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142章 不得了

第142章 不得了

        郑家大小姐跟郑家举子郑经私奔的事,确实早已被传开了。

        这个时代车马慢,消息传播并不算快,但也不至于像走走停停的德王府家楼船那么慢,离开豫州都二十天了,还没回到会宁。

        早在郑经他们离开豫州之后的第二天,郑温就第一时间获知了这一消息,当时的他,其实已收到了女儿的信,知晓了整个事情的原委。

        此事其实跟郑经无关!

        真相是一门心思想逃婚的女儿,盯上了正好要离开荥阳的郑经。

        这一点,女儿在信里已经交代得很清楚,并且还一个劲地在替郑经开脱,这也跟他从丫环书香及书童墨庆那里审讯得来的结果相吻合。

        可他没想到,才过了一天,女儿跟郑经私奔的消息就已经在豫州被传得沸沸扬扬,让他想按都按不住。

        为什么会这样?

        一定是有人在算计,想要毁坏郑沈二家的声誉,并以此破坏郑沈二家的关系!

        关于原因,他也猜到了。

        可就算是猜到了,他也无可奈何,只能返回荥阳,去给沈郡守一个交代,以及给家族一个交代。

        怎么交代?

        当然只能顺水推舟,就说女儿是被郑经蛊惑了,鬼迷了心窍,逃离了豫州。

        在家族利益面前,真相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找替罪羊来给方方面面交代,以及想方设法去修补关系,挽回损失。

        这只替罪羊就是郑经。

        也只能是郑经。

        于是乎,等郑温回到荥阳之后,一明一暗两条信息被郑氏放了出去。

        明的那条,是宣布将郑经逐出郑氏,以顺应传言,为郑氏稍稍挽回声誉。

        暗的那条,则是象征性地下达家族追捕令,以将郑经抓回荥阳接受处置。

        郑氏虽然势大,但只手遮天也仅限于豫州,一旦脱离豫州范围,那些明显违背律例的事,就只能暗着干了。

        甚至于说,从郑温个人的角度来说,他都并不希望把郑经给抓到,以免再出幺蛾子,把替罪羊变成自家女儿,然后进一步牵连自己。

        接下来就是修补跟沈家的关系了。

        这个稍稍有点难,也需要时间,最起码沈郡守那边,再见到他之后,已经是一副不想再搭理他的模样。

        明的那条消息也很快被传了出去。

        先是又传回了豫州,印证了之前的传言之后,又接着往外传。

        不过这种事,对于不相干的人来说,也就是喜闻乐见的笑谈,谈过之后,也很快就把它给忘了,并没有太多人在意。

        毕竟现在的郑经还没什么名气,若不是发生此事,并且还跟荥阳郑氏有关,大部分人甚至连他的名字都还没听说过。

        也还是有人在意的。

        比如说宋财。

        在郑经离开豫州之后,宋财就开始过得有点魂不守舍,青楼他也还是经常去逛,尤其是醉香楼,而因为郑经的关系,颜月月和已宾客盈门的苏窍窍都对他很好,但他却发现,原本让他迷恋的青楼却突然间不香了。

        是因为浪之兄不在了的缘故?

        应该是。

        因为他发现,那些原本让他很痴迷的诗词佳句,也突然对他没多大吸引力了。

        这是因为在看过浪之兄的《青玉案·魁首》和《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之后,他的审美境界变高了,普通诗词作品在他眼里变成了垃圾。

        那就追随浪之兄去会宁!

        他再次动了这一念头。

        而荥阳郑氏将郑经逐出家族的消息传出来后,则更是给了他一个动身的理由。

        得赶紧去会宁。

        将此事告知浪之兄!

        于是乎,在告别家人之后,他搭上了一条前往会宁的客船。

        ……

        一个重大决定的做出,往往只是大趋势背景下所发生的一点小事,这一道理,既适合于家国大事,也适合于普通人。

        在抵达扬州之前,船上的一众士子虽然已敬佩郑经的才华,但真要让他们死心塌地地跟着郑经去做事的话,除了已尊郑经为先生的顾倾城和席希明以外,还没有其他人做出明确的决定。

        但一本《三字经》的出现,却促使大家做出了决定。

        当船离开扬州时,苏杭那几位士子,没有一人离船,而是全部做出了跟随郑经去会宁的决定。

        至于道理则很简单。

        在《三字经》出现之前,郑经虽然也已经展现出了其才华,但这种才华还只是表现在口头上,能表明其个人可能会前途无量,但却不一定能带给大家什么。

        而《三字经》出现之后,再加上郑经的文化普及计划,让大家都意识到,跟着他真有可能成就一番大事。

        对于读书人而已,最主要的追求无非是两点,一是仕途得志,二是名垂青史。

        跟着郑经去会宁,能不能仕途得志暂且不好说,但名垂青史是有可能的。

        就好比说孔圣人弟子三千,贤者七十二,颜回、子贡、季路、子游、子夏等孔门十哲最终都名垂青史,而最为关键的点,就在于那部《论语》。

        而现在,郑经就已经出了一部《三字经》,按席希明的评价,是重要性不亚于四书五经。

        这样的郑经就已经值得跟了。

        苏杭的这些士子一做出选择,会宁那些士子就不必说了,他们的家原本就在会宁,跟不跟郑经,都不会对他们造成太大的困扰,现在既然苏杭的士子都选择了跟,再加上席希明都已经愿赌服输跟了,那就没啥好说的了,也都一一做出了跟的选择。

        真理社的阵容就这么扩大了,从原来的郑经一光杆司令带着几位女将,扩大到了十来人,而且一个个都还是饱学之士,让郑经总算是有了一点折腾的资本。

        这原本是件大好事,可德王妃却又看得暗暗心惊。

        为啥?

        因为这些人的家世背景。

        郑经可能是稀里糊涂地就把人给收了,但她却是知道,这些士子,一个个的背景是何等的了得。

        比如说顾倾城。

        吴郡顾氏直系子孙。

        而吴郡顾氏,可是苏州一带有名的世家,其家世渊源一直可以追索到越王勾践,而其家族史上名人,东汉时有颍川太守顾奉,三国时有吴国丞相,一代大儒顾雍。

        魏晋之后,吴郡顾氏在朝中的影响力虽然已有所下降,已不如新世家吴兴沈氏,但也还是在苏杭一带影响力极为巨大。

        又比如说席希明。

        席家虽然不算世家,但也算得上是新兴士族,尤其是其父席宗平,正是本朝御史中丞,有监察文武百官之职,与德王府关系良好。

        再比如说其他苏杭士子里,有吴郡陆氏族人,有义兴周氏族人,有富春孙氏族人,没有一个是没背景的。

        而会宁这些士子,不是官宦之后,就是富绅之子,背景同样也不容小觑。

        可现在,郑经竟然把这些背景如此复杂之人全部收拢到了一起,准备一起干大事。

        真让他们发展并联合起来,岂不是逆天都有可能了?

        那要不要提醒他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