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106章 蜕变

第106章 蜕变

        当郑经在跟老道又一次长夜畅谈时,郑书笙那边也开始付诸行动了。

        其实机会并不是她主动得来,而是由德王妃创造的。

        说起来德王妃也是有点郁闷。

        她带着众人来天静宫拜祭,主角理应是她,可一连两个晚上,都被郑经给抢了风头,头一晚还好,哪怕诸糅真人拉着他论道,但起码还给了德王妃旁听半场的机会,可到了第二天晚上,竟然连旁听的机会都不给了。

        过分!

        他们到底在聊什么?

        郁闷之余,德王妃更是对这一问题极为好奇。

        要知道,论道这种事,正常情况下是不会刻意驱离旁人的,甚至于很多有名的论道,直接是公开进行,而昨晚的那场论道,论到一半,诸糅真人却委婉地把他们给请离了。

        这说明什么?

        说明接下来要论的话题一定极为敏感。

        若不是道家一向奉行出世之道,绝不轻易涉足朝局,也若不是诸糅真人跟郑浪之是首次谋面,德王妃简直怀疑他们是在密谋造反。

        而更为奇怪的是,在昨晚论道之后,诸糅真人又意味深长地跟她说,她跟郑浪之同行,是一种缘,让她珍惜,必有承负。

        这么说,会不会弄反了?

        她可是大夏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德王府的德王妃,而郑浪之只不过是一陷入困局之中,依靠她才脱险的普通士子啊!

        若是诸糅真人没搞错,那这又是在暗示着什么?

        然后就到了今晚。

        正常来说,昨晚诸糅真人对她一家人尽了地主之谊,而今天又为她一家祈福,今晚理应是她回请,可诸糅真人却偏偏又委婉地拒绝了她,又跟郑浪之凑到了一起。

        有什么话题会比赴德王府的宴请会更重要?

        德王妃确实是百思不得其解。

        作为德王府的实际打理者,她的心思肯定是比很多人都要细腻,因此从这一连串反常中,她敏感地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让她很想把这一问题给弄清楚。

        只不过这个问题,诸糅真人那里惜字如金,郑经那里也不方便问,于是乎,她只能把主意打到了郑书笙头上。

        毕竟郑书笙才是对郑浪之最为熟悉之人。

        郑书笙就这样获得了跟德王妃共进晚餐的机会,同在的还有陈蒨文、陈蒨武和徐玄机。

        “郑家小姐,你应该对郑公子很了解对吗?”

        德王妃就这么开启了话题。

        话题是从重新认识郑经开始的。

        毕竟在豫州时,郑经只是显露了其在诗词歌赋方面的才华,而她对郑经的了解,只是从颜月月那里听过少许。

        可到了旅途中,她却又发现,郑经不仅在诗词歌赋方面了得,在经义方面的理解也非同一般。

        到了天静宫这里后,她则更是发现,连诸糅真人都对其道行推崇备至。

        这给她的冲击,绝对是节节攀升。

        那么他的极限到底在哪里?

        德王妃觉得,自己有必要再重新了解一番郑经了,于是她把突破口选择在了郑书笙这里。

        考验郑书笙的时刻也到了。

        换做是在之前,已因为出逃而迷失了自我的她,一旦碰上别人问起这样的问题,十有八九只会被动地应对,而现在,因对未来有了新的目标而又找回了灵魂,德王妃一开口,她便警醒了起来。

        过去那个聪明伶俐有主见的她又回来了。

        “嗯,很早就认识了。”

        她先警醒地回应着。

        德王妃又问道:“那他在荥阳时是什么样子的?郑氏又怎么舍得放他离开呢?”

        一个不怎么合乎逻辑的疑点被她问了出来。

        按照颜月月的说法,郑经是有心脱离郑氏的控制,才决定游学天下的,然后在离开荥阳时,却不幸被决定逃婚的郑家小姐给黏上了。

        不合逻辑的点也由此来了。

        既然郑经这么有才,荥阳郑氏又岂会轻易放他离开?连诸糅真人都对他如此推崇备至,那荥阳郑氏更是应该把他当成宝贝才对啊!

        同理,既然他如此有才,那由他出面说服郑氏改主意,终止与沈氏的联谊,理应不算太难才对啊!

        哪用得着如此被动?

        确实有些可疑之处。

        换做是在以前,郑书笙肯定会像回颜月月那样,说郑经在荥阳时虽然也还算有才,但表现只是一般般,就是书呆子一个。

        可现在她却回道:“浪之兄长是个极为低调的人,如非迫不得已,他一般不会轻易展示其才华……”

        面对德王妃的旁敲侧击,她并没有刻意去隐瞒什么,而是大致说起了她所了解的郑经。

        不过同样的事,换个方式来说,味道绝对会截然不同。

        比如说,郑经十岁成孤儿,用同情的语气去说,只会让人觉得他身世可怜,可是用钦佩的语气去说,就能说成意志坚强,堪当大任。

        就如《孟子·告子下》里所描述的那样:“……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又比如说郑经坠马后躲进郑氏藏书阁一个多月,用嘲讽的语气说,就能把他说成只知读死书的书呆子,换一种钦佩的语气,就能说成他博览群书。

        已重新有了目标,又恢复了灵智,并已彻底把自己当成了郑经一伙的郑书笙,当然是捡合乎郑经现在表现的逻辑来说。

        其实正常状况下的她,不管是心智,还是口才,确实也极为优秀,比郑氏的很多男性士子还要强上许多。

        于是乎,所有的不合理很快又变得合理了。

        十岁成孤儿,是上天在磨练他,让其具备担当大任的毅力!

        十七岁中秀才,十九岁中举,其才华其实已崭露头角。

        不喜交际,喜读书,郑氏藏书足以让其熟知经典。

        离开郑氏时,说什么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其实也已显现他对道的领悟。

        再加上他极为低调的性格……

        原来,不是他可疑,而是荥阳郑氏缺少能发现千里马的伯乐啊!

        德王妃感慨地想道。

        在一番脑补之后,她已不再对郑经的非同寻常的表现有任何怀疑,于是,她决定把话题扯回她更为好奇的点上。

        “那……等你们到了会宁之后,郑公子又有何打算?”

        因为没法直接打听,她又只好采取了旁敲侧击的方式。

        郑书笙完成任务的机会就这么来了。

        已完成蜕变的她,决定好好利用一下德王妃的这一话题,来把浪之兄长交给她的拉人任务顺利完成。