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117章 打手出动

第117章 打手出动

        厚颜无耻的郑经给大家留作业了。

        他为什么在声讨了三妻四妾制的不是之后,偏偏又说自己赞同三妻四妾制?

        因为这就是事实。

        站在男人的角度,他确实觉得三妻四妾制挺好的,可站在希望整个社会和谐的角度去考虑,还是得一夫一妻制,这就是凡人和圣人虑事角度的区别。

        那么问题来了。

        就因为他能站到圣人的角度去考虑问题,别人就得要求他按圣人的标准去行事吗?

        不行,这是道德绑架。

        确实,人性的欲望与法理道德之间,往往就是存在着矛盾和冲突的,人性的欲望,往往需要法理道德来框柱,才能让整个社会变得和谐、美好,但这里还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得公平。

        对所有人都一视同仁。

        否则的话,就会像鲁迅先生的《阿q正传》里所写的那样,会出现“和尚摸得,为何我摸不得”那样的笑话。

        郑经不希望自己变成阿q。

        至于他给大家留的作业,就是让大家好好去琢磨这其中的逻辑,琢磨人性与法理道德之间的关系,琢磨公平二字的重要性。

        正所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阅人无数不如名师指路,名师指路不如自己去悟,在众人里,他应该算得上是名师了,但若是把所有的道理都讲透,那大家反而难以成长起来。

        为了这刚成立的真理社,他可谓是用心良苦。

        不过不管怎样,这真理社算是起步了,那接下来,就是想方设法让它发展壮大,总不能等到了会宁之后,社里还只有他带着几位黄毛丫头,外加一未正式加入的外围德王妃吧?

        该物色新成员了。

        他又一次将目标盯准了船上的那两帮士子,打算从里面发展几个合适的人进来。

        只是这出戏该怎么唱呢?

        是不是该让打手登场了?

        ……

        对于顾倾城、席希明等士子们来说,此次天静宫之行实在是有点憋屈,一开始去求见阮留之,人倒是见到了,可论道留佳话的愿望却根本就未能实现。

        你跟他去论儒家跟道家谁弱谁强,他却跟你来了一句,儒道本是一家,一正一反,一阴一阳,互为补充,这道还怎么论?

        在之后的几天,他们还想再见阮留之,可阮留之不是以做法事脱不开身为由拒绝了他们,就是问他们对儒道本为一家的看法是不是有了新的结论?

        总而言之,等他们再次见到阮留之,是在行船之前。

        人家是来给德王妃送行的,至于跟他们,也就礼节性地道了个别而已。

        也就是说,他们的这次天静宫之行,除了在附近玩了一下,看了一下风景以外,算得上是一无所获。

        一无所获也就罢了,关键是,他们还被阮留之的那一句儒道本是一家给扰乱了心。

        儒道本是一家?

        这怎么可能?

        这一概念对他们来说,也无异于道心种魔。

        因此在过去几天里,他们在玩耍之余,一有空,两帮人就凑在一起,共同来探讨这一问题。

        读书人就是这样的,他们对道的追求,并不亚于对诗词和美女的追求,一旦遇上疑难之处,不弄个明白将誓不罢休。

        重要的是,这两帮人里,不是举子就是秀才,都还是有心功名的年轻士子,因此他们干脆凑到了一起,开始引经据典,试图来论证这一问题。

        这论证过程,原本就是提升他们在经义的理解的一个大好机会。

        于是乎,在他们再次上了船之后,风景也不看了,诗词也不对了,又扎堆继续探讨起那一问题来。

        毕竟都是有才学的士子,再加上人又多,这探讨来探讨去,倒是让他们总结出了儒道两家在很多具体观点上的异同之处,只不过总体的结论却是:儒道的对立大于互补。

        尤其是在很多关键点上。

        这也就意味着,阮留之的观点根本就不成立!

        “倾城兄,莫非是留之先生在糊弄我们?”

        席希明忍不住问道。

        原本在暗地里有些对立的两帮人,因为这件事,反倒是齐了心,能够把力往一处使。

        顾倾城摇了摇头:“理应不会,留之先生毕竟是名士,不会在这种事上来同我们儿戏,连他都那么说,说明此说法还是存在一定道理的。”

        “那么问题出在哪里呢?”

        席希明又问道。

        如果阮留之没跟他们开玩笑,那就只能说明,他们没有找对方法,可他们思来想去,也弄不明白,在方法上他们哪里错了。

        正当他们疑惑不解时,郑书笙陈蒨文等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蒨文郡主,郑家小姐。”

        席希明眼神一亮,立即就把顾倾城抛在了一边,主动迎了上去,热情地打起招呼来。

        德王府这楼船舒服是舒服,船上的伙食之类的也很好,唯有一点不好,那就是船的二层非请莫入,而陈蒨文、郑书笙等人,一般都是躲在二楼练琴,很少下到一层来,这让一干没女伴相陪的士子们一直心痒痒的。

        现在,她们竟然主动出现在了他们面前,席希明等人又怎能不热情相迎?

        至于跟在二女身后的郑经、陈蒨武、徐玄机那三人,则是被席希明给忽略了。

        顾倾城倒是稍稍厚道一点,他在跟二女打过招呼之后,还能照顾到二女身后的几人,跟他们笑以致意。

        不过更为主动的还是席希明。

        在客气过后,他又出声问道:“蒨文郡主,尔等前来,有何指教?”

        陈蒨文却扭头对郑书笙说:“书笙姐姐,还是你来说吧。”

        “席公子,顾公子,是这样的,我等有一事不明,特来向各位请教。”

        郑书笙落落大方地说道。

        不用说,这次她们出现在这帮士子面前,是带着重任而来。

        为真理社物色新成员的重任。

        如此重要的任务,原本是不应该由她们来出面的,可郑经非说要以此来锻炼她们的能力,于是,在受了郑经的一番教唆之后,她们来了。

        以请教为名。

        “郑家小姐请讲,我等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一听说二位美女有问题请教,席希明立即跃跃欲试,准备在两位美女面前大献殷勤,大显学问。

        “关于留之先生那晚所留的问题,说儒道本是一家,诸位公子怎么看?”

        郑书笙把具体的问题给抛了出来。

        一众士子:“……”

        怎么又是这一问题?

        这是要阴魂不散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