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111章 再重新定义理

第111章 再重新定义理

        三妻四妾制到底合不合理?

        非得说它合理的话,又得怎么来辩?

        对此,郑经的思路其实是极为清晰的。

        在后世,经济学领域有一个名词叫恩格尔系数,可以从较为科学的角度来合理地解释这一现象的产生。

        恩格尔系数,是用来衡量一个国家或者家庭富裕程度的指标,具体的含义,是指食品支出所占个人消费支出总额的比例。

        一个家庭收入越少,购买食物支出所占的比例就越大,恩格尔系数就越高,随着家庭收入的增加,恩格尔系数会下降。

        当恩格尔指数下降到一定程度之后,会有什么现象发生?

        那就是当人的温饱问题解决之后,过剩的消费欲望及消费能力就会转向其它领域,比如说豪宅、豪车、奢侈品、旅游之类的。

        除此之外,还有极为重要的一项,那就是嫖和赌。

        就以后世的天朝为例。

        在八九十年代改革开放以前,因国内经济还极为不发达,老百姓尚在温饱线上挣扎,因此国内嫖和赌的现象还并不算严重,在建国之初,甚至已彻底消除。

        而到了九十年代之后,随着大众经济上的越来越富足,在豪车、豪宅、出国游、奢侈品等消费行为越来越普及的同时,嫖和赌的现象也越来越普遍。

        也因此冒出了南方某城特色服务全国有名,外围女越来越多,国人出国豪赌,一二线城市鸭吧也开始盛行等负面社会现象。

        到了后来,名义上的一夫一妻制在富人阶层已名存实亡。

        而从另一个较为科学的角度,也可以解释这种现象的产生。

        按照马斯洛的需求层次论来说,人的需求,位于最底层的就是衣食住行,再加上性等生理方面的需求,再往上,才是安全感、被尊重、爱与被爱、自我价值实现等,一层一层往上。

        最底层的需求一旦被满足,新的需求就会出现。

        此种现象,换中国的古话来说,就叫饱暖思**,而到了后世,则有另外一句更为流行的话,叫男人有钱就变坏。

        其实女人有钱后同样也有可能会变坏!

        变坏的原因,不在于饱暖之过,也不在于钱之过,而在于欲望的难以抑制。

        因此,若是不能合理去抑制人的欲望,那从人性的角度来说,男人老想着三妻四妾,也勉强算是合理的。

        只是这道理怎么来在现在,跟这几个摆明了要声讨自己的女人说得合理呢?

        郑经就在思考这一问题。

        “有一句话,叫存在即合理,不知你们有没有听说过。”

        他一边组织着思维,一边试探性地回道。

        存在即合理,是西方客观唯心主义哲学里的一句名言,后世几乎人人皆知,但在这个世界这个时代,他不肯定郑书笙等人是否有听说过。

        “存在即合理?浪之兄长的意思是说,既然王法允许三妻四妾,所以男人就觉得三妻四妾是理所当然?”

        郑书笙又是温柔一刀。

        “你的意思是不是说,我比你强,那我看你不顺眼,就可以把你给揍一顿,那也是合理的咯?”

        徐玄机立即补剑。

        又是霸道一剑。

        郑经哑然失笑。

        他立即意识到,自己想正理歪用的意图算是失败了。

        存在即合理,确实是正理歪用,因为这一从德语里翻译过来的中文哲学概念,其实并不符合此话原创者,西方客观唯心主义哲学家黑格尔的本意。

        黑格尔的本意是什么?

        应该是:存在即是符合天地之理,但还得备注上:不一定符合人伦之理。

        就如同他将道分为天之道和人之道一般。

        就好比说,人饿了就得吃,吃这种现象的存在符合天之理,但饿了就去抢人家的吃却未必符合人伦之理。

        也好比说,因为徐玄机比他厉害,就可以理所当然地看他不顺眼就揍他,这也是不对的。

        不对就得帮她改正!

        为了避免自己动不动就被武力威胁,已理清了思路的郑经换上了语重心长的口吻,敦敦教导道:“玄机啊,你这么说是不对的。”

        “怎么不对?”

        “你是道家之人,不是粗鄙的武夫,所以得以理服人,不能动不动就使用暴力,你明白吗?”

        郑经继续语重心长地劝道。

        “是你说存在即合理,我比你强就揍你,不也是以理服人吗?怎么不对?”

        徐玄机不屑地问道。

        还别说,别看徐玄机平时清冷,话不多,可一较起真来,也还算有几分本事,最起码能抓住郑经话里的破绽来活学现用。

        而此时,她也成为了三女中的主辩,只不过与郑书笙相比,已没有了温柔,而只剩犀利。

        毕竟这是辩论,而不是斗嘴,因此接下来,郑经该好好给他们讲讲道理了。

        把合理跟不合理这事给讲清。

        “这个理字,包含很多内涵,包括天理,以及属于人伦之理的道理、法理、常理等。

        “判断一件事情是否合理,首先得符合天理,若是不符合天理,那就连苍天都不容。

        “其次,如果此事牵扯到的是人,那就得符合人伦之理。

        “在人伦之理里,最为重要的是法理,若是不符合法理,就会接受法理的惩罚,其次是道理;若是没道理,就会面对大家的谴责;最后才是少部分人的常理,假如只是违背常理的话,顶多是被少数人鄙视,那倒不算太严重。”

        郑经开始为自己的解释来做铺垫。

        因为这事没法用后世的西方哲学来解释,因此他只能像上次那样,来对一个“理”字来重新定义,把其分为大家更为熟悉的天理和人伦之理,然后再对人伦之理进行进一步的细分。

        这样一来,思路倒确实清晰了。

        “就以打人这事为例,你强就随意打人,倒是符合弱肉强食的天理,也勉强符合人伦之理里面的常理,但既不符合道理,也更不为法理所容,因此是不合理的,算不得以理服人。

        “动不动就打人,虽然勉强符合常理,会被被打之人鄙视,说你暴力。

        “不讲理只动手,因为不符合道理,久而久之,就会被人说你缺德。

        “而从法理的角度来说,无理打人若是引发严重后果,就会去坐监,至于杀人就更是得偿命。

        “这样真是不对的,你懂了吗?”

        他立即就引用自己的定义,先把暴力小道姑的动不动就想揍人的欲望彻底给压制。

        为了自己的安危起见。

        徐玄机一愣。

        好像很有道理啊!

        她突然发现,在讲理这一方面,自己似乎根本就不是那登徒子的对手,于是乎,刚才还气势汹汹的她,一下就泄气了,只能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同伴郑书笙和陈蒨文。

        只可惜,另外两人也还在消化郑经对于这个“理”字的定义,一时半会也不知如何来帮她。

        关键时刻,担任主辩官的德王妃出声了:“郑公子,那你倒是好好解释解释,为啥男人三妻四妾就一定合理了?”

        毕竟是年纪大上了十来岁之人,腹黑王妃的理解力确实要强上几分,也更能抓住要领。

        只不过……

        这主辩官的屁股果然是歪的!

        郑经忍不住腹诽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