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116章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第116章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也不能怪德王妃敏感,北华最近几年原本就局势变化很让她不安,现在郑经又一而再地提天下动荡,再加上诸糅真人之前的含糊其辞,这让她心里更是忐忑不安。

        莫非接下来真会天下动荡?

        德王妃很是不安,可毕竟现在还有郑书笙徐玄机等人在场,因此她按捺住内心的不安,又问道:“那按你的意思,这三妻四妾制,将是天下动荡的根源?”

        她把话问得稍微委婉了一点。

        这问得郑经又楞了一下。

        三妻四妾制是天下动荡的根源吗?

        应该不算吧?

        毕竟三妻四妾制在中国延续了数千年,那么多次改朝换代,都把原因归罪到它身上去是不是有点不合理?

        他又紧急思索了起来。

        那天下动荡的根源又是什么?

        按照后世被广泛认可的一种说法,是权力和财富的分配不均,上位者作威作福,底层老百姓饱受欺压,富的富得流油,穷的穷得饿死……

        说白了,还是权和利所引发的,内忧如此,外患也是如此,哪怕到了后世,似乎也不例外。

        而三妻四妾制……

        郑经的思维又逐渐清晰。

        “这么说吧,天下动荡的根源,还是在于权和利的重新分配。

        “国对国之间的吞并,目的是为了占有更多更好的资源,让自己国家的利益团体获得更大的利益。

        “国内势力团体的兵变造反,也是为了让本团体获得更大的权和利。

        “而底层老百姓的起义造反,也是为了让自己获得更好的生存机会。

        “说白了,都是因为对本身所拥有的权和利不满足,而这种不满足,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权和利的分配不均,有的是因为贪欲,而不管哪一种,都跟欲望未能得以很好的控制有关系。

        “就好比说史上无数次百姓造反,表面上是财富分配不均,但本质上还是因为统治阶层过于贪婪,占据了大部分的财富,让底层老百姓的日子实在是过不下去才导致的。”

        他紧接着又来了一长串。

        先把天下动荡的原因具体陈述了出来,并且最终还是把矛头指向了他之前的结论:适当控制欲望。

        “至于三妻四妾制,则是欲望的源泉,以及权势和财富分配不均的具体表象。

        “想要三妻四妾,就必须拥有足够的财富,这就会刺激人的贪欲,去获取更大的权和利,才能养活一大家子人,才能让一大家子人活得更滋润。

        “如此一来,就会导致富者更富,穷者更穷,一旦遇上天灾人祸,日子实在是过不下去了的底层老百姓势必就会造反,天下也势必因此动荡。

        “而且,三妻四妾制的存在,也等于是把财富分配不公的现象无限放大。

        “站在穷苦老百姓的角度来说,他们会想,凭什么我肚子都吃不饱,有钱有势人家又凭什么铺张浪费去养着一大家子人?

        “这么一来,那些原本日子还勉强过得下去的老百姓,也因为愤愤不平之心,动了造反之心。

        “因此,从这一角度来理解,说它是天下动荡的根源之一也说得过去。”

        最后的陈述来了。

        至此,整场辩论算是结束,与三妻四妾制相关的所有道理已基本讲个一清二楚。

        当然,这只是对于郑经而言。

        至于对其她人来说,疑问还是有的,比如说德王妃,她很想再追问一番,这天下是不是又要动荡了?

        只不过这种问题,连诸糅真人都不肯或不敢回答,郑浪之又怎么会直接给她答案?

        因此,她只能顺着郑经刚才的话去细细琢磨。

        天下动荡主要有三种,一是国与国之间的吞并,二是国内势力集团兵变,三是底层老百姓造反……

        这是郑经刚刚说过的。

        而现有的局势……

        西胡那边,近些年来一直在蠢蠢欲动,对北华和南夏虎视眈眈。

        北华那边,新皇上位之后,以权臣高瑾为首的几大世家据说已有不臣之心,暗地里已跟西胡有勾搭。

        至于底层老百姓……

        这岂不是跟郑浪之所分析的相当吻合?

        她整个人感觉顿时又不好了。

        而其她几女此时的感觉却是相当好,因为郑经刚才的这一番分析,无疑是不赞同三妻四妾制的,这等于是站在了她们一边,让她们颇感痛快。

        原来他并不真是登徒子!

        几女对他的印象也因此大为改观。

        这样一来,别说是郑书笙、徐玄机,就连一直没怎么跟郑经互动过的陈蒨文,此时也竟然有了对话题的参与之心。

        严格来说,是想刷一下存在感了。

        在此之前,因为郑经给她所留的不良第一印象,在过去的这段时间里,她虽然几乎跟郑经碰面,但很少跟他交流,总共说过的话可能还没超过十句。

        而现在,她已经算是真理社的一员,然后再加上不良印象的扭转,让她觉得自己有必要开始参与进来。

        只是该怎么参与呢?

        其实在众人里,只有她是最不担心男人三妻四妾的那一个,因为不管是谁当了她的驸马,没有她的同意,是不可能娶小妾的。

        只不过男人想不想,跟她允不允许,好像是两码事吧?

        于是她开口问道:“这么说来,浪之兄也是赞成一夫一妻制的对吧?”

        打心眼里,她已喜欢上了这个能帮她明理的真理社,也对郑经的才华佩服不已,因此她不再叫他郑公子,而是换了个更为亲近的称呼。

        只是她没想到……

        郑经却回道:“不,我个人是赞成三妻四妾制的。”

        满座皆惊。

        “这……”

        一时间,发起问题的陈蒨文不知该怎么接了。

        “注意,我刚才的分析,是站在圣人的角度去考虑的,可实际上我不是圣人,而是一个活生生的男人,也有着人的七情六欲,也有着人的自私心理,所以嘛,当别的男人可以理所当然地三妻四妾时,你们不能要求我独善其身对吧?”

        郑经又笑着回道。

        众人一下子又无语了。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这是大家此时的感觉。

        她们觉得,自己有点看不懂郑经这个人了,一时说三妻四妾制合理,一时又说三妻四妾制是天下动荡的根源,最后又说自己赞成三妻四妾……

        到底这是什么逻辑?

        这其中的逻辑,对于几位年轻的姑娘来说,一时半会是很难琢磨透的。

        好想再声讨一番这家伙的无耻之尤!

        徐玄机又忍不住想开口了。

        可就在此时,郑经却又笑着说道:“不如今天就辩到这里吧,等你们想明白了其中的逻辑,再来找我辩如何?”

        众人:“……”

        这算是留作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