怕身上还有一口气,那也是死物一团,而自己是经历了上千年的时空锤炼,穿越来了这个世界,借命垂一线的郑经的躯体来复活……

        这么说来,现在自己身上阳气十足确实也说得过去。

        这就难办了。

        一边是成就金丹大道的可能性,一边是抱儒家的大腿,该如何做选择?

        他先是摇了摇头说:“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除了太正二年的黄河大水,让我痛失家人,大悲了一场之外。”

        自己穿越者的身份可不能暴露,因此他先为阳气十足的原因找了一个极为勉强的借口。

        慧存真人脸上立即就显露出了狐疑的神情。

        痛失家人,大悲一场,就能让人身上阳气暴增?不仅如此,他还因此开了窍,悟性异于常人?

        大悲过后大彻大悟倒还说得通,这阳气暴增又是怎么回事?

        她百思不得其解。

        但她还是说道:“不管怎样,我建议你慎重考虑。”

        郑经却还是不死心,又问道:“有没有可能道家心法和儒家功法一起修?”

        贪得无厌的他,还是希望鱼和熊掌能兼得。

        要知道,虽然道家心法有可能让他变成高高手,但儒者的身份,却是能让他抱上儒家的粗大腿,同样也很香。

        慧存真人无奈地摇了摇头说:“基本不太可能,除非你能分心二用。”

        又一个郑经曾经从徐玄机嘴里听说过的答案。

        至于具体的原因……

        “要知道,虽然道家功法修的是心,也就是以心为主的五脏六腑加全身经脉,而儒家功法修的是神,二者看似不一致,但心神心神,两者往往是密不可分的,因此两家的功法也并不兼容。”

        慧存真人的解释来了。

        郑经:“……”

        原来道家修的是心,儒家修的是神?

        心和神真的密不可分吗?

        可问题是,我的心是死鬼郑经的,而神是我自己的啊!

        他心里忍不住又燃起了一丝希望。

        “你可是要想好了,一旦过了儒家的问心关,成为了儒者,你就没希望修道家心法了。”

        正当他犹豫中,慧存真人又开口了。

        郑经:“……”

        这可如何是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