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146章 德意书局

第146章 德意书局

        第二天,被折腾了小半宿,差点被吸成了人干得德王爷起得并不算晚,因为心里惦记着某人某事,他匆匆吃了点早点,便一身儒者装扮,就带着一贴身管事几护卫,坐着马车往醉香楼奔。

        他要给自家女儿抓女婿去了。

        闲散王爷虽然不管事,但自家女儿的事他还蛮上心的,尤其是当这个女儿还深受其影响,同样喜欢字词曲时,他就更不想她受委屈。

        而当闲散王爷还有一大好处,那就是用不着像其他文武百官那样天天上朝,可以随意支配自己的时间,反正除了当今圣上,没有人能管得了他。

        也因为随性,他也并不喜欢庄重的王爷装扮,尤其是当要见的人还是一名才华横溢的士子时,他就更不愿意以王爷装扮去见人了,以免对方说他以势压人。

        这性情古怪的王爷不喜欢讲礼,但挺喜欢讲理,他决定去以理服人。

        只是等他赶到醉香楼时,却先扑了个空。

        因为有人比他更年轻,更有精力,而且昨晚还用不着交公粮,因此一大早,就拉着陈管事去看他的书局去了。

        这小子,人刚一到,就惦记起我家的财产来了!

        扑了个空的德王爷忍不住腹诽了一句。

        王妃要把书局送给郑经的事,他早就知道了,并且不仅无异议,还主动提前做了交接安排,可当他得知郑经竟然这么快就惦记上了书局时,心里还是稍稍有点不爽。

        “走,去书局。”

        他立即又招呼随身管事,准备前去书局会一会郑经。

        这一次,因为书局就在对岸,他甚至连马车都不打算坐了。

        别的王爷出行,绝对是大阵仗,哪怕是在会宁城里,也起码是多人开道,八抬大轿或豪华马车居中,前后左右护卫无数,可对于德王爷来说,随便带着数人便装在会宁城里闲逛却是常事。

        因为不争,因为不管事,就没有太多人想要算计他,对他不利。

        当然,真有人想对他不利的话,他身后那几名看似不起眼的护卫,也不是吃闲饭的。

        就这样,他带着几人过了桥,来到了对面原本属于自家的书局。

        书局之内自然有人立即迎了上来,并且告知他,郑公子正在后院,跟匠人们在详谈。

        德王爷却做了个不要声张的手势,直奔书局后院。

        他打算隐匿身份去会会郑经了。

        后院之内,郑经带着郑书笙,正在陈管事的陪同之下,跟刻板还有印刷的匠人们了解着现有的印刷工艺。

        他一向是一个无事闲得住,但一旦有事就不喜欢拖沓的人,因此在到了会宁之后,在没有其它事牵扯的情况下,首先想到的就是上班干活。

        这是前世所养成的职业习惯。

        正因为如此,他一大早起床,随便吃了点东西之后,就叫上陈管事来了德王府这家名为德意的书局。

        他原本以为,所谓的书局,只不过是一家售卖书籍的门市,可到了之后,他却发现,自己是大错特错。

        这书局,竟然不是一普通门市。

        而是由一座三进三出的大宅院改装而成。

        最前面一进,确实被改装成了临街的豪华门市,第二进的一大片房间,则被用来当成了仓库,刻板、印刷等制作工坊等,而第三进,照样还可以住人,宅院之内的精致景观也依然保留着。

        真是奢侈!

        这是他在进了书局之后第一时间的感慨。

        要知道,这可是大夏国的都城会宁,并且还是在靠近文庙、贡院、学宫的中心地带,这样的一套大宅院,哪怕是给官绅之家当住宅,也很有牌面,可现在竟然被德王府用来当成了印书工坊。

        而且还说送人就送人!

        这便宜是不是占得有点大?

        但他转念一想,咱又不是要它的产权,只是临时借用个几年,用来印书而已……

        他很快就想通了,转而把精力投放到了现有印刷工艺的了解上。

        德意书局虽然是长年亏损,但人员的配置却相当齐全,而且,因为德王府给出的待遇并不算低,因此那些匠人闲归闲,但最起码每天都会在书局里候着。

        因此当郑经一到,并且当陈管事说他将是德意书局的新主子时,那些匠人也不敢怠慢,立即跟他介绍起现有的印刷工艺来。

        德意书局里现有的印刷工艺,跟郑经所了解的雕版印刷术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同样是在印章、墨拓石碑的基础上发展而来。

        有书待印时,先会由木匠选取纹质细密坚实的木材,如枣木、梨木等,将其锯成一块块书本大小的木板。

        再由雕刻匠人把要印的字写在薄纸上,反贴在木板上,再根据每个字的笔划,用刀一笔一笔雕刻成阳文,使每个字的笔划突出在板上。

        木板雕好以后,印书匠人先用一把刷子蘸一下墨,在雕好的板上刷一下,接着,用白纸覆在板上,另外拿一把干净的刷子在纸背上轻轻刷一下,把纸拿下来,一页书就印好了。

        一页一页印好以后,装订成册,一本书也就印刷成功了。

        工艺其实并不算复杂。

        也正因为如此,所有的工艺都可以在这栋宅子里来完成,唯一的缺点是,既耗费材料,又太费时间。

        这工艺必须得改!

        尤其是那些印刷量少,又不太可能重复再版印刷的书籍,必须得采用活字印刷术!

        习惯于雷厉风行的郑经已打算立刻对书局动手术了。

        不过在推活字印刷术之前,还有件事有必要先做一做,那就是换招牌。

        将书局改名!

        德意书局?

        一听就是德王府家开的,现在既然他成了书局的新主人,这名字自然就得改,否则的话,他就成了德王府家名正言顺的附庸。

        这可是他所不乐意的。

        “先给这书局换个名字吧,就换成华夏书局。”

        他说出了一个他早已想好了的名字。

        在这个时代,招牌那种东西,也就是用大目标雕刻再刷上油漆而成,而书局里木匠和雕刻师都是现成的,用不着去外面找人做,因此他即刻安排了起来。

        从现在开始,这些匠人得由他来养了,他可不能像财大气粗的德王府那样,白白花银子养着一大帮闲人。

        也就在此时,德王爷带着贴身管事塌进了中院。

        一进院子,他就听到了郑经所吩咐的那一句。

        啥?

        一来就要改名?

        要把我亲自取的德意书局的名字给改掉?

        那还怎么让我得意?

        他一听就火冒三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