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124章 在座的诸位都是垃圾

第124章 在座的诸位都是垃圾

        “其实倾城兄理解得没错。”

        被迫营业的郑经无奈之下出声了。

        一出声,自然是先替自己的打手出头。

        紧接着,他站了起来,背负着双手,缓缓走向了宴会舱中央,就如一巡场的教员那样,展现出了一副鹤立鸡群,傲视群雄,舍我其谁的气势。

        这才是教员的正确打开方式。

        既然已迫不得已要出头,那就没啥好藏匿的了,干脆大大方方站出来,先来一个气势压人再说。

        他原本是想习惯性地走向上首,也就是讲台位置的,只可惜那里已经被德王妃给霸占了。

        “水善水善利万物而不争,这确实是在形容水之道,但形容的却是水的天之道。”

        在中央站定之后,他紧接着又来了一句。

        在给自己的新打手顾倾城撑了腰之后,立即又给《道德经》里的那一句来了一个极为关键的定性。

        紧接着他又说道:“至于上善若水,则是老子主张,人应该学习水之德优秀的一面,利万物而不争,这属于人之道。”

        又一关键定性紧跟着又丢了出来。

        顾倾城:“……”

        原来如此!

        我怎么就没想到,应该将这一句拆分开来定性呢?

        高啊!

        他立即就眼神一亮,又变得神采奕奕起来。

        “至于老子的这一主张正确与否,好与坏,我不做评价,我想说的是,既然老子可以主张上善若水,那我是不是可以主张上善若火呢?”

        郑经却没有理会他的反应,紧接着又开口了。

        这一下,可是把所有人都给听懵了。

        包括刚回血的顾倾城。

        啥?

        上善若火?

        这家伙疯了吧!

        所有人都把诧异的眼神投注到了郑经身上。

        而郑经却是镇定自若,又开口说道:“《尚书·洪范》里云:火曰炎上,火与水一样,同样具备很多优良的特性,燃烧自己,温暖众人,让人类不再受生食之苦,还带给人光明,也可焚化万物,其善之处,未必比水少。”

        为啥主张上善若火的解释来了。

        不仅如此,他还说道:“同样的,还可以主张上善若土,土也有很多优良特性,可生长万物,可筑房遮风挡雨,可筑堤挡水,克水之恶。

        “以此类推,我还可以主张上善若木、上善若金。”

        又一主张被他丢了出来。

        所有人一下就听懵了。

        是啊,老子可以主张上善若水,那被人为啥就不能主张上善若火、上善若土、上善若木、上善若金?

        金木水火土,都是五行之一,而且还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相生相克,谁又能说水一定比火或土更好?

        一时间,大家都不知该说啥了。

        包括之前还拼命找顾倾城茬的席希明,此时哪怕一门心思想反驳,也根本就找不到可反驳的点,他只能一脸的震惊。

        这名不见经传,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的家伙,到底有啥来头,怎么这么厉害?

        刚压了顾倾城一头的他,此时已心急如焚,很想找理由出来反驳。

        只可惜,根本就找不到任何反驳的理由。

        他很想说,火有火之恶,可顷刻间焚没山林,可短时内让房舍变成断壁残垣,还可让人葬身火海。

        可既然可以把水之恶的责任推到人自身头上去,那火之恶凭什么不可以?

        说火不如水?

        那土呢?

        若是不把同样经典的五行学说给推翻,他又怎么来推翻郑经的这些主张?

        一下子,他变得无比的丧气。

        “这几个例子都可以充分说明,不管是水之道,火之道,土之道,都是天之道,都是其本身的特性和规律,而任何一道,都可以供人之道来仿效。

        “而多变性,不确定性,也恰恰是人之道的特点,正因为如此,所以人之道有俗人之道,有圣人之道,有王道,有霸道,还有儒家、道家等诸子百家之道,道道不同。”

        郑经来了最后的总结陈词。

        彻底为重新定义道,将道一分为二正名的总结陈词。

        无法被推断的总结陈词。

        为了显得很有逼格,他说完之后,不再停驻,而是毅然转身,快步离开了宴会厅,给众人留下了一个伟岸的背影。

        众人一脸目瞪口呆。

        徐玄机:“……”

        完了,道家又一核心主张就这么被这混蛋给颠覆了。

        这可恶的家伙,一开口怎么就老是跟道家的核心主张过不去呢?

        顾倾城:“……”

        这还是那个平日里被大家所忽视的郑浪之吗?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厉害?

        好像哪里有什么不对劲!

        德王妃:“……”

        这就完了?

        我还没听过瘾啊,你说完就走,这样是不是忒不厚道了一点啊?

        赶紧回去再拉着他好好聊聊去!

        她也拔腿就追了上去。

        陈蒨武:“……”

        老师牛逼!

        这未免也太酷了一点吧!

        相比之下,其他士子确实是傻子一群啊,我没看错。

        他也立即跟上了自己的娘亲。

        这两人一动,陈蒨文、徐玄机、郑书笙三人也不必说了,同样起身跟了上去。

        而已经听呆了的顾倾城,也反应了过来,他拔腿就追,先追上了德王妃,请求道:“王妃,我可不可以跟上去,再向浪之兄请教一番?”

        怎么不可以?

        必须可以啊!

        还没听过瘾的德王妃,巴不得有个人来向那个有点持才傲物的家伙发问呢!

        再说,她也已经知道,顾倾城是郑经新盯上的打手之一,已算得上是自己人,又岂有不答应之理?

        “跟上吧。”

        她立即就回道,然后带着一干人上了楼,直接往尾舱奔。

        想都不用想,她就知道,郑经一上楼,肯定是回自己的尾舱,而不会去前舱她的起居室。

        那家伙,现在悟道高人的架子越来越大了,每一次非得她派人请才肯过去!

        众人很快就气喘吁吁地抵达了郑经的起居室。

        其他人倒没什么,第一次来的顾倾城却傻眼了。

        为啥?

        因为在郑经的起居室里,他看到了一箱一箱,已经打开了盖子的道藏。

        “这道藏……是诸糅真人送给浪之兄的?”

        他难以置信地问出了这一句。

        也也确实被眼前的这一幕给惊呆了。

        因为所有士子都知道,船在离开涡阳时,诸糅真人可是亲自带人送了一批道藏过来,只不过所有人都认为,这批道藏是道家送给德王府的,谁知现在却出现在郑经的舱室里。

        那这是啥情况?

        这批道藏,为什么不是给德王府的,而是送给郑经的?

        郑经又何德何能,让诸糅真人如此重视?

        德王妃又为何如此看重他,在他面前,连王妃的架子都彻底放了下来?

        细思极恐。

        已回到自己舱室的郑经,没料到顾倾城竟然会跟来,无奈之下,他回道:“你猜。”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态度。

        既不承认,也不否认,也懒得解释。

        但有人帮他解释。

        拥有一位能傲视群雄的老师,让他觉得自己也无上光荣的陈蒨武始终是憋不住了,得意地说:“必须的啊,说到论道,别说是你们,就算是留之先生和诸糅真人,在老师面前也只有推崇备至,听的份,这道藏,不送给老师,送给别人不是糟蹋了吗?”

        他把诸糅真人曾讲给他娘亲的那一句复述了出来。

        同时,也暗指顾倾城、席希明等一应才子,在他老师面前都是垃圾。

        顾倾城:“……”

        郑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