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140章 论赚钱本事……

第140章 论赚钱本事……

        郑经还是低估了在这个时代就推出《三字经》的影响力。

        当顾倾城把这篇文稿拿下一楼之后,很快,几乎所有的士子都被它给吸引住了,围着它细细研究了起来。

        “倾城兄,这真是先生所作?先生不是说,人之初,性本欲,怎么一开始反倒又成人之初,性本善了?”

        一开始是学术讨论,席希明指着《三字经》的开篇第一句就问了起来。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这是大家所熟悉的内容。

        数日之前,郑经才颠覆了孟子的性善论和荀子的性恶论,还批评了孔子的性相近习相远不严谨,最后以**论取而代之。

        可现在,出现在《三字经》最前面的,却还是那些被颠覆或批判过的内容,因此席希明才由此疑问。

        这个问题其实顾倾城也问过郑经,因此他回道:“先生说了,这是面向幼童的启蒙教材,得劝人向善,因此还是荀圣人的性善论更为合适,至于**论,则是我等这样的学识精深之士该去掌握的。”

        “还是先生考虑周密。”

        席希明立即赞叹不已,又细细研读起来,一边读还一边不停地赞。

        “先生高义。”

        “啧啧啧,我要是幼时能读过此书,得少走多少弯路?”

        “真的写得太好了,依我看啊,若是作为启蒙教材,它比《百家姓》、《千字文》实在是好太多,《百家姓》和《千字文》既无趣又难记。”

        ……

        无数感慨和赞叹从他嘴里冒了出来。

        作为会宁第一才子,席希明绝对是识货之人,通读了一遍之后,他从里面读到了太多太多有价值的东西。

        比如说,跟目前已较为普遍的启蒙教材《千字文》相比,《千字文》既不朗朗上口,还深奥难懂,也极不容易被记住。

        还不仅如此。

        《千字文》里,虽然也包含义理,但通篇杂乱无序,而在这篇《三字经》里,却是分类有序,循序渐进,相比之下,高下立判。

        最为关键的是,《三字经》里的这数百字的内容,却几乎涵盖了一个读书之人一辈子必学的内容,绝对称得上是一本读书指南。

        因此,他最后来了一句总结性赞叹:“依我看,此经之重要性,对读书人而言,比四书五经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是一句高得不能再高的赞叹。

        要知道,四书五经可是包括《大学》、《中庸》、《论语》和《孟子》,《诗经》、《尚书》、《礼记》、《周易》、《春秋》这些读书之人必学的经典经义。

        比四书五经有过之而无不及,那岂不是说郑经比包括孔子在内的前朝所有圣人都牛?

        一开始,其他士子还以为席希明在愿赌服输之后,有给郑经拍马屁,以给自己台阶下,言过其实的嫌疑,可当他们自己接过来看了之后……

        “啧啧啧,此经句短而易读,确实更利于开蒙。”

        “淹贯三才,出入史经。”

        “此书绝对能称得上是蒙学之冠,浪之先生之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

        很快,各种赞叹声连绵不绝地冒了出来。

        然后很快有人开口问道:“倾城兄,此经可否借我撰抄一份,作为我们王家启蒙教材之用?”

        第一个见猎心喜的人冒出来了。

        紧接着,几乎所有的士子都有样学样,也都提出了几乎同样的要求。

        这似乎也印证了郑经的那一句:人之初,性本欲。

        一看到好东西,就想占有之,先利己利家族。

        很显然,这些要么来自豪门世家,要么是官绅之子的士子们,已经充分认识到了这部经所能给各自家族带来的巨大好处。

        多帮族人开智,就能帮家族涌现出更多的人才!

        也正因为如此,席希明夸它比四书五经还重要,因为开智,就是出人才的基础和前提,因此大家都认为,席希明的那一评价一点都不夸张。

        “这……我得先征求一下先生的意见。”

        顾倾城却犹豫了一下。

        众人的要求,原本不算是过分的,因为此书很快会刻印成书,大家迟早都能拿到或抄到,但他本能地觉得,还是先征求郑经的意见为妙。

        于是很快,他又咚咚咚地拿着文稿跑上了楼。

        只不过这一次,他却又被德王妃给拦住了:“顾公子,你们楼下在为何而喧哗?”

        很显然,刚才楼下不停的赞叹声又成功勾起了德王妃的好奇心。

        于是乎,一番盘问之后,《三字经》的手稿又落到了德王妃的手里。

        这次轮到德王妃震惊了。

        而德王妃震惊过后,啥也没评价,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将手稿递给了陈蒨武,吩咐道:“蒨武,你好好看看,看能否都懂。”

        再高的评价,也不如用实践来证明。

        十岁出头的陈蒨武,刚学完蒙学不久,学的正是《百家姓》、《千字文》,以及其它一些皇室觉得还过得去的蒙学教材。

        好不好,对比一下就能高下立判。

        “这书很容易懂啊,我能看懂个七七八八。”

        陈蒨武的回应很快就来了。

        不仅如此,他还感叹了一句:“唉,要是早认识老师就好了。”

        很显然,他是在为自己以前花费了太多时间在那些深奥难懂的蒙学教材上而惋惜。

        而这也足以说明了这本《三字经》的价值。

        正常来说,此时的德王妃应该为它的面世而极为震惊,可有些事,一旦经历多了之后,就会变得习以为常。

        还有什么事发自在郑经身上,会让她觉得不可思议?

        字词曲三绝,她已经震惊过了。

        重新定义道,折服诸糅真人,她也已经震惊过了。

        颠覆性善恶论,自创**论,折服卢勋,她也震惊过了。

        只不过是一次比一次习惯。

        而现在,能让她震惊片刻就足矣,不用再去感慨那么多,她觉得自己应该想的事,如何利用《三字经》来挣大钱。

        不是为自己挣。

        而是帮郑经挣。

        因为郑经跟她提过,要想经营好真理社,让其所穷之真理真正惠及世人,需要大量的财物来作支撑,比如说著书立说,折腾那所谓的报纸之类的。

        而论挣钱本事,郑经能比得上自己?

        德王妃觉得,作为真理社的编外成员,自己有必要利用自己所擅长的,来帮郑经一把。

        因为这也是一种很好的交好方式。

        于是她吩咐道:“你跟楼下那些士子说,知识无价,真喜欢的话,准备好钱来买,等书印出来之后,优先满足他们。”

        为了将《三字经》的利益最大化,她准备亲自操刀了。

        平价向所有想读书之人出售此书?

        傻啊!

        先出一份精装本,高价卖世族官绅之家,狠赚一波再说啊!

        生财有道的她,就这么替郑经拿了主意,而具体怎么个运作法,她也自忖比郑经要清晰。

        她唯一后悔的一点是,答应免费将书局送给真理社,是不是傻了点?

        也好在德王府并不差这点钱!

        她如此自我安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