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154章 太好了

第154章 太好了

        所有人齐聚印刷房。

        毕竟是自己所“发明”的新型油墨,郑经并不打算把第一次使用权交给他人,因此他自己站在了印刷台前,准备亲自来试效果。

        而站在他身边不远处的,则是德王爷一家人,至于书局里的那些匠人,则在不远处围观,部分匠人则在帮忙准备雕版、纸张、毛刷等材料用具。

        “王爷,你觉得浪之这新型油墨能成不?”

        在准备材料的空隙,德王妃先问起了德王爷。

        这既是好奇,也是给自家王爷表现的面子。

        哪怕是已相当熟悉郑经,德王妃也还是没想到,郑经来到会宁后的第二天,竟然就立即接手书局不说,还折腾起了所谓的印刷机和新型油墨。

        真把自己当成无所不能了?

        尽管她已知道郑经确实很有本事,但毕竟术业有专攻,她也不太相信,郑经真就这样能把新型油墨给弄成。

        而在这一方面,已在书局里泡了十来年的自家王爷,反倒已算是半个内行,因此当着儿女的面,她决定给自家王爷一个面子。

        显示一个父亲才学机会的面子。

        有着一颗七窍玲珑心的她,深知这样的面子对于维护家庭和睦也很重要,尤其是德王府的事主要是她在管时,就时不时得给德王爷表现的机会,以显得他才是德王府最为重要的那一个。

        “蒨文,蒨武,你们认为呢?”

        德王爷自然也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轻车熟路地问起了自家儿女。

        德王府家的惯常相处模式就是这样的,德王妃给他面子,然后他来考问儿女,最后他来揭晓正确答案。

        这是一种极为有效的儿女教育方式。

        “不太好说。”

        陈蒨文的回答是相对保守的。

        而陈蒨武却是毫不犹豫地说道:“老师出马,一定行。”

        这才是郑经的死忠。

        盲目崇拜的那种。

        德王爷也不驳斥他,而是问道:“那你是否知道,用油汁来配墨,最难解决的问题在哪吗?”

        这下陈蒨武自然是回答不出来了,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就是德王爷想要的效果。

        他接着说道:“难点之一,是油汁会浸透纸张,把纸张弄得到处都是污渍,极其难看,难点之二,是油墨比水墨更难干,反而更费时间。”

        他把正确的答案揭晓了出来。

        不远处的那些匠人,在听了德王爷的话之后,也一个个都极为认可,费老头甚至还出声拍马屁道:“王爷说得极是。”

        原来是这样吗?

        这下弄得连郑经的唯一死忠,陈蒨武都有些信心不足了,有些担心地看向了正拿起一把毛刷,正准备沾新型油墨的郑经。

        郑经的脸上却是挂着一丝笑意。

        德王爷的话,他当然也听到了,他也算是明白了,原来德意书局并不是没尝试过用油汁来配墨,而德王爷之所以不说……

        是等着看我笑话?

        呵呵!

        他立即呼唤道:“蒨武,小鲁,过来帮忙。”

        接下来是见证奇迹的时刻,他想把第一时间见证的机会,给自己的死忠,以及他视为宝贝的墨家传人。

        原本已有所动摇了的陈蒨武立即喜滋滋地走了上来。

        而站在匠人堆里的小鲁,虽然并不认为新主子所弄的新型油墨能够成功,但他还是依言也走了上来。

        郑经手拿毛刷,在盛出来的油墨里沾了沾,然后拿起了一块木板,在上面反复涂抹了起来。

        其实用油墨,最合适的并不是毛刷,而是滚筒,但不管是滚筒还是毛刷,给雕版上墨前,是得让滚筒或毛刷上的油墨均匀,不能成团,因此,他只能用一块木板来调整油刷上油墨的浓淡。

        就好比后世的画师画油画时,得使用调色盘一般。

        等毛刷上的油墨均匀之后,他立即把毛刷伸向了已经准备好的一块雕版,开始在雕版上刷刷刷地刷了起来,速度非常之快,没有任何停顿。

        在快速给雕版上的反刻字上完墨之后,他即刻吩咐小鲁:“上纸。”

        小鲁小心翼翼地把一张纸覆在了雕版上。

        郑经立即又吩咐陈蒨武说:“蒨武,用你的手在纸上轻轻压一压。”

        这是一个让围观的人群都稍稍有点担心的奇怪指令。

        工匠们心想,这可是德王府家小王爷,现在这新主子竟然让他用手去拍纸,那万一油墨渗透过来,把小王爷的手给弄污了咋办?

        德王爷或德王妃会不会生气?

