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165章 韭菜的觉悟

第165章 韭菜的觉悟

        割韭菜进行时!

        “倾城兄,依你之见,咱们这华夏书局所印书页之效果如何?”

        郑经脸上笑意盈盈。

        因为是要割韭菜,所以现在他的态度好得不要不要的,尽管顾倾城已尊他为先生,但他还是以平辈论之。

        不仅如此,他还在华夏前面加上了咱们二字,以示这是真理社的事业,好让顾倾城有归属感。

        “质量之好,实属学生平生所见。”

        顾倾城却还是以弟子自称。

        这还是吴郡顾氏先祖顾雍的遗风。

        顾雍幼时拜名士蔡邕为师,学习弹琴和书法,蔡邕对其欣赏有加,顾雍却是对蔡邕恭敬有加,始终不肯逾礼。

        现在顾倾城也是如此,既然已尊郑经为师,那就弟子身份不改。

        谦谦君子,往往会在某些事上一根筋。

        郑经也懒得纠正他,又问道:“那依你看,这本我亲自释义的《三字经》品质又如何?”

        “依学生看来,此书一出,必将让天下蒙童都大受其益,确实堪称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一涉及到评价此书,顾倾城就愈发恭敬。

        说之前,还特意隆重地双手一抱拳隆重地恭了一下身,以示对这本书的敬佩之意。

        郑经想要的效果达到了。

        开始动刀之前,自然先得让韭菜觉得被割得有价值。

        他立即道:“那好,咱们去厅房,坐下来边吃边说。”

        早在他回来之时,就已近黄昏,而他一看顾倾城在,自然也早已吩咐陈管事备酒菜,现在也差不多到了用晚饭的点。

        而这里他虽然是刚安置下来,但必要的用具、人手,包括做菜的厨娘之类的,德王府那边也已经给他配好,在这里小规模地招待客人已完全没问题。

        于是乎,他带着还藏着一肚子疑问的顾倾城,以及还在纠结,要不要回去禀报师父,让她帮登徒子给师伯写信的徐玄机出了工匠房,去向二进一间专门调出来,供他待客之用的厅房。

        正好,当他们走出工匠房时,又碰上了从醉香楼教三绝谱法归来的郑书笙。

        于是乎,很快,船上熟知的四人又凑成了一桌。

        两男两女,是最佳的割韭菜氛围。

        三杯酒下肚之后,一肚子疑问的顾倾城就憋不住了,忍不住出声问道:“先生,这新型印刷术,可是先生所发明?”

        他确实有点憋不住了。

        要知道,若不是亲眼看到了那台新型印刷机在印之前还是崭新的,并且那两把崭新的滚筒,还是当着他的面组装起来的,他可能还会以为,这效果好得让人吃惊的印刷术是原来的德意书局早就有的。

        但显然不是。

        既然不是,那除了郑经,还有谁能弄得出来?

        只不过郑经前天傍晚才到会宁,昨天才接手书局,今天就有这么好的新型印刷术面世,这速度未免也快得太不可思议了吧?

        “嗯,确实是我所发明的,早在船上,当王妃说要把书局送我时,我就在想,如何才能让印书速度加快,让天下人都读得起书呢?于是思来想去,就想出来这样一法子。”

        郑经开始往脸上贴金。

        向顾倾城说明,之所以发明新型印刷术,是为了让天下人都读得起书!

        好伟大的出发点!

        顾倾城立即又站了起来,双手恭敬地举起了酒杯,微微一躬身道:“先生高义,学生深表佩服。”

        郑经坦然受之,却假装谦虚道:“谈不上高义,我今天才发现,这愿望好是好,但真正想实现起来,却很难很难。”

        “怎么啦?”

        顾倾城问道。

        “这新型印刷术一出,这速度倒是快上了很多,所印书的品质暂时应该也是天下独一无二,可这成本,却未必降得下来太多。

        “而且,我个人的资金也极为有限,想实现那一愿望,实在是遥不可及啊!”

        郑经开始倒起了苦水。

        同时,表演帝也即刻上线。

        别以为只有德王爷会演,事实上,任何一位教员出身的人,真想要演的话,绝对会不输给大多数专业演员,毕竟文化底蕴摆在那里不说,还得时刻戴上为人师表的面具。

        打个比方说,后世那些经常在《百家讲坛》等节目上露面的专家教授,在风光一时,吸粉无数之后,有多少人又会因真实那一面的不堪暴露之后而形象崩塌呢?

        就好比说曾经鼎鼎大名的狼教授。

        而真要演的话,郑经也未必输给他们。

        于是乎……

        还没坐下去的顾倾城立即就搁下了酒杯,往怀里一掏,掏出了一叠银票,毕恭毕敬地往郑经面前一递,说:“先生,若是缺资金的话,学生这里还有一些,先生尽管拿去用,就当学生为真理社尽绵薄之力。”

        主动送钱的来了。

        事实上,顾倾城手中的这一叠银票,可不止是一点点,而是整整两千两,是他按族中前辈的吩咐,今天刚去家族账上支取的应酬费用。

        大族士子就是有这样一好处,无论到了哪里,都不用担心盘缠不够花。

        而像顾倾城这种既是家族直系,又广有才名的士子,家族对他的扶持力度也大得吓人。

        江南第一才子来会宁了,总得结交同辈好友吧?

