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112章 一不小心又玩大了

第112章 一不小心又玩大了

        德王妃的屁股会坐歪?

        这是必然的事。

        对于德王妃来说,这真理社成立后的第一辩,在她看来,输赢其实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她希望通过这一辩,来看清楚郑经的高度到底有多高,并因此来决定她接下来要在郑经身上下多大的注。

        别看她是高高在上的德王府王妃加北华公主,可过去这数百年来的时势动荡,并没有给她一种荣华富贵肯定能延续成百上千年的安全感,相反,过去几年来北华国内局势的变化,反而给了她一定的危机感。

        德王府也得学会居安思危!

        “假如……某一天大夏国亡了,德王府也不存在了,你变得一无所有了呢?”

        在陈蒨武拜郑经为师那天,郑经所说的这一句,更是让她坚定了这一念头。

        而此次天静宫之行,诸糅真人多次对她极为隐患的暗示,则更是让她意识到,居安思危,为德王府准备一定的退路是有必要的。

        不得不说,在某些事情的把握上,心更细,更缺乏安全感的女性,未必一定会比输给男性,而德王妃作为德王府的实际主持者,在这方面更是要强于很多人。

        只是该怎么个居安思危法呢?

        在这一点上,德王妃暂时倒没有清晰的思路,她现在唯一能抓住的,是诸糅真人说,让她来跟郑经结善缘,还说必有承负。

        什么叫承负?

        承负就是种因得果,也就是得先投入。

        那德王府该在郑经身上下多大的注呢?总不能倾德王府所有来全押吧?

        因此她觉得,有必要再重新郑经的高度,以决定来在他身上下多大的注。

        这也正是她挑起此次辩论的真正原因,其实辩论的胜负对她来说,真没那么重要,她想看到的是,在这一辩题上,郑经的思想所能达到的高度。

        现在,三女明显不是郑经的对手,在郑经的一番说辞之后,已明显失去了方向,那她就只好跳出了主辩官的中立立场,屁股一歪,来担当起了反方的主辩,准备来刁难郑经一番。

        只是能难得住吗?

        郑经却根本没在意德王妃的屁股歪不歪,而是在考虑另一个更有高度的点。

        因为他突然发现,今天这突如其来的一辩,自己似乎不知不觉中干了一件很了不得的事,那就是断了儒学中极为重要的分支,南宋程朱理学的根。

        “人伦者,天理也。”

        “存天理,灭人欲。”

        这两条,是南宋程朱理学里的核心思想,而现在郑经却把它们给分开来重新定义,这样一来,一旦传播出去,会不会真会让还需要几百年后才会面世的程朱理学胎死腹中?

        不对,是成胎的可能性都没有!

        这样好吗?

        他正在考虑的是这一点。

        要知道,也被称为宋明理学的程朱理学,跟以陆九渊、王阳明为代表的陆王心学一样,是中国古文化史上的主要思想派别之一,不仅在当时成为了统治阶层的主要国家治理思想体系,对后世的影响也极为巨大。

        现在,自己无意中一折腾,就把程朱理学的根给整没了,这让后世之人还怎么玩?

        那可是影响了宋元明整整三个朝代的重要思想体系啊!

        唉,一不小心又玩大了!

        他先暗暗叹了一口气。

        也仅仅是一声叹息,并没有因此而中止的想法,因为占在一个思想研究者的角度来说,他十分清楚程朱理学的利弊。

        程朱理学对中华文明的发展最大的贡献是什么?

        是它提出了一整套理高于势,也就是理大于皇权的思想体系,以此来压制了君权,打破了中央集权的专制主义,并很大程度上弘扬了道德精神。

        只不过相比于它的利,它的弊端却是大了不少。

        弊端之一,过于强调尊卑等级,重男轻女,重利轻义,重礼轻法、因循守旧等,禁锢了人的思想等。

        弊端之二,扼杀了人性,也因此扼杀了人的创新力,反科学反文明,使得中国文明的发展开始落后倒退。

        毫不夸张地说,程朱理学的出现,是中华文明在千年之后遭受挫折,开始落后于西方,并最终使中国被西方列强入侵的罪魁祸首之一。

        既然弊大于利,那还有啥好说的?

        干就完了!

        断程朱理学的根,不正是去芜存菁,自己成立真理社所追求的重要目的吗?

        郑经很快就理清了思路。

        当然,既然是去芜存菁,并不是把糟粕和精华都不分青红皂白一并去除,因此,他并不打算彻底把程朱理学给否认,而是在程朱理学的基础上去芜存菁,来完善自己的理论。

        “三妻四妾这事,可能未必被所有女性认为合乎常理,但它却是实实在在的符合天理,以及人伦之理中的道理和法理的。”

        稍稍斟酌过后,他又开口了,并先给问题来了个定性。

        说实在的,因为向他发起挑战的这几位,包括屁股坐歪了的德王妃在内,不管是在于道的理解,还是辩论技巧,都跟他不是一个级别的,因此他并没有把这真理社的首辩太当一回事。

        这根本就不能算是辩论,而是单方面的碾压,因此不如干脆把它当成一堂培养弟子的教学课好了。

        也因为是把它当成教学课,并且还涉及到自己一整套理论的完善,因此在接下来的时间,他会把三妻四妾制当成典型的案例来做剖析,讲得非常详细。

        “愿闻其详。”

        德王妃也相当配合。

        “先说它为什么符合天理。

        “前番我跟真人论道时,曾重新定义过天之道和人之道,其中,我把人之道中源自于人性本能的部分,也划入了天之道,在理这一点上,也是如此。

        “比如说,饿了就得吃,源自于动物本能,就得划入天之道去,换一个理字来理解,同样也是如此,饿了就得吃,这符合天理。

        “又比如说,我刚才说玄机的暴力行为也属于动物本能中的弱肉强食,所以也符合天理。”

        因为是开启了教学模式,因此郑经又一连讲了一长串,并且还特意举了两个例子,以便于她们来理解什么是天理。

        他所重新定义的天理!

        “嗯,有道理。”

        德王妃又很配合地说道。

        毕竟曾经旁听过郑经跟诸糅真人的论道,理解了郑经所定义的天之道和人之道,现在再将道和理一转换,对于德王妃来说,理解起来并不难。

        “那为什么说三妻四妾符合天理呢?

        “因为男人想三妻四妾的本质需求,是源自于生理需要,也就是对异性的占有欲,这也属于动物的本能需求。”

        郑经又说道。

        比较猛的一句来了。

        因为面对的是四位女性,因此郑经已经算是有所收敛了,把原本该讲的一个性字,委婉地换成了对异性占有欲的概念。

        可就算是这样……

        登徒子!

        三女的脸上几乎同时泛起了桃花。

        毕竟三人都还是黄花大闺女,未经人事,现在郑经却在她们面前聊起了性这一敏感话题,她们不把他当成流氓才怪。

        登徒子这标签,算是贴他身上摘不掉了。

        别说是三女,就算是德王妃也颇感讶异,她忍不住想,这郑浪之还这么年轻,理应也未经人事,为啥说起这等话题却能脸不红心不跳呢?

        这未免也太浪了一点吧?

        但作为过来人,对于这类话题她却习以为常,因此又配合地说道:“有理,那就请公子说说,为啥它又符合人伦之理。”

        毕竟自家女儿在场,她快速转移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