        工匠们开始替新主子担心。

        而陈蒨武却没管那么多,在关键时刻,他还是选择相信了老师,没做任何犹豫,把他的小说伸了出去,开始在覆盖在雕版上的纸张上轻轻拍了起来,并且还把每一个位置都拍到了位,让纸张跟雕版有了亲密接触。

        不过让所有人惊讶的是,墨汁似乎并没有渗透纸张。

        当小王爷拍完之后,把手举起来看时,大家都已经发现,小王爷的手上并没有墨汁,也没有油汁。

        竟然没有渗透?

        连德王爷都稍感讶异。

        换做是之前配的油墨,根本就不能用手去拍,否则的话,满手都是油墨汁,而被印刷的纸张也会因此弄得很污渍。

        现在,郑浪之所弄的这种新型油墨,竟然可以用手去拍,还一点事都没有?

        他心里顿时有了一种不妙的感觉。

        这新型油墨,似乎解决了渗透的问题,那剩下来,就是印刷效果,以及能不能速干的问题。

        若是那两个问题也能解决,那他之前当着大家的面,训诫妻儿的那番话,岂不是会被打脸?

        不会吧?

        而郑经却是没有管那么多,又朝陈蒨武吩咐道:“好了,把纸张拿起来吧。”

        陈蒨武这个年龄,正是对一切新鲜事物都充满了好奇的时候,他闻言之后,立即又伸出了双手,小心翼翼地从雕版上把纸张揭了下来,然后先自己看了起来。

        “哇,好清晰好漂亮哦。”

        他立即就情不自禁地赞叹。

        是的,确实很清晰很漂亮。

        作为德王府小王子,他虽然年龄还小,但印刷术却并没少见,可现在他却发现,他手中这张纸上所印的字迹,无比清晰不说,还散发着一种淡淡的光泽,而纸张上也没有任何的物质。

        “老师,您看。”

        他立即兴奋地把手中的纸张举到了郑经面前。

        郑经瞄了一眼,但并没有接,而是又吩咐道:“给大家看看吧。”

        陈蒨武闻言,立即举着纸张,兴冲冲地走向了德王爷,嚷嚷道:“父王你看,真的太漂亮了。”

        此时的德王爷已有些呆滞。

        但他还是接过了纸张,细细看了起来。

        印刷确实是清晰无比。

        纸张上也没有任何多余的浸透油汁。

        印出来的字,在光线的照耀下,还散发着淡淡的光泽,给人一种极为舒服的感觉,字上也没有丝毫多余的墨汁流淌。

        这也就意味着,上墨的问题解决了,渗透的问题也解决了,速干的问题似乎也不必担心。

        我这是被反打脸了吗?

        他此时脸上的表情无比的呆滞。

        也好在德王妃和陈蒨文识趣,只凑过来看了一眼纸张上印出来的字,但并没有多说什么。

        纸张很快就在大家手中无声地流转。

        让所有人都见证了这近乎奇迹的一幕。

        最后,纸张流转到了小鲁手中。

        此时的小鲁也是感慨万千。

        他也没想到,这新主子所发明的新型油墨,竟然是一试成功,不用多看,他就知道,这种新型油墨所印出来的书页,根本就用不着晾晒,哪怕是一张一张的叠到一起,应该也不会污染别的书页。

        实在是太了不起了!

        他忍不住由衷地赞叹起了他的新主子。

        就在他看着纸张发呆时,郑经却又说道:“小鲁,你去拿点水,往字迹上浇一浇试试看。”

        拿水往纸上浇?

        难不成这字还能防水不成?

        小鲁闻言又呆滞了一下,但他还是依言端了一杯水过来,浇了一些在纸上。

        真正奇迹的一幕出现了。

        通常来说,按传统工艺所印出来的书,别的啥也不怕,就怕水,若是书本被水一浸泡,或者是淋到了雨,书页会粘连到一起不说,书上的那些字,也会被水慢慢浸染,向周围扩散,成为一个个的墨团。

        而现在,被水浇的这张书页虽然纸张已经被水浸透,但纸上的字并没有散,依然清晰无比。

        这……

        怎么会这样?

        新型油墨的第一次试验,就已经远超了大家的想象,无比成功。

        而此时的德王爷,若不是脸皮够厚,估计就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为什么会这样?

        道理又是什么?

        此时的他百思不得其解。

        他搞不明白,为什么之前书局试了那么多次,都没一次成功,而郑经却是一撮而就,效果还远超大家的期望。

        难不成真跟道有关?

        不愧是厚脸皮,他立即就上前了两步,来到了郑经的身边,急切地说道:“浪之,快,好好说说,这究竟是怎么个道理。”

        此时的他,已彻底遗忘了自己想看郑经笑话的初衷,转而追求起其中的道理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