        两千两银子看似多,可若是去醉香楼那种地方请客的话,来个十次八次就花完了。

        但反过来说,这点银子若是花得值得,那以后给家族所带来的回报,也将是远超想象的。

        正所谓投入越大,回报越大。

        不过在顾倾城看来,把这银子花在那些才学普通的士子身上,远不如用来支持郑经的伟大理想有价值。

        于是,他毫不犹豫地把还没焐热的银票给掏了出来。

        至于毫不犹豫的原因,当然是被郑经的这一番毫无破绽的表演所打动。

        别说是他。

        就连之前还一直在纠结的徐玄机,此时也觉得登徒子确实够伟大,于是暗暗下定了决心,等回国师府,立即就跟师父去说,让她帮忙写那封信。

        就算师父不肯,跪下哀求她也得让她答应!

        此时的她忍不住如此想道。

        郑经却是有点懵了。

        这韭菜……是不是太有觉悟了一点啊?

        我只不过是想让你们吴郡顾氏掏钱,来多预订一些精装版《三字经》,而不是让你把自己的花销都给奉献出来啊!

        难不成我演得有点过了?

        他连忙说道:“不妥不妥,这理想的实现,不能但靠一两个人的无私奉献,还得想一个完全的法子才行。”

        这下轮到顾倾城懵了。

        他没想到,自己真心想奉献出来的银子竟然送不出去,连忙又不甘心地问道:“这又怎么说?”

        “这真理社的运作,若是每一位成员得无私奉献自己的精力和心血不说,还得破财的话,那这真理社以后就没人敢加入了。”

        郑经说出了理由。

        这倒是大实话。

        他确实没想过靠拉有钱人的赞助来维持真理社的运作,这就是所谓的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也正因为合道,更是让顾倾城深感佩服,连忙又恭敬地说道:“学生受教了。”

        但这已掏出来的钱,他却不想收回去,于是想了想后又说道:“这样吧,王妃不是说,这精装版《三字经》一印好,我等有优先购买权吗?

        “这二千两银票,就当我先为顾家预订一百本如何?”

        郑经想要的效果终于来了。

        预订!

        正是他想要达到的目的。

        这样一来,不管他想印多少,都不用担心周转资金不够的问题了,因为是预订多少印多少,先给银子再开印。

        只是这价格……

        “那也用不了那么多,按我的计划,这精装版《三字经》的售价是十两银子一本,预订一百本以上打八折,一千本以上打七折,一万本以上打六折。”

        这次他不再直接拒绝。

        而是趁机推出了他的预订优惠方案。

        可顾倾城却说道:“那我就先预订二百本,至于更多的,等书印出来之后,我再拿样本去说服家族。”

        “那也不止二百本啊,按大致来算的话,应该是二百五十本才对。”

        郑经连忙又纠正。

        而顾倾城却固执地摇摇头:“不不不,连王妃都说了,知识无价,这二百本不能打折,至于后面的,等我说服家族再论。”

        郑经:“……”

        这韭菜,未免也太有觉悟了一点吧!

        难不成你也知道,二百五这数字有点那个?

        可问题是这个时候还没有这一概念啊!

        演过头了的他,免不了有了一丝愧疚之意,忍不住又劝说道:“那两百本会不会太多了一点啊?”

        他实在是不想让自己的死忠如此血亏。

        顾倾城却又摇了摇头说:“不不不,一点都不多,在我看来,但凡是顾家之人,此书都该人手一本,不是单纯为了识字,而是为了明理,学圣贤之举。”

        一个让郑经再也无法推脱的理由来了。

        是啊,后世之人之所以人人必学《三字经》,视《三字经》为蒙学不可替代的经典,不就是因为,它是集圣贤之言、常识之理于一体的浓缩精华吗?

        如此说来,我单靠一本《三字经》就可以发大财了?

        接下来我还有很多本书可以推啊!

        比如说《弟子规》。

        在意识到这本书的巨大市场潜力之后,他忍不住暗暗窃喜起来。

        他也不再推脱,而是朝郑书笙吩咐道:“那你就把倾城兄的银票收下吧,做好记录,并吩咐工匠房,书一印出来,第一个交付倾城兄。”

        并且又加了一句:“此费用就当作是真理社的发展基金,不做它用。”

        潜台词:在这个公司制度不健全,没有股份制概念的时代,真理社就是我的,它的银子也是我的。

        啥叫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

        郑经就是。

        银子他喜欢,但为了保持自己的伟岸形象,不把自己贪财的那一面给暴露出来,于是机智地推出了郑书笙这块极为理想的挡箭牌。

        尽管你是郑家大小姐,但也没理由白吃穿我的对吧!

        而原本就对管账极为熟悉的郑书笙,并没有觉得伟岸兄长的这一安排有什么不妥不说,反而欣喜了起来,开心地答应道:“是,谨遵兄长吩咐。”

        觉得自己有了价值的管家婆隆重登场,笑着从太有觉悟了的韭菜手里接过了银票。

        而真正第一个被割的韭菜此时却还在想:

        怎样才能像先生那样,为真理社出更多的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