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115章 又来了

第115章 又来了

        如何来解释三妻四妾制度的不合理性?

        对此,郑经当然是胸有成竹,因此他即刻说道:“真正的圣人之所以不赞成三妻四妾,主要的原因还是从社会的发展和稳定角度去考虑的。”

        他的代入感相当强,此时此刻已全然把自己当成了真正的圣人。

        “三妻四妾制的第一大弊端,便是带坏社会风气。

        “帝王家想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就会沉溺于美色,荒于朝政,并引发文武百官仿效。

        “文武百官三妻四妾,同样也会沉溺于美色,夜夜莺歌燕舞,荒于政事,并因此引发腐朽淫靡之风。

        “文人士子再一仿效,就痴迷于流连青楼勾栏之地,疏于学业,不思进取。”

        “富绅再一仿效,就会导致女性资源分配不均,穷人很难娶上媳妇。”

        郑经一口气就给三妻四妾制列出了第一大罪状。

        从帝王到百官,再从文人到富绅,全都没有放过。

        听起来很有正义感。

        正义凛然得让所有人都刮目相看。

        如此正义,难不成登徒子并非真正的登徒子?

        连徐玄机都忍不住想道。

        而负责跟他辩论兼捧哏的德王妃,听了确实忍不住想:好你个郑浪之,你声讨三妻四妾制就好了,干嘛要把青楼勾栏给搭上?我家就是开青楼的啊,你是想断我财路吗?

        因为牵扯到她的切身利益,她忍不住说道:“没这么严重吧?”

        “真有这么严重。

        “《道德经》里云:‘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畋猎令人心发狂,难得之货令人行妨。是以圣人为腹不为目,故去彼取此。’

        “大致意思是说,人之德行的堕落,就是从不懂得控制欲望开始的,色欲又是其中最为严重的一项,我们不能指望人人都做圣人,但要想维持良好的社会风气,适当地控制人的欲望是有必要的。”

        郑经立即引经据典回道。

        说起来也挺有意思,按照他所不认同的程朱理学的主张,是“存天理,灭人欲”,可现在他却也主张控人欲,这是不是有点矛盾?

        其实不是。

        程朱理学之所以主张灭人欲,原因在于,其把人欲错误地归纳到了天理之中,而真正的天理,也就是天下万物的运转规律,基本上是恒定不变的,而人心是变的,并且人人不同,以不变的法则去规范变化万千的人心,自然是找不到正确的门路,所以只能一股脑地主张灭人欲。

        而郑经所主张的,却是控人欲,这一点倒是跟道家的主张一脉相承,跟程朱理学的灭人欲主张是有本质区别的。

        人欲真有必要控制吗?

        当然有。

        按照西方著名哲学家心理学家弗洛伊德的说法,人有本我、自我、超我三种不同形态。

        本我是人性本能,比如说饿了就要吃,看到吃的就本能地想去占有,也就是不分有主和无主,抢就是了。

        超我是道德约束,是人类和平共处的行为守则,这会约束饿了的人,告诉他去抢是不对的,要么用劳动去换,要么花钱去买。

        而自我,是在平衡了本我和超我之后,人最终行为的真实具现,比如说讲道德的人,就会放弃抢夺和非法占有,而是自己去劳动创造或等价交换,而没道德的人,则还是会继续抢,并且沦落为罪犯。

        大致理解就是这样的。

        因此,从人本身的角度来说,放纵本我,弱化超我,让个人欲望得以充分发挥无可厚非,但从维护整个人类社会良好秩序的角度来说,建立良好的道德规范,通过超我来适当控制个体的欲望,却是很有必要的。

        这也是为啥郑经主张控人欲的原因。

        这也是他为啥不学后世西方那一套,来在这个世界大肆主张自由的原因,过于强调个体的自由,最终的结果就会像后世那样,一旦疫情来临,主张自由的西方会一团糟,一旦社会稍有问题,就各种美丽的风景线频现。

        因此,这人欲控是一定要控的,关键点在于如何来找到那个既能尽可能地保证社会的稳定发展,又不会过分扼杀人的创造性。

        只可惜,现在的他无法引用西方的学说来解释这一问题,而是又只能从中国古文化思想里引经据典,也好在西方后世的那一套套学说,都能从中国古文化思想里找到类似的说法。

        德王妃也理所当然地被说服了。

        连道家李圣人都反对五色五音五味,主张控制欲望,她还能说什么?

        当然,被说服的只是三妻四妾制不合理,但另一点却是牵扯到她的核心利益,因此她又问道:“那按你的意思,若是真正的圣人来制定法理,恐怕连青楼勾栏之地都得禁?”

        尽管这只是一次假设性的论道,可毕竟牵扯到她的核心利益,为避免自己背负上破坏社会安定的坏名声,她还是忍不住想继续辩上一辩。

        这倒是小小地为难了一下郑经。

        青楼勾栏之地到底该不该禁?

        这一问题,哪怕是放到后世去,恐怕也还是会引起一定的争议,哪怕是在后世的天朝,尽管名义上已经把皮肉生意给禁了,但暗地里却是普遍存在。

        皮肉生意在明面上肯定是该禁的,因为那样确实会败坏社会风气,并且很容易让女性产生不劳而获赚快钱,然后天下人笑贫不笑娼的拜金思想。

        只不过青楼生意嘛……

        其实说实在的,现在的青楼,还不能完全跟妓院划等号,只能相当于后世的明星加高档会所,那该不该禁?

        后世的天朝,在改革开放之后,有禁明星娱乐产业和高端消费场所吗?

        好像没有吧?

        想要刺激经济发展,高端娱乐业服务业能少得了吗?

        这一领域,属于经济学方面的范畴,郑经并不怎么专业,因此他很难把握其中的分寸,三思过后,他只能回道:“那倒未必,假如是真正的圣人,勾栏之地一定会主张禁的,至于青楼嘛,可能会换一种让其更为合理的形式存在。”

        他也只能如此回了,因为一展开,就会牵扯到不禁高端消费,但禁过于直白的皮肉生意,然后加征高端消费税等,再说过三天三夜也未必能说得清。

        一听说青楼不用禁,德王妃倒也是放下了心,不再纠结,而是问道:“那……三妻四妾的弊端,还有吗?”

        话题又被板回了正常的轨道。

        “当然有。

        “三妻四妾制最大的弊端,在于放大了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这种不平等,既体现在统治阶层与普通老百姓之间的不平等,也体现在男女之间的不平等。

        “这种明显不平等现象的存在,很容易引发底层老百姓的愤怒情绪,这种愤怒情绪,在平时可能还无大碍,可一旦碰上天灾人祸,就会被无限放大,最终的结果,是引发底层老百姓的造反,导致天下动荡。”

        郑经不假思索地回道。

        很正常的一句回应,可德王妃听了却是一咯噔。

        又是天下动荡!

        这一敏感话题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