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166章 闺房夜话

第166章 闺房夜话

        此时的顾倾城确实觉得,自己自从加入真理社之后,似乎还从未替它做出过什么贡献,所有的一切,都是由郑经在付出,这让他相当愧疚。

        刚拿出的二千两银子?

        那是买书的费用,是等价交换,不是贡献!

        因此,他立即主动请缨道:“先生可有事吩咐学生去做?学生愿尽绵薄之力。”

        此时的他,已不再想浪费时间在那些无畏的应酬上面,而是想学郑经那样,一门心思扑在真理社伟大的事业之上。

        “这样啊……”

        郑经还真有事交给他去做。

        顾倾城的觉悟又给了他新的启发,那就是道家那边的韭菜,似乎还可以割得更高明一点。

        啥意思?

        意思是为道家印道藏,如果只是简单的翻印的话,市场潜力可能会有限,可若是印有品质的新书,那很有可能会需求是人手一本,能帮他利益最大化。

        问题是新书从何而来?

        “还真有件事可以交给你去试。”

        他立即又开口了。

        而顾倾城则极为真诚地说:“先生请吩咐。”

        “是这样的,我不是重新定义了道吗?因此我想在道的新定义的基础上,来重新解读《道德经》,并将其编成一本书,名字就叫《道德经新解》,你要不要试试?”

        新书来了。

        想写有品质的道家新著不容易,重新解读道家经典却相对轻松,而《道德经》又是人人必学之经典,甚至是包括所有读书人在内的非道家人都必读,这样一来,巨大的市场潜力又来了。

        人手一本的潜力!

        最为关键的是,他在道的新定义的基础上来重新解读《道德经》,你道家要不要参与?

        不参与的话,小心我把它往歪里解读!

        这样一来,不管道家是否情愿,都得开始配合他来割韭菜了。

        绝妙的主意!

        郑经又忍不住暗暗给自己点了个赞。

        而顾倾城则立即又站了起来,抱拳一躬身:“谨遵先生吩咐,还请先生多加指点。”

        很显然,在他看来,郑经把如此艰巨而伟大的一项任务交给他,不是在盘剥他利用他,而是在提携他,因此他必须恭敬地接受。

        “嗯。”

        郑经很有逼格地点了点头,然后转向了徐玄机:“玄机啊,此事也让你师父在信里跟诸糅真人提上一提,看看真人那边要不要派人过来参与新书的编撰。”

        “嗯,知道了。”

        此时的徐玄机已不再有任何抗拒之意。

        重新解读《道德经》,再怎么解读,只要不彻底颠覆,都是有利于传播道家思想和文化的事,多好啊,她为什么要抗拒?

        她甚至于还在想,等一会回国师府,就立刻跟师父去说,让她抓紧时间。

        “那……学生今晚先行告退,明日一早,便来书局报到。”

        顾倾城先告退,准备回下榻之处稍稍收拾准备一下,明天开始正式来书局上班。

        徐玄机也准备走了。

        但她却被郑书笙给拉住了:“玄机姐姐,今晚你就别回去了,我一人住后院晚上闲得慌,你就留这里陪我说说话。”

        潜台词:我一个人住后院晚上有点怕。

        这是可以理解的。

        不是怕色狼,而是怕寂寞。

        按照这个时代的规矩,女眷一般住第三进的后院,男子非请莫入,因此,第三进暂时就住了郑书笙一人。

        德王妃原本是打算给她配个丫环的,可她看郑经都没要德王府给他准备的书童,她也就辞了。

        不得不说,在逃离了荥阳之后,经过一路上的波折,她也开始慢慢成长起来,开始学会了自力更生,身上的大小姐脾气不再。

        而她跟徐玄机之间的关系也极为奇妙。

        这两个风格极为不同,兴趣也完全不一致的女子,自从因为真理社的成立有了往来后,感情竟然慢慢深了,平时不怎么喜欢搭理人的徐玄机,竟然跟郑书笙有了话说,两人已慢慢有了闺蜜化的倾向。

        “这样啊,好吧。”

        徐玄机痛快地答应了。

        一听说郑书笙晚上寂寞怕黑,她立即就决定,明早再回国师府,去跟师尊帮登徒子提给师伯写信的事。

        因为正好,她也有些心事想跟郑书笙聊聊。

        两人很快就回到了后院。

        “那登徒子……待你还好吗?”

        徐玄机主动开启了话题。

        郑书笙噗嗤一笑,纠正道:“浪之兄长不是登徒子,他是君子。”

        “可他老想着三妻四妾!”

