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132章 善待之,礼遇之,交好之

第132章 善待之,礼遇之,交好之

        立言难不难?

        说难不难,说易不易,关键在于看立的是什么言。

        有的言,一生立上数十上百个,若是影响力不大的话,就没有任何意义和价值,而有的言,一辈子立一个就足以,足以流芳百世。

        比如说道家创始人老子,细究其所立之言,其一是对道的定义,其二是提出了道法自然的主张,至于其它的,比如说上善若水、无为而治等,其实都是在道法自然的基础上衍生出来的。

        也就是说,单凭对道的定义,以及道法自然这两大核心立言,老子就确立了其圣人的地位。

        又好比说儒家的核心主张,仁义礼智信,是以孔子为基础,然后经后世无数圣贤,包括孟子、荀子在内的,多人来完善而成。

        至于孟子的核心主张,则是性善论,民本说,以及在孔子之说的基础上,完善了仁政与王道主张,也由此确立了他的亚圣地位。

        然后就是荀子,其核心主张就是性恶论、天人论、阶层论,也由此被人称之为后圣。

        又好比说杨雄,他只不过是综合了一下孟子的性善论和荀子的性恶论,和了一下稀泥,提出了性善恶论,就能史上留名。

        再比如说卢勋,已经差不多四十的人了,立德一直在坚持,刺史一州,立功也能算了,但在立言方面,却暂时还没有拿得出手的东西。

        而现在,才二十岁的郑经,却先是颠覆了老子的道的定义,重新定义了道,还否决了他的道法自然主张,接着又颠覆了孟子和荀子的性善论性恶论,提出了**论。

        若是这两大立言都成立,那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是踩着四大圣人的尸体在立言啊!

        立言容易,颠覆圣人之言却是十分不易,可郑经一颠覆,就是四大圣人之说,这如何了得?

        一时间,大家都不知该说啥了。

        卢勋却是在想,也难怪道家诸糅真人对他敬佩有加,并赠予其全套道藏,也难怪德王妃也对他郑重有加,尊他为先生。

        这绝对是以学识道行服人啊!

        此时的他,早已不再怀疑郑经是徒有虚名、言过其实之类的。

        道理很简单。

        立言立论这种事,可能需要一个很长时间去论证,才能最终判断其正确与否,但对于像他这种学识还算渊博的人来说,一个新的学说出来,如果有问题,就算他一时间找不到反驳的理由,那也会立即滋生一种感觉:此说法有问题!

        而现在,对于郑经所提出来的**论,他意识中根本就没有任何怀疑之处,而是认为相当有理。

        也就是说,从他个人的角度来说,他已几乎完全接受了这一理论。

        那既然他都接受了……

        “对于浪之先生的说法,大家有什么不同意见吗?”

        他立即就出声询问道。

        此时的他,也在某人后面加上了先生二字,这是对立言者的认可和尊重。

        而大家都没有吱声。

        这也印证了卢勋的猜测。

        不是大家不想出声质疑或反驳,而是没有谁能想出任何反驳或质疑的理由,这也就意味着,郑经的**论成立的可能性已十有八九。

        这就非常了不得了。

        比如说,当初孟子的性善论一出,荀子紧接着又出了性恶论,表示对性善论的不认同,也因此有了数百上千年的争执。

        而郑经的**论,从一提出开始,就没人质疑,这说明什么?

        说明其**论确实是更有道理啊!

        尽管在场的官绅和士子并不算特别多,暂时还代表不了天下人,但既然在场一个反驳的都没有,就已经能说明,**论成立及被广泛接受的可能性非常大。

        那这又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郑经已极具圣贤的潜质!

        在这世上,读书人不算少,能成为大家的也不算罕见,但能成为圣贤的,可能几百年才能出一个。

        而每一个有资格成为圣贤的人,不管是在生前还是死后,影响力都是极为重大的,就算是在生时,也是应者云集,信众无数。

        而这样的影响力,一旦善加利用,则会受益无穷。

        包括其自己,也包括与其交好之人。

        那我是不是也该善加利用一番?

        卢勋顿时就冒出了这样一念头。

        而答案也是肯定的。

        其实这种苗条已经出现,比如说德王妃对郑经的礼遇有加,又比如说诸糅真人的赠予全套道藏的行为,都是为了交好郑经。

        而他自己,也算是一个有抱负之人,因此他觉得,趁郑经尚未成名,也趁自己又即将回会宁朝廷中枢,将拥有更为广阔的天地之时,抓住机会交好郑经一番。

        善待之,礼遇之,交好之。

        有可能的话,利用之!

        他很快就做出了这一决定。

        当然,在实施之前,他还有另一件事情要做,那就是充分了解一下郑经关于道的新定义。

        于是他即刻又开口道:“既然如此,那浪之先生,你可不可以再跟我等讲讲关于道的新定义?我可是听说,你对道的新定义,也是很了不得。”

        因为已起了交好之心,此时的卢勋,不再有刺史大人的架子,语气上极为尊敬。

        这对郑经来说,又是一个炒剩饭的过程。

        不过道的传播就是这样的,你的道,在被天下人广泛接受及认可之前,就得一遍又一遍地去炒剩饭,以被更多人知晓,因此,郑经又耐下性子,跟卢勋互动了起来。

        结果自然又是让卢勋极为震惊。

        卢勋发现,在郑经重新定义道之前,他对于道家的思想学说,他是半认可半不认可,有些主张,他觉得很有道理,但另外还有些主张,却是很难接受,但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而在听了郑经关于道的新定义,又再与他就道家的某些观点进行了深入的交流之后,他发现,他对道家的那些思想和主张,已慢慢地有了较为清晰的认知,哪些有道理,哪些没道理,没道理的原因又在哪,已不再是一头雾水。

        这么说来,关于道的新定义,郑经也是对的?

        不管别人认不认可,反正他觉得,自己已经接受了这一理论。

        也就是说,不到一个晚上的时间,郑经的两大理论,道的新定义,**论,都已被他全盘接受。

        而这两大理论,任何一个拿出去,都是有资格成为圣贤的。

        真的太了不起了!

        卢勋更是起了结交之心。

        只是该怎么结交呢?

        给他许以高官厚禄?或者是赞助其大笔钱财?

        似乎都不妥。

        因为对于真正的名士而言,权势、财富之类的赠予,都算是对其高风亮节的一种玷污,也正因为如此,像诸糅真人那样的道家高人,赠予郑经的也不是别的,而是全套道藏。

        可问题是,咱根本就比不了道家,没啥拿得出手的东西啊!

        想了想,他立即吩咐道:“呈笔墨。”

        他决定送郑经一幅字了。

        说起来,他除了能言善辩之外,还有一样也是相当了得的,那就是他的字。

        之前在会宁时,他的字就已经小有名气,连德王爷都赞不绝口,而到了泗州之后,更是千金难求,现在,他觉得以字相赠,也算是符合文人之间的雅谈。

        要知道,他的字,也不是谁都有资格能得到的。

        只是这么一来……

        德王妃:“……”

        好你个卢勋,你的字虽然也还过得去,但跟三绝公子的字相比,还是差了那么一丢丢好吧,你现在竟然要送他字?

        这算不算是班门弄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