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171章 一出大戏

第171章 一出大戏

        真没看出来,原来这郑浪之一犯起倔来,竟然这么不好对付!

        此时的德王妃也暗暗吃了一惊。

        要知道,在她的印象里,郑经还算是一个蛮好说话的人,最起码这一路下来,在跟她打交道的过程中,没为难过她什么,也从未跟她提过什么条件。

        是因为仲平的吃相稍稍有点难看吗?

        她大致猜到了原因。

        她很清楚,这人的身份不同,行事风格也必然不同。

        就好比她和德王爷,虽然也贵为皇室,但他们都很清楚,这大夏朝并不是他们家的,一旦惹了不该惹的人或事,同样也有可能给自家惹来麻烦,因此他们在行事时,还会尽量合情合理,不会太过于跋扈。

        而陈仲平则不同,在当今圣上和未来圣上的眼里,这大夏国都是他们的,那看中什么就要,这是理所当然的事。

        因此,对于陈仲平今天的行事,她表示理解。

        那对于郑经的表现呢?

        她同样能理解吗?

        细思过后,也还是能。

        之前当他还名不见经传,还没成就三绝公子和悟道高人的名声之前,明知郑氏和沈氏是他招惹不起的存在,他也不是义无反顾地招惹了吗?

        为什么?

        不就是因为心中有道?

        明知不可为但仍然为之,就是因为想坚持按照正确的道来行事!

        同样的道理,不管现在的陈仲平是太子爷还是琅琊王氏世子,一旦行事风格不合郑浪之心中的道,他就不乐意了,开始犯倔。

        应该是这个道理!

        她迅速脑补了一番。

        眼见势态僵了起来,她连忙笑着说道:“浪之,真要是全套道藏才能激发你的灵感,那这全天下,恐怕也只有真人能给得起了,还有没有别的方式?”

        她出面当起了和事佬。

        这是不得已的事,这是因为,一边是他们陈家的太子爷,一边是她儿子的老师,她所敬佩的悟道高人,而陈仲平又是因为德王爷说漏嘴招惹过来的,这真要是闹僵了,他们一家夹在中间很难做人。

        “这样啊……”

        郑经开始顺坡下驴。

        其实德王妃猜的大致是对的。

        作为穿越者,作为一较真就容易犯拧巴的文化人,他在被薅了羊毛的情况下,不反薅一把确实有点不甘心。

        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的人!

        哪怕对方是皇子皇孙。

        尤其是当他已经从道家得知,这天下可能很快就会大乱时,对皇室之人就更是忌讳了,既不想靠得太近,也不想任由欺负,于是干脆开始装傻充愣,来反薅羊毛。

        当然,他也很清楚,这皇室之人,也不是现在的他所能得罪得起的,真把对方给惹毛了,很可能自己会死得很难看。

        于是乎,德王妃一给台阶下,他的态度立即就软了下来。

        没办法,他已经意识到,自己一到会宁,从表面上看,接触的都是了不得的人和势力,可实际上,他已相当于在走钢丝,一不小心就会跌入万丈深渊,因此,他必须得小心行事。

        既然是走钢丝,要不干脆玩一出大的?

        他顿时冒出了这样一无法抑制的念头。

        “唉,说实在的,真不是我不愿意写,而是这些天来,我一直在为如何让天下人都读得起书的事而烦恼,现在好不容易开了个头,却发现,前路远比我想象的要艰难。”

        他趁机又倒起了苦水。

        “怎么啦?”

        德王妃配合地问道。

        “还不是因为穷?

        “王妃你知道的,在离开荥阳时,我是一无所有,后来好不容易靠写了两首词,才在醉香楼挣得了一点盘缠,后来又承蒙你赠我书局,才有了今天。

        “可后来我却发现,我手头那点钱,根本就承载不了我的理想,要不是昨晚倾城兄来了,这事还真没法折腾下去了。”

        郑经又一次进入了表演帝状态。

        德王妃又配合道:“哦,昨晚顾公子又来了啊,他说什么了?”

        “倾城兄一听说我的难处,就把他的盘缠都给掏了出来,想硬塞给我。

        “我说那可不行,不能让他出力不说,还得掏钱,那样我宁愿不玩了。

        “后来他又说,那就干脆拿那些银子在书局预订二百本《三字经》,我才惭愧地把那笔银子给收下。

        “也幸亏了倾城兄大义,这书局才能继续折腾下去。”

        郑经又绘声绘色地回答。

        看起来极为动情。

        但德王妃却是听懂了。

        原来是想讹陈仲平,也让他花银子在这里预订《三字经》啊!

        她忍不住先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这是因为她没想到,向来就一本正经的郑经,一旦演起戏来,竟然也这么有才华,若不是她知晓内情,差点连她都给骗到了。

        于是笑过之后,她又说道:“原来是差银子啊?你早跟我说啊,要多少我都借给你。”

        毕竟陈仲平的真实身份是太子爷,如果真这样被郑经讹了,估计心里会不舒服,因此,她还试图用别的方式来化解。

        郑经却断然拒绝道:“那可不行,君子不食嗟来之食。”

        德王妃:“……”

        你就继续演!

