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169章 德王爷的报复

第169章 德王爷的报复

        陈仲平很憋屈。

        他没想到,自己只不过是提了一个非常合理的要求,这郑浪之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让你把新型印刷术献给朝廷过分吗?

        很合理啊!

        你知不知道你是在跟当朝太子爷说话?

        还真不知道!

        因此,就算他很憋屈,也只能把憋屈往肚子里吞,谁让他冒充王公子,被对方误会成了琅琊王氏的人?

        他不得不尴尬地笑了一声道:“郑公子,你误会了,我是建议你把它献给朝廷,而不是给琅琊王氏,我也保证,此术绝不会流落到琅琊王氏手中去,让他们来跟你的书局抢生意,我还保证,朝廷也会给你赏赐,不白要你的。”

        他不得不放下了身段。

        没办法,他暂时还不想暴露真实身份,因为那样就不好玩了。

        这下轮到郑经愣住了。

        真不是琅琊王氏想抢我的饭碗?

        可就算是这样,他也还是有所不悦,立即又顶了一句:“你凭什么保证?”

        陈仲平被顶得哑口无言。

        他忍不住心想,这家伙脾气还真是臭啊,我都这样说了,你还想怎样?

        一气之下,他差点就想把太子爷的身份给亮出来,但他还是忍住了,又尬笑着说道:“就请德王爷为我担保如何?”

        而一直听得又气又好笑的德王爷则强忍住笑意,连忙说道:“是,我可以替王公子担保。”

        这下轮到郑经不知该说啥了。

        连德王爷都这么说了,他还能说啥?

        别人他可以不信,但德王爷一家他暂时得信的,因为连书局都是他家给的,而且他暂时也还得把德王府当成大腿抱。

        再说,这印刷术他原本也没打算捂着,等赚到第一桶金之后,迟早要把它给公开,让它去造福人类。

        因此,他收拾好心情,淡淡地回道:“既然如此,那就让朝廷的人来找我吧。”

        真要是朝廷想要的话,现在给也无所谓,因为他并不太担心,朝廷把它给要去之后,会跟他来抢生意。

        抢也不怕。

        道理很简单。

        只要不搞垄断,真要抢生意的话,国企几时能抢得赢民企?更何况他还是开挂的?

        因此,既然这王公子开了这个口,把它献出去也无妨,前提是趁机来为自己争取一些别的好处。

        但不是跟这位身份不明的王公子谈!

        而是跟朝廷有名有姓有职位的人谈!

        陈仲平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答应了就好!

        只要答应了,那派谁来谈,还是他来做确定,而最终也是由他去父皇邀功。

        因此,他脸上即刻露出了些许的笑意,准备再跟郑经客套几句。

        谁知……

        郑经却转向了德王爷,问道:“王爷,你今日过来找我,可否还有别的事情?”

        此时的他,还是觉得这王公子有点贪,第一次登门,就盯上了自己的好东西,想占为己有,这种感觉让他很不爽,于是他决定,不再搭理他,也不打算再割他的韭菜。

        对于没有觉悟的韭菜,再肥他不稀罕去割。

        就不割,让你老得涨韭菜花!

        于是乎,堂堂太子爷,就这么被他晾一边了。

        这让陈仲平又很感憋屈。

        别说是他,就算是德王爷,此时脸色也有点糗糗的,因为他听出了郑经的言外之意:你还有事吗?没事赶紧走,别浪费我时间!

        真是太过分了!

        我好歹是德王爷,并没有冒充其他来历不明之人啊!

        “事情自然是有的。”

        他也赔上了笑脸。

        没办法,谁让这小子那么有才,而他现在又有求于人呢?

        “第一件事,我想把蒨武正式交托于你,由你来教他学问,你若是答应的话,咱择日行拜师礼。”

        他开始正式说起了自己的来意。

        尽管在船上,郑经已临时当了陈蒨武一阵时间的老师,可陈蒨武毕竟是德王府小王爷,拜老师可不能马虎,得正式走流程才行。

        郑经小小地纠结了一下。

        说实在的,经今天这一糟后,他其实有点不想跟德王府走太近了,因为他发现,在实力相差太悬殊的情况下,强抱大腿也有可能被吞得渣都不剩。

        可问题是,陈蒨武现在已变成了他的死忠。

        只不过,这死忠今天似乎有点不忠,竟然不提醒他这贪婪的王公子的来头。

        于是乎,他盯了陈蒨武一眼。

        此时的陈蒨武是既期待又愧疚的。

        愧疚的是,一边是他的太子爷堂兄,一边是他敬佩的老师,但最终他选择了配合更加得罪不起的太子爷堂兄来糊弄老师,谁知堂兄一来就盯上了老师的印刷术,让他一时不知该说啥才好。

        期待的是,希望老师不要因此迁怒他,不要拒绝正式收他为学生。

        所以,此时的他愧疚地低下了头,但眼神却还是看向老师,露出了期盼的神情。

        看起来有点可怜巴巴的。

        罢了,还是先手下,再慢慢来收拾、调教!

