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147章 嫌弃

第147章 嫌弃

        对于德意书局,德王爷确实相当得意。

        众所周知,在这个年代,买书难,而更难的则是印书,对于那些有学识的文人而言,买书可能还不算事,但著书立说之后想印刷成书,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一本书,哪怕只印个几百上千册,光成本也得几千上万两银子,在书被卖出去之前,印书局是不可能贴钱来帮你印的,因此得先自己贴钱印书,并且量少了书局还不接你的单。

        这么一来,想出书是极其之难。

        而对自创了书局的德王爷来说,这就不算事了,不仅如此,他的那些文人骚客朋友,也因此受益,从而对他更为尊敬,这让他颇为得意。

        得意。

        德意!

        德意书局这个他亲自取的名字,也让他心满意足。

        他原本想着,现在德意书局一年到头来都印不了几本书,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那就不如如了德王妃的意,把它送给郑经。

        反正在他看来,就算他或他的朋友想印书,再来找原本就属于他的德意书局,也该也不算什么事,因此他干脆大方一点,在德王妃归来之前,就吩咐人早早做了交接准备。

        在整个会宁城,也就两个人让德王爷服气,一个是他的胞兄,当今圣上,另一个就是德王妃。

        对于德王妃,他表面上王爷的架子还是要摆,可骨子里却是服气的,因此在很多事上,他其实都情不自禁地有讨好德王妃的嫌疑。

        包括将书局交给郑经这事。

        谁知,郑经刚一来,第一件事要做的,竟然是将德意书局改名。

        这让他以后还怎么得意?

        他立即就快步上前,阴着个脸,冷不丁地问道:“怎么,德意书局这个名字不好吗?”

        陈管事,书局的匠人一见他出现,立即保持肃敬,但并没有吱声。

        熟知德王爷行事风格的人都懂一个原则,那就是当德王爷着的是王爷装时,那按礼节行事便可,可一旦德王爷着的是便装,那恭敬可以有,但千万别出声,以免坏了德王爷便装出行的恶趣味。

        现在也是如此。

        这样一来,郑经就误会了。

        在郑经看来,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长得还算人模狗样,一身儒者打扮的人,十有八九是德王府的幕僚,或者是大管事二管事之类的,狗仗人势,并且还能让陈管事这种小管事畏惧的那种。

        陈管事畏惧,未必他会畏惧。

        “不是不好,是格局有点小了。”

        因此他立即回了一句。

        他不畏惧,但也不想轻易得罪狗腿子,因此他尽量保持礼节。

        格局小了?

        德王爷一皱眉头,问道:“怎么说?”

        “德意德意,这名字搁会宁城,小打小闹还算好,可接下来这书局所印之书,将畅销天下,既包括南夏,也包括北华,因此当然得换一个更为大气的名字。”

        郑经回道。

        看在德王府的份上,他又补充说道:“王妃是北华公主,王爷是南夏之王爷,因此各取一字,将书局命名为华夏书局,这新名字既大气,又合理,岂不是格局更大?”

        德王爷:“……”

        这话怎么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一时之间,原本气鼓鼓的他,却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有气没地方撒了,因为经郑经那么一说,连他也觉得,华夏华夏,这新名字确实比德意二字更为大气。

        而且,这个新名字还是跟德王府有关,如此看来,这家伙似乎也并没有不尊敬德王府的意思。

        若是说有什么缺点……

        “那你也是不是该先告知一下王府?”

        既然他也认为新名字确实更大气,那他就只能从鸡蛋里来挑骨头了。

        郑经却回道:“没必要,德王妃是我所见过的最为大气的女人,由此看来,德王爷理应也不会心胸狭窄,来计较这点小事,如果一点小事都左请示右禀报,那岂不是徒增他们的烦恼?他们可是管大事的人。”

        站在一边一直不敢说话陈管事一下就懵了。

        你的意思是说,谁跟你来计较这事,就是心胸狭窄?

        可问题是,现在正在跟你计较的,就是德王爷本人好吧!

        你竟然当着德王爷的面,一边说他不会小气,一边却又暗指他心胸狭窄?

        他呆呆地看了一下他未来的新主子,又将视线转到了同样也呆了的德王爷脸上,还是不知该不该说啥,但一想到德王爷竟然在郑经面前吃瘪,就忍不住想笑了。

        得憋住!

        他连忙赚过了身,把脸转了过去,以免笑意流露出来被德王爷收拾。

        而此时的德王爷,确实也已经被弄得哭笑不得了,一时半会不知该说啥好。

        他又能说啥?

        虽然郑经现在正暗讽他计较此事是心胸狭窄,可问题他话里的另外一半,却又在夸德王妃和德王爷大气,这让他怎么计较?

        再说,假如一点小事就左请示右禀报,也确实有点烦。

        这话也挺有道理啊!

        得得得,看在你有才的份上,我就不跟你计较这点小事了!

        还想继续藏匿王爷身份的他,决定精力转移到另一件事上去,那就是来为自己女儿抓夫婿。

        这才是他今天来找郑经的正事。

        也是他在女儿和德王妃面前夸下过海口的事。

        从见面的情况来看,他虽然觉得这郑经有些自作主张,但长得却是一表人才,再加上还那么有才,也确实是配得上他家陈蒨文了,因此他决定开始实施他的劝说计划。

        尽管在这个年代,婚嫁很讲究门当户对,可这一点在德王府却是不存在的,因为论门当户对,整个大夏国,几乎都找不到能配得上德王府的,除非去找北华或西胡的王室去和亲。

        只是这事又该怎么开口呢?

        想了想,他说道:“哦,你的意思是说,你打算正式接手这书局了吗?不过我可是听说,这书局原本是蒨文郡主的嫁妆,你确定你还要吗?”

        他总算是想到了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试探理由。

        这下轮到郑经愣住了。

        至今为止,他都还没有意识到,面前这个有点咄咄逼人的中年男人竟然是德王爷,他更是没有想到,这德王妃已经答应送他了的书局,竟然还跟傲娇小郡主的婚嫁有关。

        “有这事?”

        他狐疑地问道。

        话已出口的德王爷则斩钉截铁地回道:“有。”

        “哦,那麻烦你转告王妃,谢谢她抬爱,这书局我不能要了。”

        郑经立即做出了他的选择。

        又轮到德王爷懵了。

        啥?

        一听说书局是我女儿的嫁妆,你竟然不要了?

        这是在嫌弃我家女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