        徐玄机咬牙切齿地说道。

        尽管她已较为欣赏某人的某些所作所为,可某人毕竟当众调戏过她,搅动了她的春心,因此一码归一码,该发泄的她还是得找机会发泄。

        找闺蜜吐槽,就是一种很好的发泄方式。

        原本是没必要发泄的,因为她完全可以不把郑经说要娶她的话当一回事,可当她听说,连诸糅师伯都想拉郑经入道家,还愿意把天静宫宫主的位置都让给他之后,她的心又一次被搅动了。

        不是她稀罕天静宫宫主那一位置,而是道友、道侣的概念在搅起一次春水。

        郑书笙又笑道:“以浪之兄长之才,想三妻四妾不是很正常吗?因为平常女子,没有一个能配得上他,那就只好多配几个,让他不至于觉得咱们女子无才也无趣。”

        一个极为奇葩的理由来了。

        身世不同,成长环境不同,所形成的世界观也必然不同。

        站在徐玄机的角度,因为道家主张一夫一妻,因此她对男人三妻四妾制是有抵触情绪的。

        而在陈蒨文那边,因为郡主的身份,也理所当然地觉得她要嫁的男人只能一夫一妻制。

        而在郑书笙这边,则会认为有本事的男人三妻四妾理所当然,她抗拒的只是没本事的男人。

        而论本事,这世间又有谁还能比得上她的浪之兄长?

        因此,但徐玄机找她吐槽时,她不仅不共情,反倒用奇葩的理由劝说起徐玄机来。

        “唉,你没救了!”

        徐玄机有点恨铁不成钢地嘟嘴道。

        两人一路坐船下来,还真不是没什么交流,就好比说在船上,当席希明等士子向郑书笙献殷勤之后,她曾对郑书笙的处境表示过关心,问郑书笙要不要在那些士子里面挑个人嫁了得了。

        郑书笙的回答是:“我谁也不嫁,就跟着浪之兄长去探求真理。”

        真是为了探求真理吗?

        恐怕是已深深着了他的魔,非他不嫁吧!

        对此,徐玄机心知肚明。

        也正因为如此,当登徒子说要娶她时,她才那么纠结,否则的话,她完全可以心一横:大不了和合境不破了,干脆嫁他得了!

        可问题是她已经得知,郑书笙也对那登徒子情有独钟。

        难不成二女共侍一夫?

        “嘻嘻,没救就没救,与其嫁一个虚有其表的男人,远不如跟着浪之兄长做事来得有成就感,也只有浪之兄长,能时时带给你我意外和惊喜,不是吗?”

        郑书笙却是笑嘻嘻地回道。

        并且又一次将徐玄机拉到了同一阵容,就差直接说:咱们以后干脆就在一起吧。

        别以为只有徐玄机懂她的心思,其实她也懂徐玄机那点小心思,更是懂某人的那点小心思,毕竟在船上,某人是不是在调戏徐玄机。

        其实真正说起来,某人最铁杆的死忠,不是陈蒨武,也不是顾倾城,而是这位郑家大小姐。

        毕竟对郑书笙来说,某人给她的是再生之恩,是陈蒨武和顾倾城他们所受到的恩惠远远比不上的。

        “算了,懒得跟你说了。”

        徐玄机对此话题已无语,转而跟郑书笙聊起了今天逛工坊区的见闻,把话题转到了那稀奇古怪的车床上面。

        其实对郑书笙的某些话,她也是认可的。

        确实没人能像登徒子那样,能不停地带给她们意外和惊喜。

        ……

        正当两人在闺房夜话时,郑经那边也并没有消停,在成功割到第一笔韭菜之后,尝到了甜头的他又在想,下一个该割谁呢?

        另外还有人也没有消停,那就是陈管事。

        在确定郑经已不再有事吩咐他,在纠结了一番之后,他最终还是悄咪咪地出了书局,奔向了德王府。

        没办法,事关重大,他不得不报。

        德王爷一家,是在宫里吃完晚宴之后才离开的。

        领走前,陈仲平太子爷又拉住了陈蒨武,吩咐道:“明早在府上等我。”

        “嗯,我一会跟父王说,让他等上你之后再去见老师。”

        陈蒨武郑重地承诺道。

        按照德王爷给孙太后的承诺,德王爷又准备去抓女婿了,顺带帮孙太后要一幅某人特意为她而写的字和诗词。

        只不过同行的将多上一个微服私访的太子爷。

        好肥的一兜韭菜!

        当然,意外也是有的,那就是当德王爷一家回到府上后没多久,陈管事就来了,禀报上了几则消息。

        一是新型印刷机大获成功的消息。

        二是郑公子又在折腾一样叫车床的东西,还准备搞什么活字印刷术。

        啥,那新型印刷机效果真那么好?

        还有,效果那么好那家伙竟然还不满足,还在继续折腾?

        对此,德王爷和德王妃自然是颇感意外。

        而最让他们惊容的则是最后两则消息。

        啥?

        那登徒子竟然当众说要娶徐玄机?

        这国师府是要跟咱德王府抢女婿吗?

        什么?

        诸糅真人为了拉郑浪之如道家,竟然肯以天静宫宫主之位相授?

        这可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