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123章 出师不利

第123章 出师不利

        顾倾城的判断是对的吗?

        还真是没错。

        若是用一句话来形容《道德经》的精髓,那就是:水之德,近于道。

        在《道德经》的第八章里,就以水来喻道。

        在它的第四十八章里,又以“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无有入无间”来形容水。

        在第七十八章,又讲到:“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以其无以易之。弱之胜强,柔之胜刚,天下莫不知,莫能行。”

        ……

        总而言之,在《道德经》里,给予了水极高的评价,但无一例外的是,都只提了水的善,没有说水的恶,因此,真要有人较真的话,还真是可以拿此来做文章。

        但真要是有人来拿此做文章,并且还想以此驳倒《道德经》的话,那就还真是太小看老子的智慧了。

        别忘了,老子之所以出名,除了提出了道的理论之外,还有极为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他的辩证思想,而在《道德经》里,辩证思想也随处可见。

        比如说:

        “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

        其中最为核心的辩证思想在第二章:“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已。故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前后相随。”

        有了辩证思想的存在,那再想找《道德经》的茬,那就有点难了。

        水有没有恶?

        当然有,善恶相对,没有恶的存在,又哪能体现出水的善?

        那水的恶你怎么不提,比如说滔天洪水,泥石流等为祸人间?

        那能怪谁?

        还不是人类过于贪婪,对自然造成了破坏?或者是你们明知水往地处流,干嘛还要居住在低洼之处?

        类似的应对很快就来了。

        而同样博学多才的席希明就深谙此道,现在顾倾城一提水的善恶,想以此来否认《道德经》所定义的道,他顿时就想起了自己曾经看过的一个典故。

        他立即就问道:“倾城兄,你可听说过老子西行至函谷关时,与道家祖师,时任函谷关关令尹喜的一次论道?”

        据《史记》记载,老子久住周都研究道德学问,后见周朝衰败,就离开周都,到了函谷关,关令尹喜提出:您老既然想隐居,那就请勉为其难为,为后人留下点什么吧!

        这就是有史可考的《道德经》的由来。

        当时老子就在函谷关呆了一段时间,时不时与尹喜论道,并最终留下了《道德经》这本书,而尹喜,也因此成为了道家学派的代表人物之一,同样被道家尊为师祖。

        既然老子跟尹喜曾在函谷关多番论道,那具体的论道内容,自然也有文字记载并流传下来,而席希明偏偏就读过,并且很巧,其中有一段还恰好就是跟水有关的。

        “关于上善若水,尹喜曾问:‘水可养育万物,是其善性;亦有洪灾之患,是其恶性。为何独写上善呢?’

        “老子对曰:人善于避恶趋善才能得善水之利,人不善怎么能得善水呢?”

        他立即就讲起了那一段典故。

        这一段典故也确实是存在的,老子在反驳尹喜时,除了上面那一句以外,还引用过《周易》中的需卦来对“上善若水”这一主张做了说明。

        并以卦象来指出,雨水落到地面后分流而下行,顺着道路流向城外的壕沟中,因此人在建房子时,就应该垫高地基,这样雨水几乎都是流向低处,不会祸害人间。

        这就是老子的厉害之处,他并不否认水的恶,但却把责任归到了人身上。

        而现在,席希明又引用了这一段经典,以此来反驳顾倾城。

        然后顾倾城傻眼了。

        一个人再博学多才,所学也是有限的,尤其是当顾倾城还年轻,不可能真正做到博览群书、无所不知时,他根本就没料到,自己所发现的质疑点,原来早在千百年前,就被道家老祖给质疑过。

        那这让他还怎么往下来论述自己的观点?

        论道这种事,要想让自己所主张的观点最终成立,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前提,那就是自己所提出的任何一个支撑点,都能经得起考验,不被任何人驳倒,否则的话,这主张就无法继续进行下去了。

        水之德,近于道,这是《道德经》里的精髓,要想否定《道德经》里的道,那就从水入手,这原本是可行的,可现在,这一点却被席希明用圣人之对给堵住了,那还让他怎么继续往下论述?

        唉,草率了。

        暗暗叹了一口气后,他说道:“原来如此,多谢希明兄指教,如此看来,我还得多琢磨琢磨才行。”

        挨打得立正,他坦率地承认了自己的失策。

        这也是向大家表明,在找到新的证据支撑点之前,这道他是没打算继续论下去了。

        就这么完了?

        如此看来,这没名分的新打手根本就不经打啊!

        满怀期望而来的郑经暗暗叹了一口气。

        同样失望的还有主持这场论道的德王妃,眼见这场论道就此草草收场,她有点不甘心了,开口说道:“浪之先生,对此你有何见解?”

        她开始另行点将了。

        直接点了此事的始作俑者郑经。

        道的新定义不是你弄出来的吗?那关于水之德的争议,你又如何来解决?

        对此,她确实颇为期待,也颇为好奇,想从郑经那里得到一个无可争辩的答案。

        只是这么一来……

        郑经:“……”

        唉,女人果然沉不住气啊!

        你想知道答案,等上楼后再问我,我再跟你单独深入交流一番,包你满意就是了?

        干嘛非得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呢?

        他暗暗叫苦不迭。

        要知道,他的如意算盘,可是让打手们出来惹事,然后自己藏在后面来暗中观察,可现在,德王妃轻飘飘的一句,就把他给推到了众人面前。

        这可如何是好?

        而德王妃此言一出,一众士子齐刷刷地把惊讶的目光投向了坐在顾倾城身后不远处的郑经。

        连顾倾城也不例外,同样扭头看了过去。

        这是啥情况?

        连大名鼎鼎的江南第一才子都解决不了的问题,德王妃为何会点一无名士子来发声?

        刹那间,郑经成为了全场的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