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139章 《三字经》的魔力

第139章 《三字经》的魔力

        一个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大计划!

        顾倾城一听,兴致立即就来了,热切地问道:“具体是什么事?”

        “编撰标准教材。”

        郑经以他所熟知的模式回道。

        众所周知,在后世,优秀的大学教师除了教书、科研以外,还有一件极为光荣的事,那就是编撰教材。

        从小学、中学,到大学、研博的标准教材,基本上都是由各大学编撰的。

        比如说有名的小学教材人教版。

        而现在,他还是准备先干他最为熟悉的事。

        这个在这个时代暂时还没有的概念让顾倾城楞了一下,疑惑道:“标准教材?”

        “就是读书之人从识字启蒙到学习经义的一整套书籍。”

        这么一说,顾倾城倒是理解了,但他还是不解地问道:“这个不是已经有了吗?”

        “有是有了,但未必是最好,而我想要的,是一套全天下人都可用,而且可以流传百世的标准教材。”

        郑经又回道。

        顾倾城又楞了一下。

        可以流传百世的标准教材?

        对于郑经的这一说法,他的第一本能反应是不可能,他心想,天下可读之书那么多,又怎么可能做到统一?

        但碍于郑经之前所表现出来的水准,他又不敢轻易质疑,因此转而问道:“为什么想做此事?”

        此时的他还不知道,这事一旦做成,将会有多大利润。

        “咱们问道求真的目的是什么?

        “除了让自己明理之外,还不是想把道理传播给天下人,让天下人智?

        “而若想让天下人智,读书识字就是重要前提。

        “现在你想,若是咱们能编撰出一套既好学易懂,还让普通老百姓买得起的标准教材出来,其功德是不是比著书立说还大?”

        郑经却拿出了一套冠冕堂皇的理由。

        顾倾城又一次愣住了。

        一套既好学易懂,还让普通老百姓买得起的标准教材?

        这事真要能做成,其功德岂止是比著书立说大?

        确实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啊!

        不用郑经过多解释,他就明白,现在教育最大的问题,就是普通老百姓读不起书,一百人里,真正识字的也就三五个,连十分之一都不到。

        因此,这事真要是能做成,其功德恐怕比圣人还大。

        只是有可能吗?

        他立即又问道:“具体打算怎么做?”

        这次郑经没有直接回答了,而是拿起了桌子上的一叠书稿,递给顾倾城说:“倾城兄,先看看我这新编的识字启蒙教材质量如何?”

        他准备用事实来说话了。

        事实上,当德王妃答应把书局送给他,他又打算靠印教材来发财之后,他就已经在为此做准备了。

        反正呆在船上很无聊,因此他干脆默写起了《三字经》和《弟子规》,而现在他递给顾倾城的这叠书稿,就是经过适当调整,截去了隋唐以后历史的《三字经》。

        《三字经》全文总共也就一千一百四十五个字,再截去二十四史中隋唐以后的部分,也就只剩下八百来字,再加上修改斟酌的时间,也就费了郑经一个下午。

        而这一下午的成果,却把顾倾城给看懵了。

        为啥?

        因为《三字经》原本就属于中国传统文化浓缩的精华,包含了文学、历史、哲学、数学、天文地理、人伦义理、忠孝节义等几乎所有类别的内容,而取材,却是读书人所熟悉的四书五经、诸子百家、历史故事、民间传说等。

        毫不夸张地说,古代读书人一辈子所学,几乎全部浓缩在了这里面。

        最为关键的是,它还短小精悍、朗朗上口、通俗易懂,不是一般的好学,因此顾倾城一入手,就被它给深深吸引住了。

        而且还越看越震惊。

        看到一半,他便停了下来,满脸不可思议地问道:“先生,这是您所作?”

        “嗯,我过往读书时,为便于记忆,便把所学之识简单总结了一番,现在把它给整理了出来,打算将它当成识字启蒙教材,你拿去跟他们讨论一番,看看是否合适。”

        郑经大言不惭地回道。

        又把锅甩到了那个被他所取代了的倒霉鬼郑经头上。

        这是相当合理的,毕竟《三字经》原本就是读书之人所学之识的浓缩精华。

        而顾倾城也不疑有它,只是感慨道:“难怪先生十七岁就中秀才,十九岁中举,现在学问又如此高深,原来是学有方!”

        他又一次开启了脑补模式。

        脑补过后,他又说道:“此文岂止是合适?在我看来,此文一出,必成万世经典,别说启蒙学童,就连我看了,都想牢记之。”

        一记不算马屁的彩虹屁又从他嘴里冒了出来。

        这话确实不算马屁,而是客观评价。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三字经》里的这些内容,顾倾城虽然十有八九都懂,大部分的出处、典故他都知晓,但在看这篇《三字经》之前,他是一团混沌,而在看了之后,却是有了一个极为清晰的轮廓。

        郑经剽窃《三字经》,自然不止是原文剽窃,而是在原文的基础上,将其分为了六篇。

        第一篇:劝学篇,主讲学习的重要性。

        第二篇:仁孝篇,弘扬仁孝的儒家思想。

        第三篇:常识篇,从天地人到日月星到三纲五常到七情六欲全都涵盖。

        第四篇:学方篇,四书、六经、三易、四诗、三传、五子,具体怎么学,全在这里面。

        第五篇:史学篇,从三皇五帝到秦汉两晋,全都浓缩在其中。

        第六篇:教诲篇,敦敦教诲,如何来学以致用,学成大才。

        其实郑经啥都没有做,他只不过是剽窃,加归纳总结,加去芜存菁,可最终的效果却是,为天下读书人指明了学习的方向。

        就连顾倾城这样的已成名士子,在看过之后,也能清晰地知晓,自己还有哪些缺陷,还有哪些书要去读,在学习方法上有哪些该改正之处。

        这也正是三字经一经问世,就能流传千古的原因。

        “哦,既然你觉得不错,那你就拿下去,跟其他士子商议一番,把它的疏义给备注出来吧。”

        郑经则理所当然地派起了任务。

        《三字经》虽然通俗易懂,但行文还是属于文言文的范畴,因此,要想便于大众,尤其是初学字的幼童理解,必要的解释,也就是疏义,还是蛮有必要的。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这一句的具体含义是什么?

        典故又来源于哪里?

        这就是疏义所起的作用。

        俗话说,无商不奸,而有文化的文人一旦奸起来,比奸商更奸。

        按照他的想法,是在把《三字经》作为标准教材推出之前,先利用船上这些士子,整理出来一个疏义版,先普及到现有的读书人手里再说。

        给幼童启蒙,先得有足够多的老师不是吗?

        要是老师都还没读懂,又怎么去教学生?

        这就是他的如意算盘,既要赚钱,还要给船上这些士子找点事干。

        顾倾城领命而去。

        很快,当《三字经》的手稿在船上传开之后,船上又起了一片惊呼。

        浪之先生之才,堪比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