        她差点又忍不住笑了出来。

        她这才发现,郑经一旦不正经起来,竟然也这么好玩,于是又笑道:“那就当我也在你这里预订《三字经》如何?”

        “那也不行!

        “人家倾城兄说,他之所以要订《三字经》,是因为《三字经》实在是太好,但凡吴郡顾氏之人,不管是蒙童,还是识字之人,都得人手一本,不只是单纯为了识字,而是为了明理,学圣贤之举。

        “我这才答应他的。

        “而德王府也就这么些人,你们真想要的话,我直接送你们几本不就是了?

        “毕竟连书局都是你们赠我的。”

        郑经又断然拒绝。

        说得还是义正辞严。

        这弄得连德王妃都不知该怎么配合了。

        也无需她再继续配合了,因为郑经已经转向了陈仲平,说道:“咦,王公子,你们琅琊王氏不也是大族,蒙童和读书人比吴郡顾氏还多,这么好的《三字经》,你们不预订一些吗?”

        在铺垫够了之后,他直接下刀子了。

        不管这韭菜有没有觉悟,今天他都割定了。

        德王妃:“……”

        你还一口咬定他是琅琊王氏之人?

        果然是在演。

        也难怪你有恃无恐,原来是在装傻充愣,在反过来利用仲平所冒充的假身份!

        她算是彻底弄明白了。

        于是她干脆转向了陈仲平,又配合郑经道:“对哦,王公子,这《三字经》你之前也看过了,着实很不错,你们琅琊王氏那么多人,不考虑在浪之这里预订一些?”

        她也彻底入戏了。

        别看陈仲平的真实身份是太子爷,可她毕竟是他的婶娘,甚至还是一手把陈仲平给拉扯大的,因此哪怕他是未来的圣上,偶尔开开玩笑也无妨。

        嗯,还蛮好玩的!

        她脸上的笑意又忍不住流露了出来。

        这就让陈仲平有苦难言了。

        他之前之所以不想接郑经那话茬,就是因为太子爷的骄傲,让他不愿意接受郑经的讹诈,可现在连德王妃都这么说了,他还能说什么?

        谁叫他冒充王公子呢?

        现在摆在他面前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放弃要诗,要么花银子订书。

        而前一个选择会更让他没面子。

        因此,他板着脸问道:“那顾倾城订了多少?”

        “二百本。”

        郑经答得非常麻利。

        一听说顾倾城只订了二百本而已,陈仲平立即就说道:“哦,那就给我订上两千本。”

        毕竟是太子爷,他不能把自己跟一没有功名的士子摆在同一个层面。

        只不过他没想到……

        郑经立即就笑意盈盈地把手往他面前一伸:“那就谢谢王公子了,不过现在书局资金紧张,预订得先给银子。”

        “多少?”

        “两万两。”

        陈仲平一下就懵了。

        啥?

        两万两?

        相当于十两银子一本?

        你怎么不直接去抢好了!

        毕竟是掌管朝廷典籍的,因此他很清楚,哪怕朝廷里那些经办人会吃些回扣,但一本书的成本撑死了也就四五两银子。

        现在,郑经这种新型印刷术,又能把纸张的成本省下一半,因此一本《三字经》的成本,往高里算,顶多也就三两银子。

        可现在郑经竟然要收他十两银子一本,不是明着抢他是什么?

        于是他皱了皱眉头,问道:“怎么这么贵?你不是说想让天下人都读得起书吗?”

        倒不是他给不起这点银子,而是被讹诈的感觉极为不舒服。

        “是这样的,倾城兄说,知识无价,这世家之人,都是读得起书也买得起书的,因此这书不该打折,改打折的是那些买不起书的寒门士子、蒙童。”

        郑经却一脸平静地解释道。

        然后又补充道:“哦,对了,您真要是想打折的话,按规定,两千本可以打八折,也就是一万六千两银子。”

        陈仲平一下又无语了。

        既然连顾倾城都那么说了,他还能说什么?非得让郑经给他打折不成?

        “算了,不必了。”

        于是他不耐烦地说了一声后,背着手转向了德王爷:“王爷,这两万两银子,还请你先帮忙垫一下。”

        他没想到,堂堂太子爷,竟然也有被人追着要银子的时候。

        谁让他从来就没有带银子在身的习惯呢?

        “好。”

        德王爷自然是强忍着笑意痛快地答应了。

        有了德王爷的担保,郑经自然也就不再执意要先收银子了,于是他嘻嘻一笑:“咦,还真是怪了,这头疼的事情一解决,这灵感还真就来了!”

        陈仲平:“……”

        你玩我呢?

        真当我傻啊!

        德王妃终于彻底憋不住了,立即就捧腹大笑了起来。

        这立即就招来了郑经的一记白眼:原本还准备封你个最佳拍档的,现在取消了。

        而德王妃还是乐不可支地看着他,心说:真有你的,连太子爷都敢玩,看你以后怎么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