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151章 你是谁?

第151章 你是谁?

        郑经确实又被惊呆了。

        他没想到,免费接手的这家书局里,竟然还潜藏着一位墨家传人。

        这算不算是无意中又捡到宝了?

        熟知历史的他深知,想在这个时代再碰上一位真正的墨家传人到底有多难得。

        在战国时代,墨家绝对算得上是诸子百家里最为耀眼的一家之一,其所主张的平等与相爱(兼爱),反对侵略(非攻),推崇节约、反对铺张浪费(节用),重视继承前人的文化财富(明鬼),掌握自然规律(天志)等思想,在当时影响力极为巨大。

        由此,法家代表韩非子把墨家和儒家并称为“世之显学”。

        而墨家在后世更为有名的,则是其工业制造成就,在号称中国历史上最早自然科学启蒙著作《墨经》的影响下,墨家成员主要是以手工业者为主,并且在农业、手工业、军事器械制造、逻辑及早期自然科学实验等领域都取得了相当巨大的成就。

        只可惜,在古代,手工艺者根本就没什么地位,因此在墨子死后,墨家虽然传人众多,但却缺少接近墨子那个级别的思想家,于是影响力慢慢递减。

        最为关键的是,墨家虽然主张非攻,可是他们所制作的攻守城器械,对于所有君王都相当于噩梦般的存在,极为忌讳,再加上墨家主张平等,否认王权的合理性,因此秦始皇在统一六国之后,在焚书坑儒的同时,顺带着把墨家在明面上也给灭了。

        再加上后来汉武帝的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后,墨家更是人丁稀落,逐渐失去了传承。

        据后世史书记载,到了唐代之后,世上就再也没了正宗的墨家传人,勉强能算的,也只有那些继承了墨家部分技术传承的工匠。

        实在是太可惜!

        在郑经看来,若是墨家学术一直能发扬光大,那中国说不定就能比西方提前数百上千年进入极为重要的工业时代,从而改变中国历史发展的命运。

        而现在,费老头却告诉他,书局里这个沉默寡言,看似老实巴交的年轻工匠,竟然是墨家传人。

        这对他来说,不是捡到宝了是什么?

        只可惜这宝似乎有点苦逼,竟然沦落到德王府的书局作坊来当匠人。

        不过想想也是,自百家争鸣之后,工匠向来在社会上就没有地位,士农工商,工匠连农民的地位都不如,大多数时候,都是充当为官府的匠役被征召。

        而德王府作为大夏朝的权贵,把技艺最好的工匠弄来他家的作坊也实属正常。

        不过这样也好,正好便宜他。

        他立即就眯了眯眼,一脸笑意地看向了木然地走了过来的小鲁。

        这墨家传人倒不像费老头那样唯唯诺诺,他走过来后,便接过图纸细细看了起来,然后说道:“这东西制作起来倒是不难,只不过恐怕未必实用。”

        语气上也不唯唯诺诺,表达还很清晰。

        郑经不解地问道:“为什么?”

        “我试过用类似的工具去给雕版上墨,可不管是裹棉布还是绑毛皮,都很难控制好墨汁的量,那样反而容易把雕版给弄污。”

        名为小鲁的年轻工匠则回道。

        郑经一听又暗暗窃喜。

        竟然试过?

        那说明这墨家传人并不墨守成规,而是富有创新和尝试精神啊!

        这样的墨家传人更难得!

        他立即又说道:“你先把它们给制作出来,等做好之后,我再教你如何解决上墨的问题。”

        控制墨汁量的问题!

        这在墨家传人眼里,是一个难以解决的大难题,可是在郑经这个穿越者这里,解决起来却是极为简单。

        墨汁是干什么用的?

        当然是写字用的。

        那用水质墨汁来当批量印刷材料,傻不傻?

        印刷当然得用粘性更好,而且速干,还不容易消失的油墨啊!

        因此在设计这一简易印刷机时,他早就想过了,得同时把油墨也给“发明”出来。

        只不过现在有那身份不明的陈姓老帅哥在一边虎视眈眈地盯着,他决定暂时留一手。

        “好的。”

        墨家传人小鲁也不多废话,接过了图纸,准备继续去制作牌匾。

        而郑经却又把他叫住,问道:“你平时住哪?”

        “租住郊外。”

        “家中还有没有其他人?”

        “没有,独自一人。”

        “那从今天开始,你就住这里了,我让陈管事给你安排一间房,你现在就回一趟家,把东西给搬过来。”

        郑经立即就吩咐道。

        好不容易碰上一位宝贝似的墨家传人,他当然不能让他溜走,得把他栓在自己身边。

        “这……”

        小鲁却犹豫了。

        “不必多想,我还有一些想法,需要你来帮忙,因此你住这边的话,讨论起来会更方便,你放心,只要你能帮到我,一切待遇从优。”

        郑经立即打消起了他的顾虑。

        他很清楚,别看小鲁是墨家传人,并且是在德王府的书局里干工,但待遇并不会好到哪里去,很可能勉强养活自己可以,但想要娶老婆的话,恐怕还得干久一点,多积攒一点银子。

        而到了他手里,这样的宝贝自然得善待之,争取让他成为自己的死忠。

        说句不好听一点的,在他眼里,这位难得的墨家传人,比席希明顾倾城那些士子还有价值。

        “哦,那谨遵公子吩咐。”

        小鲁回道。

        这一次,郑经总算从他那有点木然的脸上看到了一丝喜悦之意,他立即又吩咐道:“那你赶紧去吧,速去速回,那些没多大价值的东西,该丢的丢,等搬来这里后,一切必要的用度开支,由我来负责。”

        他又加了一点码。

        而这一次,小鲁脸上的喜悦之意更浓了,并且还作了个揖,恭敬地回道:“是。”

        接着领命而去。

        这一幕,立即就让包括费老头在内的其他工匠露出了羡慕的神情,要不是一边还有德王爷在,估计早就拍起郑经的马屁了。

        “那你们继续忙吧。”

        而郑经,则丢下这么一句后,径直转身离开了木匠房。

        在他身后,德王爷自然又紧紧地跟上了。

        只不过此时的德王爷心里又积累了一大堆疑惑。

        这家伙一来,竟然就想改良印刷工艺?而且似乎还早有准备?只是那上墨不匀的问题又怎么解决?

        还有,他为什么会对那位年轻工匠如此特别?

        他心里的好奇心更浓了。

        浓就问。

        原本还打算默默观察的他,立即就上前了一步,厚着脸皮问不正眼看他的郑经:“那上墨的问题你怎么解决?”

        总算按捺不住了!

        早已对他的身份起了疑心的郑经,总算停止了正缓缓行走的脚步,扭头说道:“这可是商业机密,不能告诉你。”

        “连我都不能说?”

        德王爷愕然。

        郑经则继续面无表情,但却意味深长地回道:“当然,我哪知道你是谁?这等机密事,就算王爷王妃来问,也得先答应我,绝不外泄,我才有可能告诉他们。”

        德王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