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145章 奇葩王爷

第145章 奇葩王爷

        郑经悄无声息地来了。

        如同一粒砸入水中都不会起波澜的尘埃。

        可就算是这样,也还是有人早已关注了他,那就是鼎鼎大名的德王爷。

        作为出了名的不管事的闲散王爷,德王爷的信息并不闭塞,最起码跟德王府有关是事情,他都能在第一时间获得相关信息。

        这也正是德王妃的聪明之处。

        尽管在德王府,实际管事的是德王妃,但她会保证一点,那就是尽量将大小事务,第一时间以分享的方式通过醉香楼独有的情报渠道传递至德王爷处。

        她深深知道,只有这样,才能让德王爷对她彻底放心,也只有这样,才能长久地维系好夫妻感情,让德王爷信任她,忘却她的北华公主身份。

        也因为这样,德王爷也早早知道了郑经的存在。

        德王爷第一次知道郑经的存在,是伴随苏窍窍勇夺花魁的消息,以及郑经所写的那两首词,还有他的字词曲三绝的才名。

        字词曲三绝!

        外加两首堪称绝世佳作的诗词!

        对于同样喜好字词曲的德王爷来说,这就够了,尤其是当他听说,郑经所创的三绝谱法,开启了音律的新篇章之后,就更是心痒难耐,若不是他收到消息之时,德王妃已带郑经在归程,他都恨不得亲自赶赴豫州。

        毕竟词这东西可以跟着消息传递,音律却不能。

        再之后,就是郑经跟诸糅真人论道,重新定义道的消息了。

        再接下来,是郑经跟他的老朋友卢勋论道,颠覆性善恶论,新创**论的消息。

        最后一则消息,是德王妃抵达扬州之后发出来的,跟他提起了《三字经》的事,以及自己已答应将书局送给郑经的消息。

        德王爷收到的总共也就这四则消息。

        但对于一个醉心于字词曲,同样也对道充满兴致的人来说,这四则消息已足以让他对郑经充满了好奇,若不是碍于他的王爷身份,他都想亲自去码头接船,看看郑经到底是何方神圣了。

        也若不是晚上还得和久别的家人团聚,他也恨不得冲去醉香楼,先跟郑经见上一面。

        也因为如此,他们一家人今晚的团聚的话题,不是把酒话离情,而是围绕着郑经展开。

        主讲者是陈蒨武。

        德王妃负责补充。

        而陈蒨文则保持未出阁郡主该有的矜持。

        附带着,德王妃从颜月月那里强要来的两幅字,以及那份《三字经》的手稿原稿,也落入了德王爷的手中。

        然后再加上由陈蒨文演绎的两首她早已学会的新曲,《青玉案·魁首》和《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

        这算是勉强满足了德王爷那强烈的好奇心。

        只是这么一来,就更是让他心痒难耐了,忍不住抱怨道:“你怎么不直接把他带来王府?”

        他的本性又一次暴露无遗。

        整个会宁的人都知道,德王爷是出了名的怪性子,仁义礼智信里的那个礼字,在他这里几乎等同于没有,他看你不顺眼,那管你是谁,能问候到你祖宗八代,而若是看你顺眼,那他的王爷身份也等同于没有,不分男女老少,都可以跟你平辈论交。

        而顺不顺眼的标准,往往是看你在字、词、曲、道等方面是否有才,能勾起他的兴致。

        也正因为如此,他过去能跟阮留之、卢勋等人交好,而现在,又能跟席希明等后起之秀玩成一片。

        而现在,一个字、词、曲、道四绝的郑经送到了他面前,他却暂时见不着,这让他怎能不心急?

        “王爷,这样不合规矩。”

        德王妃娇声埋怨道。

        在外人面前,腹黑娘娘是一脸的端庄,可是在德王爷面前,却是女人味十足,风情万种。

        她所指的规矩,是指王府中还有未出阁的郡主,不适合留宿青年男子,再说,今晚是一家人团聚的时光,也并不适合带郑经那个外人来。

        德王爷却不以为然地说道:“要啥规矩?他真要是有你们说的那么好,就把蒨文嫁给他,把他当家人对待不就是了?”

        他不讲礼的一面又暴露无遗。

        弄得另外三人一时不知该怎么接。

        陈蒨武:“……”

        这个可以有!

        德王妃:“……”

        真是丢死人了,哪有这样急着卖女儿的父亲?

        陈蒨文却是嘟了嘟嘴,回道:“我才不嫁他呢!”

        不讲礼的父王也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不会摆父亲的威严,因此不管是陈蒨文还是陈蒨武,有什么话都可以在德王爷面前放肆说,包括诉说心中的委屈。

        “怎么啦?你看不上他?”

        德王爷立即表示惊讶。

        陈蒨文则哼了一声,继续表示不满。

        “那郑浪之哪里都好,唯有一点让蒨文不如意,那就是念念不忘想三妻四妾。”

        最终,还是由德王妃笑着把谜底给揭晓了出来,并且转述起了郑经关于男人是否该三妻四妾的那一番奇谈妙论。

        结果却是听得德王爷连连点头。

        “挺有道理的啊!有本事的男人想三妻四妾,不很正常吗?”

        他觉得郑经的说法很有道理。

        不仅如此,他还劝起了女儿:“蒨文,我跟你说,与其嫁一个对你唯唯诺诺,但没什么本事的窝囊废,还不如嫁一个有本事的男人,只要他对你好,三妻四妾又何妨?就好比说我跟你娘亲,不也过得很恩爱吗?”

        德王妃:“……”

        真是没脸听了。

        我之所以同意你另外又娶了一媵一妾,是因为你是王爷,而我又会做人好吧!

        那郑经又没有王爷身份,哪能在娶了郡主之后还想三妻四妾的道理?就算你我答应,圣上跟皇宗还有满朝文武那里也过不了关好吧!

        面对自家这个无礼的王爷,她一时无语了。

        因为了解,她当然知道,自家王爷其实并不是不懂规矩,而是生性洒脱的他不喜欢那些规矩,这是因为,陈家先祖霸帝就是以不讲规矩出名。

        只不过霸帝之所以不喜欢讲规矩,是因为他出身普通,又是一武夫好吧!

        你一喜好诗文的王爷,去效仿什么先祖?

        哭笑不得的她不得不规劝道:“王爷,这万万不可。”

        “那就让他只娶蒨文,绝了三妻四妾的念想。”

        德王爷却又转而说道。

        这倒是符合腹黑娘娘的心意,她立即就怂恿道:“那你去跟他说,你要是能说服他,我这里没意见。”

        “蒨文应该也不会有意见。”

        心知女儿心思的她立即又笑着说了一句。

        很显然,她又是在挑事了。

        对于一个已习惯算计和腹黑的人来说,想让她改掉这一毛病,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

        至于德王爷能不能把很能讲道理的郑经给说服,那她就管不了那么多了,反正最终不管结果怎样,德王府都不会吃亏。

        而受激的德王爷立即就站了起来:“好,我这就去。”

        这下德王妃又无语了。

        她心想,我刚回到家,你却急着去见一男人,这是想让我守活寡吗?

        无奈之下,她开口道:“王爷,等明天天亮再去也不迟啊,他又跑不了。”

        怨气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