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159章 比登徒子还登徒子

第159章 比登徒子还登徒子

        郑经的炫耀是有效的。

        后知后觉的徐玄机确实没想到,郑经在抵达会宁之后的第二天,不仅接手了书局,还折腾出了新型油墨,而今天又折腾起了所谓的车床。

        郑经既然是炫耀,那他自然会把他那些发明的优点给如实说出来,比如说印刷机加新型油墨的组合,起码能让印刷速度加快十倍,又比如说活字印刷术一旦成功,以后印书就彻底省事了之类的。

        至于车床,他更是把它给吹得天花乱坠,比如说可以用它来切割、打磨、钻孔、雕花之类的,既可以用于木工,又可以用于其它匠人,做出来的东西又快又好还漂亮之类的。

        对于器物制作,徐玄机并不懂,但她听了之后立即就觉得:

        哇塞,好厉害的样子!

        尽管她并不会把这种感觉表现出来,但她心里却确实是这么认为的,因为郑经跟她炫耀的,不是这些东西有多能赚钱,而是说它们将能如何如何造福全人类。

        新型印刷术的成功,能让书本变得越来越便宜,慢慢让穷人也开始买得起书!

        车床的应用,能让工匠制作出更多有益于百姓的器物!

        这种造福百姓的出发点,跟道家的理念是一脉相承的,因此,郑经在她心目中的地位立即又高上了那么一丢丢。

        她原本以为,郑经也就是在诗词歌赋道等读书之人所擅长的领域非常了得,现在却发现,原来他在格物致知、器物制作方面也如此了不起。

        相比前者,她其实更看重后者。

        而郑经却是二者兼得。

        这让她忍不住想:原来书生并不是百无一用!

        这好感一增加,她自然也就原谅他对自己的轻薄了,说道:“那我就等着你把它给做出来,看看是否有你说的那么厉害。”

        她又给自己找了一个继续留下来的借口。

        “好,我立即就把它给做出来。”

        郑经立马就答应。

        很显然,徐玄机的借口也正合他的心意,因为感情这东西,就是靠多在一起来慢慢增加的,于是,他立即又拿起了笔,又开始在纸上写写画画起来。

        这可是让费老头和小鲁终于松了一口气。

        徐玄机不懂器物制作,他们却是懂的,经新东家那么一炫耀,他们算是听明白了,这款所谓的车床,若是真能做出来,并且还真管用的话,那对工匠们来说,确实是很了不得的东西。

        只是真有他所说的那么好用吗?

        要做出来试试才知道!

        可问题是这新东家一直在跟漂亮小道姑在炫耀,而不是继续把它给彻底画出来,好让他们动工去做,这可是把他们给急死了。

        尤其是小鲁。

        作为这世上已为数不多的墨家传人,他真正的兴致其实并不是在木工制作上,而是在机关制作上,毕竟在过去,墨家的机关术就闻名于世,像连弩车、投石机、云梯等龚守成工具,都是墨家机关术的成果。

        可现在他却发现,自己的这位新东家,在机关设计方面似乎比自己这个墨家传人还要厉害。

        简易印刷机也就罢了,毕竟那东西没有太大技术含量,他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时间,就已经将那东西做了个七七八八,现在就剩下刷油漆,给滚筒制作手柄、包蒙皮之类的了。

        而这个叫做车床的东西则不同。

        他发现,这个看似有些怪异的东西,不管是在墨家的机关术里,还是在其他工匠那里,都从未出现过,而在新东家说完大致思路后,他却发现,这东西一旦做出来,还真有可能是可行的,也确实能帮到工匠们大大提升器物制作的效率。

        这就厉害了!

        正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对于儒家的这一主张,墨家也极为认可的,因此在他看来,这东西一旦真正制作成功,那其作用,远比墨家的连弩车、投石车等攻城器械还要重要得多。

        难不成新东家并非儒家之人,而是咱墨家之人?

        他忍不住再次有了这样的想法。

        你倒是赶紧画啊!

        等东西做出来之后,再跟这漂亮的道家仙姑炫耀啊!

