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152章 古法油墨

第152章 古法油墨

        他是不是猜出来我的真实身份了?

        德王爷忍不住如此想道。

        不喜欢管事,并不代表傻,否则的话,他也不会在诗词歌赋领域有让阮留之及卢勋那样的才子都相当认可的造诣,而作为一个经常性假冒他人的表演帝,德王爷的察言观色本事自然也相当了得。

        因此,当郑经说出这一句时,他立即就意识到,对方应该猜到自己是谁了。

        这就厉害了!

        他忍不住由衷地赞叹了一句。

        要知道,他经常性地隐藏王爷身份,已成功地骗过了不少人,罕有人能轻易识破,就算有,那也是个别阅历极为丰富之人。

        而现在,年纪轻轻的郑经竟然这么快就识破了,这确实是他所没预料到的。

        不过想想也还算合理。

        因为按照德王妃的说法,这个年轻人与别的年轻人完全不一样,其悟性、智慧、学识都远非常人可比,也正因为如此,连诸糅真人、阮留之、卢勋等成名之士都对他刮目相看。

        既然如此,现在能猜出自己的真实身份也算正常。

        只是他想不明白,自己的破绽到底在哪。

        他立即就很光棍地问道:“你猜到了?”

        “原本还不敢肯定,现在算是确定了。”

        郑经则笑着回道。

        是的,郑经确实对这位陈先生的真实身份起了疑心,但并不敢肯定他就是德王爷,直到德王爷问出这一句。

        “那你是怎么猜到的?我的破绽在哪?”

        德王爷又直接问道。

        因为并不喜欢繁文缛节,他对郑经这种不把他当王爷的平等交流态度还蛮喜欢,因此哪怕真实身份被暴露了,也还是没摆王爷架子。

        这也正是他对待有才学之士的一贯风格。

        “你下次再假冒王府幕僚,应该换个姓的。”

        郑经回道。

        若是说德王爷的表演有破绽,这深入古人骨髓里的行不改姓坐不更名的执念应该算是第一个。

        德王爷姓陈,他家心腹幕僚碰巧也姓陈?还非得强调自己是德王爷的同宗?

        当然,这是事后诸葛亮。

        德王爷:“……”

        冒充他人还得改姓?

        “这第二个破绽,是身份可以冒充,可气度这东西,是一时半会很难掩饰的。”

        郑经又说出了第二个理由。

        也算是事后诸葛亮,但更多的是源自于他前世的阅历。

        毕竟前世他作为古文化领域的知名青年学者,也还是见过不少大人物的,气度这东西,确实跟身份地位有很大的关系,身份地位不到位,想装得像很难,而身份地位一到位之后,再想改掉同样也很难。

        这一点,其实不算是德王爷自己的破绽,而是其他人噤若寒蝉的反应。

        德王爷笑了。

        既然原因已经找到,他也不再矫情,立即又说道:“那你现在可以跟我说说,怎么解决上墨的问题了吧?”

        “很简单,调制油墨。”

        郑经也不再矫情。

        既然已经知道了对方是德王爷,那就没啥好隐瞒的了,因为他并不担心那么大一王爷,会盗用自己的技术来跟他这样一小民来争小利。

        他也不再强调保密之事,因为他刚才已经说过了,不用再担心德王爷会像个妇人一样,把从自己这里听来的东西到处去传。

        “油墨?”

        “是的,用豆油、桐油,再加上松烟、面粉、石蜡,理应可以调制出一种既容易上墨,还速干且更不容易被水渍浸染的上等墨汁出来。”

        郑经假装推断道。

        事实上,这是后世一种极为简易的植物油基油墨配方。

        从油墨的用途需求来说,需要有很多辅助材料,比如说填充剂、稀释剂、防结皮剂、防反应剂、增滑剂、挥发剂等,而豆油、桐油、木炭粉、面粉,再加上少量石蜡,按一定比例配置加热到一定温度后的混合物,基本上能满足上面的全部需求,更是能满足这个时代的印刷需要。

        最为关键的是,这些材料,在这个时代都是现成的,并且价格也不算昂贵。

        比如说麻油、豆油,都是普通百姓使用的廉价食用油。

        而桐油,则已广泛应用于家具防水防蛀等领域,比如说有名的油纸伞,用的就是桐油。

        至于松烟,原本就是制墨的主要原料。

        德王爷一下又听懵了。

        毕竟这是他亲自开的书局,那为了印出最好的书,他自然吩咐过工匠尝试去对印刷工艺进行改良,尤其是重点去解决上墨速度慢,容易在书上出现污渍的墨汁问题,可惜多次尝试都无功而返。

        而用油汁来调墨,德意书局也并不是没试过,可最终却发现,用油汁调出来的墨汁,给雕版上墨的问题是解决了,可印到纸张上之后,问题却是大把。

        问题之一,是印上去的油汁把字的周边都渗透了,一团一团的,看相很差。

        问题之二,是很难干,得一张张摊开晾晒很久,才能干透,否则叠放到一起的话,会把其它书页给弄污,那样反而更费时间。

        因此,油汁制墨方案最终被放弃。

        而现在,郑经刚一到,就说能配置出上等的新型油墨,这让他很是难以置信。

        因此他立即狐疑地问道:“你试过?”

        “没试过,但能简单推断出来。”

        郑经自然不承认,因为那样不合理。

        可德王爷还是不信,但他又不想说德意书局曾经试过,因此又追问道:“怎么推断?”

        这次郑经却不想解释了,因此很有逼格地回道:“万物皆有其特性,也就是所谓的道,一旦掌握了其特性,自然就容易推断了。”

        事实上,他真想解释的话,是很容易的,他之所以知道这一配方,是因为他曾经的一位学生,异想天开地说要发明一种在古代就能制作出来的植物油墨出来,并且还拉上了一位化学系的朋友,把它当成课题来搞。

        结果还真让他们给弄成了。

        至于具体的原理,论文里也解释得非常清楚。

        但郑经现在就是不想说。

        他想先卖个关子,毕竟卖关子是几乎所有教员的臭德性,一旦涉及到原理的试验,都会在试验成功后再解释。

        别以为德王爷的身份一暴露,他就会毕恭毕敬,区别对待。

        事实上,就算是在前世,他也一直坚持地位可以悬殊,但人格必须独立,对话必须平等的观点,也正因为如此,他才在偶尔的场合言语间得罪了得罪不起的人,被学校贬到了图书馆当管理员。

        现在面对德王爷,他也还是改不了本性。

        这让德王爷相当无语。

        他没想到,就算自己把王爷身份给暴露了出来,这家伙也还是不太把他当一回事。

        不过一想到,连诸糅真人对这家伙都客客气气的,再加上他自己也不是那种特别讲究繁文缛节的人,也就谅解了。

        谅解归谅解,但他却想较个真,于是立即说道:“需要什么材料?我让人去准备,咱们立刻就试。”

        他还是没说,德意书局曾经试过,结果却不尽如人意。

        他想等郑经试完不成功之后,来嘲讽他一把。

        试就试!

        胸有成竹的郑经立即说道:“桐油大量,豆油若干,上等松烟若干,精细面粉若干,石蜡或蜂蜡少量。”

        毕竟审阅过植物油基古法油墨的论文,最佳配方是现成的,因此他张嘴就来。

        德王爷立即就向站在不远处,始终不敢靠近来打扰的随身管事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按郑经的要求去采购材料。

        原本是来抓女婿的他,有点上头了,决定先来跟郑经赌上一把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