        郑经起了一丝恻隐之心。

        于是他回道:“行,那你就让他天天过来书局吧,至于拜师礼就算了,我还是低调一点好。”

        深思过后,他最终还是答应了。

        只不过有一个前提:不提供上门服务。

        德王爷:“……”

        这小子还真是不把我当王爷啊!

        此时的他,也有点憋屈得不行,他心想,换做是别人,有机会当德王府小王爷的老师,早已求之不得,那还会提这样的要求?

        唉,谁让这家伙那么有才呢?

        有才之人确实是有资格持才傲物的!

        无奈之下,他再次决定妥协,但却回道:“那行,我让蒨文天天陪他过来。”

        急智之下,他想出了一个报复的招数,那就是干脆让陈蒨文也天天过来。

        你不是看不上我家蒨文吗?

        那我就干脆把她丢你身边来,让你们来个日久生情!

        至于拜师礼啥的,他也就不强求了,反正他原本也不喜欢那些繁文缛节。

        而对此,郑经也不好说什么。

        陈蒨武还小,让陈蒨文陪他过来不合理吗?再说,陈蒨文也算是真理社的一员,他能说不让她来吗?

        于是他又问道:“还有吗?”

        “第二件事,是我昨日进宫,跟太后提起了由你来教蒨武的事,太后一听说你字词曲三绝,想让我问你要一副字,最好是能赋诗一首。”

        德王爷又提起了第二个要求。

        郑经:“……”

        果然还是把我给卖了!

        三绝公子那身份,我已经跟德王妃说过了,想把它给深深藏起来好吧!

        而现在,你不仅跟你的太后娘亲说了,还当着这位王公子的面给说出来?

        等等……

        莫非……这位王公子并非琅琊王氏之人,而是宫里的……

        一想到这,他差点连冷汗都冒了出来。

        是啊,人家一进来,德王爷只是介绍说他是王公子,并没有说他是琅琊王氏的王公子好吧!

        还有,这位王公子,不仅倨傲,还保证说他的印刷术不会落入琅琊王氏手中。

        这说明什么?

        电视里的皇帝、皇子之类的微服出宫,好像都自称王公子吧?

        再一联想到德王爷一家昨天刚进了宫,今天就带着这位王公子出现在了他面前……

        这么说来……

        于是他又盯了陈蒨武一眼。

        此时的陈蒨武,眼神里更是闪烁着顾左右,一副典型的心虚模样。

        还真是有可能!

        郑经不想继续往下想,更不敢直接开口问,因为真把王公子的真实身份给问出来了,那他反倒不好谈条件了。

        于是他回道:“这样啊……只不过诗词这东西,是需要灵感的,我一时半会也作不出啥好诗来啊!”

        他装起了糊涂。

        把话题转回了诗词上面,并打起了马虎眼。

        堂堂大夏朝太后问他要诗,他能拒绝吗?

        当然不能,除非他不想混了。

        诗词他也有,但真正能应景,并且还比得上《青玉案·魁首》和《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的却不多,因此他不得不稍作铺垫。

        唉,在豫州调子起太高了一点啊!

        此时的他,已开始有点后悔了。

        而已成功将女儿强塞到郑经身边的德王爷,此时的憋屈气已经消了,而为了完成任务,他立即打气道:“无妨,三绝公子一出手,就算不是绝世佳作,理应也不同凡响,你尽管写。”

        “这样啊……那我试试吧,写得不如意的话,还请太后不要怪我。”

        郑经还假装推脱了一下。

        这是在离开涡阳之后,他不得不又一次准备提笔写诗。

        上一次,他用一首《道情》外加一首《小松》,从诸糅真人那里换来了道家的全套道藏。

        而这一次,似乎是白写。

        可是没办法,谁让对方是大夏朝太后,自己根本惹不起的存在呢?

        “放心,太后不是挑剔之人,不过你若是写得让太后满意,必有重赏。”

        德王爷立即为自家老娘打起了包票。

        一听说可能有重赏,郑经总算又来劲了,但他还矫情道:“赏不赏不重要,重要的是让太后满意……写什么好呢?”

        是啊,写什么好呢?

        他一边准备文房四宝,一边思索起这一问题来。

        而被晾在一边的太子爷一听说郑经要写诗了,憋屈之气顿时就消散一空。

        毕竟这也是他的心头之好。

        此时的他在想,怎样在不暴露真实身份的前提下,让这郑浪之也给自己写上一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