        他紧盯住了新东家手中的笔。

        也好在郑经又继续画了起来。

        其实对于文科出身的郑经而言,让他来画机械制图还真是有些为难他了,也好在他中学时的数理化水平其实也并不差,也好在他在被贬为图书管理员后,有了大把的时间,因为兴趣而去自学过最基础的《机械制图》教程,让他勉强能把这车床的制作示意图给完整地画出来。

        其实在徐玄机到来之前,他已经画了一大半,因此现在他要做的,就是把剩下的部件示意图给画出来,并计算好个部件的尺寸,把它们给标出来。

        这并没有耗费他太长时间。

        接下来就是把它给制作出来了。

        其实简易车床做起来并不复杂,大部分部件,完全可以用木头来做,包括大小飞轮、架子、踏板等,也就是锯片、曲轴、连杆、配重用的陀飞轮等,得找铁匠铺去定制。

        “玄机啊,你陪我去逛逛街,先把这些东西给做出来吧。”

        满意地搁下了笔之后,他又开口了。

        招呼的却还是徐玄机。

        似乎此时此刻,他的眼里只有她没有他。

        最后一个他,指的是小鲁等人。

        事实上,找铁匠铺去定做这些器件,其实是用不着他出马的,他完全可以把他们交给小鲁或陈管事去做,毕竟他们才更为熟悉会宁,也更为熟悉其它工坊。

        但他现在却决定亲力亲为。

        定制部件是次要的,重要的是,他想趁机去了解一下这个时代的工艺水平,毕竟科技才是第一生产力,一旦天下动荡,他真想当乱臣贼子的话,这方面也得提前做准备。

        而更为重要的,则是拉着徐玄机一起逛街。

        一起逛逛这他还没来得及逛的会宁城。

        逛不逛其实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跟谁一起逛,在明确了目标之后,他还是希望通过生活中的一些在一起的琐事,来尽快增进跟徐玄机的感情。

        绝不能给德王爷那臭不要脸的可乘之机!

        他如此想道。

        对此,徐玄机不表态,既不说去,也不说不去。

        但临出门时,郑经却又不得不叫上了已成为他管家的陈管事,还有墨家传人小鲁。

        叫上陈管事,是因为他的另一重身份,德王府家管事的身份实在是太好用了,不管是在各世家的私家作坊,还是官家的工匠营,德王府家的招牌一打,无往不利。

        而叫上小鲁,则当然是他的墨家传人身份。

        画示意图他勉强还行,但那些部件具体要制作成啥样才真正好用,还得小鲁这专业人士来把关。

        四人就这样出了门。

        徒步。

        而不是坐德王府附赠给他的一辆马车。

        其实作为数朝古都,这个时候的会宁城已经很大了,据说东南西北都已各有三四十里,人口也已多达近两百万,只不过工匠区离书局也并不算远,就在会宁城的东南角,秦淮河的下游沿岸。

        小鲁原来租住的地方就在那一带。

        那就干脆走过去好了。

        就当锻炼身体,也更利于跟他和清冷小道姑增进感情。

        “玄机啊,你年纪也不算小了,还不打算嫁人吗?”

        一出门,他又开始嘴瓢。

        再次把跟在他和徐玄机身后的陈管事和小鲁当成了透明人。

        只不过这种问题,放在后世可能没啥大不了的,在这个时代问起来却算是小忌。

        问黄花小姑娘的婚嫁之事?

        若是长辈关心也就罢了,可一未婚男子问一未嫁女子,这算什么事?

        比登徒子还登徒子好吧!

        因此徐玄机立即凶巴巴地回道:“要你管!”

        若不是这是在大街上,若不是身后还有旁人,她恨不得立即又给这无礼的登徒子一拳,甚至于直接给他一剑。

        让他嘴贱!

        而郑经却有恃无恐地回道:“必须得管啊!我掐指一算,你命中注定的如意郎君就是我,你不早点考虑这事,是想让我打一辈子光棍吗?

        徐玄机:“……”

        哦,天哪,这登徒子,这种话竟然也说得出来!

        好想杀了你!

        她一时又被气得牙痒痒的。

        可不知为什么,她虽然起了狠揍这登徒子一顿之意,可内心却又忍不住想,莫非这登徒子真有意想娶我?

        这么一想,她的动手之心顿时又消退了,于是又只能回了一声冷哼。

        而郑经则得意地笑了笑,又继续迈步前行。

        这一出,可是把他们的陈管事给听傻眼了。

        啥?

        这新主子,竟然连国师府鼎鼎有名的玄机仙姑都敢调戏?

        这真是想娶玄机仙姑进门的节奏?

        可问题是,王爷王妃还想着把你招为郡主驸马啊!

        知晓前主子们心思的他,一时又听傻眼了,只能默默地想着,要不要将此事去告知他那两位真正的主子。

        好像还必须得去告才行!

        否则的话,王妃和王爷一怪罪,尤其是德王妃一怪罪,绝对没他好果子吃。

        唉,跟了这脾性比王爷还古怪的新主子才第二天,就得去当小人告密,这新职位似乎有点不好干啊!

        他暗暗叹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